回顶部
:1.她要杀人

“叮咚”

手段短信的声音。

“谁的短信?”

宋佳开着车,问副驾驶座上的老公陈晗,清秀的脸上虽然笑着,然而神情却有些僵硬。

陈晗满脸不耐烦,拿起手机低头看了看,又“啪嗒”放在了驾驶台上,没回。

“谁的?”宋佳的声音已经有点发颤,攥着方向盘,用力捏着,捏着……

“你有完没完?”

陈晗忽然暴躁起来,英俊的脸上,忽然变得扭曲,吼道:“什么都疑神疑鬼,疑神疑鬼,家里来个客人,那是你自己同学,自己请来的,怎么着,我跟她说句话,你就紧张兮兮地给谁看?烦不烦?”

“我没有。”

宋佳小声地辩驳着,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忽然斜藐着后排正打手游的儿子,又生生把眼泪咽下去,道:“我没有疑心。”

“没有疑心才怪!”陈晗气哼哼地道:“整日里,被你给烦死了,孙猴子的紧箍咒,也不是天天念,我跟女人说句话,你就跟死我一副死妈样儿。”

“我妈没死。”宋佳忽然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陈晗似乎觉得自己也过分了,挪了挪身子,扭头看着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抿着嘴没吱声。

天忽然暗了下来,瞬息之间,黑云滚滚地压了过来,眼看要下暴雨。

“若是下雨,你的航班会不会被取消?”

宋佳主动开口,算是求和。

陈晗阴沉着脸,依然不耐烦地道:“去国外的航班,怎么可能说停就停,这次出差任务重,事情多,电话少打,哪里未必有信号,打也接不通,回来我自然会跟你联系”

顿了顿又道:“别整日里胡思乱想,没事又意淫我跟哪个女人乱搞,找点正经事做。家务事不够你忙的?”这话带着明显不屑的语气。

宋佳没吱声,只是用手紧紧握住方向盘。

天外黑压压的上了乌云,路人在忙着闪避,天空不停地闪烁,劈开一道道的光,雷声震耳欲聋,像是世界末日一般。

“我没整日没事干,我也是硕士毕业,为了你开公司,才放弃实验室培养的……”宋佳开口辩驳,可是她知道这么说,老公一定生气,忙又道:“米易是不同的。”

米易是她老同学,人长得漂亮年轻,因为提倡女权,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在自媒体出了名,据说公众号日入上千,月入十几万,还上过电视采访,做综艺节目,算是知名的文艺网红,前几天因为来本地做节目,在他们家住过几日,然而不知为什么,宋佳总觉得老公和米易之间,发生了什么。

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敢想,可是又忍不住不想。

“她是不一样的,毕竟是我同学……”宋佳又怯怯地嘟囔着。

“是是是,人家是事业有成,你是家庭妇女,一事无成,人家年轻靓丽,你人老珠黄,所以往死里嫉妒人家呗。”陈晗不屑地翻白眼:“女人就这样。”

宋佳听了这话,心像是被猫抓了缩成了一团,这些话虽然老公会无意流露,可从来没有这么露骨,因此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其实,她也很优秀过。

高中遇到老公陈晗,便立时做了他的女朋友,把一切献给了这个男人。当年陈晗没考上理想大学,准备复读一年,她考上名校,却甘愿自动放弃,陪着陈晗复读,还为了读同一个专业,考了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材料学,上大学之后,陈晗成绩不好,全靠她辅导,后来考研,陈晗没考上,她考上了,本来不想上了,陈晗主张让她上,她才上了,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被选中出国培养,结果那个时候,陈晗想要创业开公司,她就放弃了出国机会。

对陈晗,她是说拿命来爱的!陈晗喜欢什么,她就喜欢什么,陈晗讨厌什么,她就讨厌什么,一切以陈晗的话为中心,朋友们都开玩笑说,她是陈晗的影子,很多知道他们的关系的,都觉得她简直为爱而生,不过也有女同学指责她“给女人丢脸”,然而她不在乎,一切只要有陈晗就行。

毕业的时候,本来是可以保博,因为陈晗建材公司需要一种特殊材料,她不顾学校保密协定,把实验室的研究成果透漏给陈晗,结果被学校开除,学位都没拿到,不过她也不在乎,欢欢喜喜地嫁给了陈晗,生了儿子,一心一意在家里头做贤妻良母。陈晗则靠着这个特质材料发家致富,成了公司老总,买了豪车别墅,一家子算是其乐融融。

对于这一切,毫无疑问,陈晗是感激的,这样的感激,让他在这个欲望横流的世界,还勉强保持着男人的忠诚,宋佳对这个心里是有数的,然而米易的到来却让这忠诚发生了裂缝,虽然她来家里不过住了几天,可她是不同的,不仅对她不同,对他,也不同,宋佳真的能感觉到,感觉到——

宋佳死死捏着方向盘,眼前浮出他们相见的情形。

漂亮活力的女人,潇洒如云站在那里,狭长的眼睛盯着陈晗,一闪一闪仿佛在发亮,而自己老公眼里惊艳,用水浇都浇不灭……

他们……

他们……

“叮咚”,驾驶台上,老公的手机又来短信,屏幕上闪出女人的头像,貌美如花地招手微笑。

“轰隆隆——”

天空一个惊雷,泼墨一般下起了暴雨,周围瞬间黑如夜,宛如一幅幔布,铺天盖地地覆住了一切……

……

夏日的暴雨总不长久,等宋佳送老公儿子回来的时候,天已经晴了,阳光万丈,晴空万里,宋佳却有些茫茫的,不知道要去那里,开了半天车,干脆找个偏僻点的地方停车场停下,扶着额头,不知为什么,头有点疼。

“叮铃铃。”手机响了,宋佳盯着那手机许久,才拿起来,未语唇先笑:“米易?”

“是我。”那边响起米易懒洋洋的声音道:“我刚醒过来,怎么?屋子里没人了?我还饿着肚子呢,我看餐桌上肯德基?一点也不健康,不爱吃,对了,你跟老公去哪儿了?小艺呢?今儿我还跟他说一起去看《摔跤爸爸》呢。”

“嗯嗯,这样子的,老公出差,正好他在那边有个夏令营,一起带他去了。”宋佳的声音一如往日温柔平静。

“吓,怎么可能?约好的事情怎么变卦了?”米易在那边打了个哈欠,似乎翻了个身,道:“佳佳,到底是你老公开公司赚钱啊,我这穷人是买不起这样大别墅的,大大的落地窗,太阳从上面晒进来,抬起头就是蓝天白云,舒坦啊……”

宋佳呵呵笑:“那你创作又有题材了不是?”

米易忽然没作声,出乎意料地沉默下来。

停车场很冷清,没多少车辆了,宋佳的车更显得孤单,然而隔着一层开出门去,就是熙熙攘攘的人间,那边车水马龙的声音时起时伏地传过来,宋佳的脸,也渐渐地收了笑意。

许久许久,那边没有说话,因为等得太久,宋佳以为手机已经挂了,忽听那边又传来米易的声音;“我跟你老公做了,你不介意吧?”

这话像是个大锤,一下打在了宋佳的心上,让她来不及呼吸,只能瘫痪在哪里,听着米易话一句句传来。

“哈哈,你不应该介意的,不是吗?佳佳?”

“佳佳,其实想开点,这也没什么,你老公是个有趣的男人,床上功夫不错的,我很满意。”

“不过他还挺忌讳你的,我觉得他还是很爱你的,这一点我还是挺佩服的,毕竟在床上还能深情款款提起自己老婆的男人不多见,嘻嘻。”

“不过呢,你别恨我,也别怨我,从某种角度上看,苍蝇不叮无缝蛋,对吧,你在微信朋友圈子里整日秀恩爱,说你婚姻如何如何美满,你的孩子如何如何听话,你如何如何幸福,还批评我……讲真,这才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你说什么?”宋佳觉得一切都在飘,所有一切都在飘。

“我说,你很假,你知道吗?佳佳,你活得太累,太假了,你的人生价值全部是建立在你老公孩子身上,当然,现在大部分中国女人都这样,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可是你太假了,太爱炫了,还在朋友圈公开批评我是女权婊,我听说这事,就故意来你家试试,结果你老公还真是真金怕火炼,哈哈哈。”

米易的声音在朗声大笑,像是恶魔在地狱里发出的声音。

宋佳其实想说点什么,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佳佳,当年你可是我们班里头最厉害的,学霸啊,理工大学的实验室之花啊,我也只有做绿枝子的份儿,然而现在咱俩选了不同道路,正好反了,你看你,都什么摸样了?整个一家庭妇女,这是当年的高材生吗?你硕士毕业就是为了给男人做饭生孩子?去乡下找个小学没毕业的保姆也能做啊?你当年干嘛放弃专业呢,真是败给你了。”

“你现在的样子,我都没法说,讲真,我若是男人,我也不会爱你,你老公算是有良心,但是他也承认了,对你只有亲情,已经没有爱情了,也爱不起来了,你知道为什么爱不起来了吗?你已经不再完整了!知道吗?你完全附身在你老公身上,仗着当年在你老公穷的时候嫁给他,你觉得你所有的作品就是你老公吧?还有你儿子小艺?”

“对了,说到小艺,我真有话对你说,小艺很怕你,你知道吗?而且是那种一点也不喜欢你的恐惧,我来了不过一天,她就跟我说,阿姨我跟你走吧,我想跟你一起,我妈是伏地魔,我受不了她,你说你的母子关系怎么成这样啊?佳佳,你真的变成让人不喜欢的样子了。”

“我跟你老公上床,你也别误会,我就是看着帅哥长得不错,玩玩而已,也没动真格的,讲真,跟你争男人,我还真是……虽然我觉得拼得过你的,把你男人争过来是费点劲,可是……佳佳,你这样子,一点魅力值都没有,处女龟毛的毛病越发严重了,?什么都要尽善尽美,完美主义强迫症,跟你在一起特别累,特别不爽,冲着这个,我还想解放了你老公,他是好男人,真是不错的男人,绝对不是渣男那个级别的,还有你儿子,在你的压迫下,真是一肚子苦水啊,啧啧……“

“你想夺走我的一切?”宋佳忽然想笑,可是却笑不出来。

“那倒也不是。”米易似乎有些犹豫,沉吟了半晌道:“我没必要,我如果夺过来,你就什么都没有了,怪可怜的,我还没那么没心没肺,哈哈哈,何况我可不伺候男人,对了,你家这种样子,干嘛不请个保姆啊?还是你对人家保姆做得不满意?必须自己做了才开心,讲真,佳佳,请保姆吧,请了之后,你也可以腾出一些空间来做自己的事情,你这样子啊,把你老公和你儿子压得不轻,他们都真的要躲着你,我可怜你,也可怜他们,啧啧……”

宋佳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终于笑了出来,此时前视镜里正映着她苍白的脸,浮出的笑意,全是狰狞:“知道了,米易,肯德基你不想吃?那你现在饿了吧?我这就回家做饭。”

米易听到这话,似乎良心发现,“哦”了一声道:“哎哎哎,佳佳,有些事情别放在心上,我说着玩的,好困,我再睡一觉哈。咳咳。”

宋佳什么也不想说了,“啪嗒”一下挂机。从前她一直不明白,人为什么会想结束另外一人的生命,现在她明白了——

她决定杀人。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