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卖身还债

欧沁淸将自己的身影缩了缩,尽量藏在角落中,有些自欺欺人的以为这样便能够不被人看见,她的视线一直紧紧盯着不远处的一扇房门,眼眶泛红,却没有一丝的眼泪滑落下来。

四周一片寂静,从她被扔进这间屋子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进来过,她没有开灯,凭借着窗外斜洒进来的微弱的月光,看清了屋内的一切。

大概是一间十分豪华的酒店房间,至少她从未见过这般精致华贵的屋子,她从来没有想过,第一次住进这般奢华昂贵的酒店里,竟是为了出卖自己的身体。

她正晃神着,门口忽而传来了一阵掷地有声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一步一步像是踩在她的心上,令她本就提起的心越发的摇摇欲坠。

沉闷的大门被推开,欧沁淸缩了缩脖子,将自己藏的越发的深。

隐约中似乎有一个人走了进来,看身影是个男人。那人没有开灯,走进来似乎是在门口处停留了片刻。随即,他便直直的迈起步子朝着欧沁淸躲藏的方向走来。

欧沁淸身子抖了抖,强自咬着自己的嘴唇,直到一双鞋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她的心忽然便空了,像是认清现实那般突然颓废了下来,眼泪在抬起头的一瞬间便滚落了下来。

男人在她面前站立后,并没有开口,只是垂着眸,静静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女人,不,看起来还像是个孩子。

他身形修长,即便不说话,仅仅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难以忍受的压迫感,偏他自己还不自知,挺拔的身姿没有挪动半分,仍旧站在那里,而略显幽深的视线,则在那蜷缩的女孩子抬起头的一瞬间后便再没有挪动半分。

欧沁淸睁着闪烁的眼睛,眼中尚有残余的泪水,借着月光,她看清了眼中这个男人的面容,眼窝深邃,薄唇轻抿,尽管模糊,却也看清那是个长得十分俊朗的男人。

欧沁淸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她竟然在他一闪而过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怜悯和留恋,双方几乎是沉寂着望着对方。

良久,静谧的屋子里,响起了一道孱弱却十分害怕的声音:“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话一出口,男人的眉毛一挑,瞬间便明白了一切,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瞥了那可怜兮兮的女孩一眼,随即便拿出了电话,随手拨出一串号码。

他不过是今晚一时兴起过来这边,倒不知道是哪些个不长眼的,以为能够投其所好,竟送了个女人来打他的主意,真是一群蠢货。

电话那头接通后,男人声音浅淡,只说了两个字“进来。”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从方才进来到现在,欧沁淸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虽然是短短的两个字,欧沁淸却还是能够清楚的感知到,这个男人在生气。

门外很快便有了动静,一名身着笔挺西装的男人快速走了进来,见欧沁淸正呆愣着坐在墙角,便朝着坐在沙发中的男人颔首:“林总。”

被唤作林总的男人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轻轻瞥了他一眼,便说道:“陈东,你该知道,我最不喜擅自做主的人,该怎么处理你知道。”

他像是在谈论着自身的爱好一般,语气中却带着丝毫不容情的狠绝,陈东一愣,随即便立刻道:“是属下的疏忽,这便去处理。”

说完他便看向还呆坐在角落中的欧沁淸,见林总没反应,便不再多话,沉默着退了出去。

欧沁淸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匆匆进来的那个男人再次出去后,这才转头望向还坐在沙发一处的男人。

他,才是决定她接下来命运的主宰。

大约是察觉到她的目光,男人轻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借着渺渺的烟雾缭绕,看了她身上单薄的衣服,慢慢开口说道:“去床上躺着。”

欧沁淸浑身一个激灵,却还是没有动,眼神中带着某种未知的恐惧。

男人看着她突然紧张起来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解释道:“我不会碰你,地上凉,去床上待着。”

欧沁淸听到他这般解释也是一愣,但警惕的心却始终紧绷着,但人在屋檐下,总归是他说了算,因为坐久了腿有些麻,欧沁淸缓了一阵才慢慢站了起来,朝着大的有些夸张的床榻走去。

沙发处正好正对着一边的床榻,欧沁淸犹豫了下,还是走到沙发处对着的那面坐了下来,抬眸便能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虽然他已经开口说不会碰他,可到底她不能安心。

男人见她坐上了床之后便移开了视线,转头望向了窗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明明灭灭的烟头熄了又燃,燃了又熄,不知道已经抽了多少根,欧沁淸原本还有些紧绷的心绪便在这缓缓缭绕的烟雾中松缓了下来,拗不过眼皮的沉重,不知何时便睡了过去。

待到她的呼吸恢复了平稳清浅后,一直看着窗外景色的男人这才又转回了视线,神色幽暗的看着床榻那处平静的睡颜,眼底翻涌着难以言喻的情绪。

-

欧沁淸是在照射在脸上的阳光晒醒的,刺目耀眼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洒落在她身上,欧沁淸被晃得眯了眯眼,待看清眼前奢华无比的天花板后,猛地一个激灵便弹坐了起来。

屋中没有其他人,昨晚原本坐在沙发一侧的男人也没了踪影,四周静悄悄的,欧沁淸看了一眼身上,发觉衣服都还好好的,有些蹦跶的心跳这才慢了下来,她睁眼扫了一下四周,却看到靠自己床头一侧的桌子上放着一笔钱,还有一张纸。

她探身过去,将那张纸抽了出来,见上面只写了一串手机号码,还有落款处的一个名字而已。

眼珠轻转,她便知道这大概是昨晚的那个男人留下来的,从他昨晚踏进来的瞬间,她便知道这个男人非富即贵,可却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只是眼下……

她看着落款处的那个名字良久,才轻轻的念了出来。

“林景岩。”原来,这是他的名字。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