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休学在家

顾倾城绝望地看着家徒四壁的家,学校是回不去了,自己以后何去何从。泪水潸然泪下,轻轻地划过脸庞,难道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吗?可是她真的不甘心,她才18岁。

“倾城、倾城。”

人如其名,倾城,倾国倾城,不知道有她这个容貌是好还是不好。

顾倾城大老远就听到小花的声音,擦掉眼泪从矮凳上站起身。

“你咋来了,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学的吗?”

“我也不上学了,反正我不爱学习,上什么,我要去城里打工挣钱,我要给自己买手机,买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

名叫小花的孩子,现在已经完全陷入自怀的遐想。

“你啊!”顾倾城轻轻地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小脑袋:“你家就一个孩子还不好好上学。”

“我成绩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你都不去上,我一个人有什么意思。”

本来老早就不想去上学的,还不是倾城硬拉着她去,她爸妈也拿她没法,就她一个孩子,变着法地宠。

“好啦、好啦!你别说我了,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

撒娇地拉着她手臂晃来晃去。

“别晃,我晕。”用力甩开这个粘人的家伙。“咱能有事说事吗?”

“能能能。”乖张地点点头。“隔壁村的红姑知道吗?”

顾倾城静待她下一句,只是那姑娘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她就是不继续。

“姑娘,咱能有话一次性说完吗?”

“好啦!不逗你了。”

这么没耐心,一点也不像平时的倾城。

“是这样的,我从别人那里打听到,这个红姑可以帮附近的女孩子介绍工作,重点是无偿的哦。”特别强调无尝两个字。

顾倾城眼前一亮,无偿,那代表自己是不是可以去城里打工。

“真的有这么好的事情。”

都是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一想到自家的情况,还有什么值得别人骗。

“我也不知道,要不我们两去试试。”

“停,你可别。”

这丫头可是叔叔婶子的宝贝疙瘩,自己哪敢把她拐走。

小花撇撇嘴,也知道自家的情况,比倾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自己确实还小,没做好去找工作的准备。

“那我陪你去总行吧!”

倾城想答应,但是转念一想,小花不可能永远陪伴她的,还是需要她独自面对。如果这个胆量都没有了,以后到了陌生的地方怎么办。

“小花,我决定自己去,这件事情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许告诉我爸妈。”

“为什么呀!出去赚钱是好事,为什么不能说。”

顾倾城急了:“让你别说就别说,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

小花眼力劲特别好,一看她有点急,当下也保证不说。

“倾城,快出来帮帮我。”

”哎,来了。”顾倾城准备往外跑,但是又刻意叮嘱了她。“小花,你快回去,我爸回来了,一定一定不要告诉其它人。“

小花不耐烦地挥挥手。“知道了不说。”

顾倾城三两步不跑到大门口,看着自己的爸爸艰难地驼了一背的荆条,跃到身后替他接下来。

“啊!”在放下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荆条,鲜血立马涌出来。

“真是笨死了,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说你长大了能干嘛,还是早早地嫁出去,我还能赚个嫁妆钱。”

听爸爸这么说,顾倾城的眼泪又一次刷地掉了下来。这不是第一次被骂,照理说听的多了早该麻目了,可是心里还是难过。把一捆荆条放好,走进房间找个布条把手包扎好。

“一点血还包扎什么,流一会就好了嘛,就你娇气。”

“是,流光了最好,你也就别要我这个女儿了。”

睹气地说道,为什么自己的父母跟别人家的就是不一样。

“说你两句还上脾气了是吧!”

顾倾城的爸爸,顾天明,典型的重男轻女,从小儿子一落地,三个闺女的处境一日不如一日。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但在他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只是顾倾城不知道的是,她的母亲原来也是城里的大户人家的孩子,因一次意外被拐,卖给了顾天明,这一待就是20年。谁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没有,哪敢啊!”

“我说你们父女两怎么又杠上了。”

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

“老婆,你回来了。”顾天明立马变脸,屁颠屁颠地上前接过她手上的蓝子。“两个死丫头,也不帮着你妈分担分担,累着我老婆看我不打断你们的狗腿。”转头又开始凶另外两个女儿。

“妈妈,爸爸凶我。”两个小丫头立马抱着妈妈撒娇起来。

顾倾城看着院子里的家人,觉得自己不像这家的人,和谁都不亲,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包括爸妈。

“哼,你们倒是找了一个好靠山。”不情愿地放缓了语气。谁让他最怕自己老婆大人呢?

“谁叫你怕老婆呢!”两丫头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晚上三姐妹躺在床上说着私房话,其实只是两个小丫头在说,顾倾城在听而已,都是些学校的琐事,无关紧要。而她其实在想小花说的。

“二妹三妹,姐姐出去一下,晚点回来,爸妈问起来就说我去小花姐姐家了。”

“哦。”老二随口答就了一句,继续两姐妹的私房话。

顾倾城平时不怎么出门,打听了好几家才打听到红姑的住处,站在门口停住了脚步,看装饰确实比一般人家要好上行多,院子外面总了好些蔬菜,有一两种她见都没有见过。

叩叩叩.....

终于走上前,轻轻地扣了扣门,突然门露出一条鏠,出于礼貌,又继续扣了两次,还是没有人来开门,只能推开门进去。

推开大门,院子里晾了床单被套,静悄悄的,所有的屋子都关上了门,只有偏房有微弱的灯光,时不时地听见青蛙呱呱叫,让她心里渗的慌,突然偏房有女人的喘息声传出,顾倾城顺着声音上前,只是透过窗台看进去,一对男女正你侬我侬,相互拥吻,女人的衣服半退到腰间,男人也露着上半身,吻的难舍难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此时如果有个地鏠真想钻进去,怎么就撞上了这种事,待两人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时候,顾倾城终于受不了,跌跌撞撞地开门而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