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009章

鸡鸣唱晓之时,我力尽倒地。

狂奔了几个小时,我依然没能够跑出那条碎石小道,更不用说来到大道上了。我不知道是自己走错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现在已经再也跑不动了,只能伏在地上,呼呼大声喘着粗气。

回首来路,远处的山村已经被山岚笼罩,完全消失无踪,而前方,则是一个一线天一般的山缝。我记得,那是我来时的路。

那条山缝,就如同溺水之人遇到的救生圈一般,给我漆黑死寂恐惧无比的心灵带来了光明。

随着东方露出鱼肚白,大地重回光明,我恐惧激动的情绪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一看不要紧,刚刚平复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紧了起来。

浑身的血管就像是被充入了某种气体一般,几乎要将我的身体炸开。身体像筛子似地不停地颤抖着,手脚冰冷,如处冰窖之中。

原来,我一直奔跑的碎石小道,竟然是三座山坟。经过我一夜的奔跑,山坟都被我踏平了,露出里面腐烂的棺材木。

再看那山村,哪里还有什么山村啊。

那是一片被大火吞噬了的废墟。入目所及,尽是焦炭。尤其是那棵巨大的柳树,历经数十年风雨的侵袭,竟然枝干仍存。

我到那棵柳树前,下意识地伸手碰触那枝干,上面的灰尘尽散,整棵柳树竟然摇晃了起来,焦碳如雪花一般落下,砸的我脑袋生疼。

我狼狈后退,脚下‘喀叭’一声,我心头一紧看向脚下,却是一堆泡沫快餐盒。

“呼!陆风啊陆风,你好歹也是曾经的王牌特种兵,怎么最近胆子越来越小了呢?”

我轻拍了拍胸口,暗自嘲笑自己竟然被一堆泡沫吓的紧张不已,实在是丢人的紧。

可这念头还刚升起,还没有平复下去的心情,更加的紧了。

我小心翼翼地翻看着那堆垃圾,竟然在里面发现了德香苑烤鸭外卖包装。

“我操!”

我再次跳了起来,鸡皮疙瘩一下子爬满了全身,心脏差一点要冲破我的胸腔跳出来。

“我他妈……我他妈的昨天晚上在这里吃了外卖……是谁给我买的?”

我的脑袋再一次痛了起来,昨天晚上经历的一切,让我心乱如麻。我根本没有办法解释这些。已经超越科学的存在。

就在这时,一阵银光闪的我的眼疼,我已经顾不上谁给我买的外卖了,掩着眼睛望去,只见原本焦炭一般的巨大柳树,竟然变的亮晶晶。我凑了过去,发现,那棵巨大的柳树,竟然全是用特种不锈钢打造而成的!

是谁?是谁在这么一个地方打造这么一株不锈钢的柳树?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各种纷乱的信息,让我整个人变的不好了!

我不敢再在这里停留,发狂似地往山缝里跑。穿过长长的山缝,我来到一片密林。

密林之中长满了各种杂草荆棘,封住了去路。

不过,这难不倒我,作为曾经的王牌特种兵,密林追踪是基本技能。

很快,我就发现了蛛丝马迹,顺着昨夜走过来留下的痕迹,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穿过了密林,来到山脚下。赤足趟过那条没有桥梁的小河,又在碎石杂草河沟中走了半个多小时,我终于来到了大道之上。

直到这个时候,我那颗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地放了下来。

不过,这一路也把我折腾的够惨了。身上的衣服全都破了,身上腿上还多处被荆棘划伤。脚上的皮鞋也开胶张嘴了,露出我的脚丫子。

我干脆把皮鞋给脱了,光着脚,辨别方向,朝赵家村方向走去。

路上遇到一个拉货的拖拉机司机,那司机人不错。看我那一副被人打劫的样子,问我需不需要搭一下顺风车。

就这样,我坐着拖拉机前轮箱上,一边跟拖拉机司机聊天,一边往赵家村前行。

司机姓赵,是赵家村人,名叫赵可大,是个自来熟。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几个在他看来比较有意思,却让我毛骨悚然的消息。

一个是,县城里面的几家饭店竟然收到了假币。本来,饭店收到假币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可稀奇处就在于,这假币竟然是冥币!

另一个是,一个旅游公司的司机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硬说车发动机坏了,就是不愿意开走。哪怕是修车师傅来了,确认没有问题。他还是坚持是坏的,让对方修。

对方实在缠不了他,随便看了一下,就说修好了。要了他两千块钱。

本来那是修车师傅开玩笑的,可那旅游车司机竟然真给。他身上的钱不够,还找旅客借钱给的。

“见过傻的,我还没见过那么傻的人呢!”

赵可大摇着头,很是感慨。而我的心就如同坠入无边的黑暗,只感觉全身发冷,连意识仿佛都被冰冻住了。

“赵大哥,你说你是赵家村的,可认识一个叫赵平康的?”

“平康叔?当然认识了。他可是我们村的首富呢!为人也很好,对村里人很是照顾。我们村里的后生,有许多跟平康叔打工来着。”

“那你知不知道赵平康有一个女儿?”

“你说的是玲珑妹子吧?唉,可惜了,年纪轻轻的就……。”

“听说他们要做冥婚,不知道做了没有……”

“冥婚?”赵可大哈哈笑了起来:“这有啥可做的?不就是找个纸人当新郎然后拜堂吗?简直是胡闹。”

我又问了一些关于冥婚的事情,显然赵可大与曾经的我一样,将这种事情当成是胡闹。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满足还活着的人一些念想而已。

更多的情况,赵可大就不知道了。

我看得出来赵可大没有隐瞒,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到了赵家村,一时间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至于探探赵平康的底,是要到入夜的时候才好做的。大白天的,并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在观察完赵平康家周围的情况之后,我走进一家摆在街边的书店。

那是一家名为‘开卷书屋’的小书店。店老板是一个戴着老花镜的老者。看到我狼狈走进来,并没有开口赶人,而是关心地问:“小伙子,可是遇到啥难处了?有没有吃饭?”

店老板这话引得我的肚子一阵咕咕地叫,但我现在顾不上它了,急切地指着书店角落里挂着的一副图轴道:“老……老板,你这画从哪里得来的?”

那副图轴跟我在吴家村看到的图轴绝对出自同一人之手。不过,这图轴保存的要好的多,除了纸张有些泛黄之外,无论文字还是画面,都非常的清晰。

上面标的时间是一九六七年,文字记载则是:阴魂索命,阳魂退避。蒙阴劝阳,大道无常。

我并不清楚这画上的字是什么意思。不过,画上面的血红棺材,却不停地撞击着我的记忆。

面上,一个道士站在一个血红的棺材前,似乎在施展什么法术。棺材板已经合上,而在棺材之前,则跪着一个银发白裙的女子。

只不过,这一次,那女子轻抬着头,满脸泪痕。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认,那女子就是赵玲珑。

赵玲珑……1967年……阴魂……阳魂……

纷乱的信息再一次让我头脑发胀,这让我的脑袋几乎要炸开。无边的恐惧不停地撕扯着我的灵魂……

我怕了,我真的怕了!

原本鼓起的勇气,在昨夜与这副图轴的打击下,已经所剩无几。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去找赵平康,向他询问赵玲珑的事情。

因为我发现,哪怕我真的来到这里做过冥婚,依然没有办法让我解释我所经历的这一切!

剧痛让我无法忍受,最后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

周围的一切都变的虚无,一切的一切都空荡荡的,仿佛灵魂与整个世界做了切割。

“小伙子,小伙子,你怎么了?”

老人家轻拍着我的脸,把我从虚无中拉回现实。

我心头一颤,抓住老者的手臂道:“老先生,这……这画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人笑了笑,将我拉起来,又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在我情绪安定下来的时候,这才说道:“你说这辐画啊?是一个平康家的那个丫头拿来寄卖。只可惜,一直没人问津。而且这画太过诡异,看起来有些吓人,所以我就给挂在那里面了。你要不说,我都忘记这事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