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008章

我就像是着了魔似地听着吴月在那里唱歌,仿佛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玉人,于渡口处望着奔流而去的江水,等待着恋人的归来一般。

我知道,这是一首名为《如花》的歌,本是男歌手唱的,但从吴玲珑的口中唱出,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月下、柳前、玉人起舞而歌,在这处破败幽深的古老四合院里,让我有了一种穿越了时空的怪异感觉。

吴玲珑越舞越快,整个身子几乎与这月、这柳、这院落融合在一起,恍惚之中,我的眼中只剩下吴玲珑那凄婉的脸庞,耳中只有她那令人魂断神消的歌声。

突然之间,吴玲珑飘身而起,纤纤小手变成利爪,猛地朝我扑了过来。那圆圆的满是凄婉的容颜也在刹那间变成了诡异的怪物。

我心中大骇,意识命令我应该尽快闪避,可是我的身体就仿佛被一股无形绳索绑住一般,只有眼睁睁地看着那利爪洞穿我的身体。

就在利爪即将穿过我胸膛的时候,突然一阵金光闪耀,伴随着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那月下的一切都消失了。

月光……柳树……精灵……利爪……妖魔……

无数杂乱无比的影像在撕扯着我的灵魂,我已经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了。也许这是许久之前的现实,也许这是此时现在的梦境。

我感觉我的身体被那利爪整个洞穿,可我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幽蓝色的火焰。当利爪挖出我的心脏时,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完全分离。

灵魂轻忽忽地飘荡在被支解的支离破碎的身体之上,冷眼旁观……仿佛一切都与它无关。

“啊!”

就在我的灵魂与身体要完全分离的时候,突然一根散发着金黄色的绳索将它束缚住,生生地将它拉回到我的身体之中。

而我也感觉到心口传来一阵的剧痛,眼前一切影像尽消。吴玲珑一脸好奇地站在那里,即未舞过,也未唱过。只是她那圆圆的脸,却变的异常的惨白,仿佛太平间里死尸脸上蒙着的一层冰霜。

“陆先生,你怎么了?”

吴玲珑清脆的声音传来,我听得出,那声音异常的虚弱,好像受了重伤似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用力地揉了揉脑袋,想要将这一切都想清楚。可任我如何用心,都没有办法将这无数的碎片融合在一起。

直到吴玲珑再次问我的时候,我这才用力地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哦,我们可以去吃饭了!”

吴玲珑转身向前,可我却没有动,指着不远处的一间房说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不知为何,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召唤我,让我进那间房里去一下。

“那里?那是我家的杂物室……”

“我可以进去看一下吗?”

我有些焦急地说了一句,吴玲珑似乎不解我为什么如此的着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这杂物室应该有许久许久未被打开了,我稍稍用力,房门便应声断裂,一股浓重的霉烂气息扑面而来。

“陆先生,这里太脏了,又没什么好看的,要不我们出去吧……”

吴玲珑手里端着一盏油灯,看着狼狈不堪的我,忍不住掩口轻笑。我回之一笑,摇了摇头,指着杂物室角落里摆放着的卷轴问:“那些是什么?”

“那些?”

吴玲珑把油灯交给我,走进看了一下娇声说道:“这是我们吴家村的村史图轴。以前这样的图轴有好几间大屋子的,可有一年突起大火,这图轴都被烧光了。剩下的,也就这么几轴,全都扔在杂物房了。”

我拿起一副图轴轻轻地打开。

这图轴的保存很差,许多地方已经发霉烂掉了,不过,大致的图案与文字还是在着的。

这是一副画于1951年的图轴,上面一大群人正在一座山前挥舞着各种工具,要把一座山给开凿出来。

按照文字详解,说这是1951年三月,吴家村的人在道士邹中元的带领下,开始了打通与外界联系的造路运动。

我又拿出另一副图轴,这是一副1953年二月的图轴。一群人看着倒塌的山体愁眉不展。一个道士带着几个年轻人进了一个山洞。

按照上面文字的详解,在开劈山道的过程中,因为地震,山体倒塌,露出一个山洞。有村民好奇,进入山洞之后再无音迅。村里人便在邹中元的带领下准备进山洞去找寻。

第三副图轴,却只有画,文字已经霉烂的没有办法分辨了。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子,在山道口与一个男子依依惜别。这画很传神,我甚至能看得出两人之间那不舍的情恋。

第四副图轴,不仅是字霉烂完了,就连图都残缺不全。我只能依稀看到,那女子呆坐在山口的岩石之上,原本乌黑的长发已经被银丝所代替。在她的身边,摆放着一口小小的血红色的棺材,棺材中,一个幼小的婴儿已经成了一副枯骨。

而在她后面的背景里,这座小村落已经被浓烟所没,仿佛是被大火吞噬,但我却不敢确定,因为这图轴实太残缺的太厉害了。

我连忙打开最后一副图轴,一看那图轴上的画面,我不禁毛骨悚然。

大火之中,那银发白裙女子抱着那血红色的小棺材,小棺材里露出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小脸……

“啊!”

我惊叫一声,恐惧地将手里的图轴扔在地上,眼前浮现出一副副残缺不全的画面,仿佛这画中的银发女子正从画中走到我的面前……

吴玲珑告诉了这画中女子的故事。

画中女子名叫邹玲珑,是邹中元跟当时村长的女儿生的孩子。邹玲珑人如其名,玲珑可爱聪慧非常,是村里许多男孩子暗恋的对象。

邹玲珑喜欢上了来村里支教的男老师。后来男老师回城,说是准备彩礼来迎娶邹玲珑。

邹玲珑就在山口等啊,等啊。最后人就疯了。硬说自己已经嫁人了,还给那男老师生了个女儿。

在一个雪夜,邹玲珑就消失,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玲珑……

又是玲珑!

听了这个故事,我心里发麻,浑身虚汗不停地冒,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周围的黑暗在不停地压迫着我的精神,如豆的油灯,忽明忽暗地摇晃着,吴玲珑就站在我的面前,情深款款,一如那画轴中爱着那支教老师的女子邹玲珑!

“那棺材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棺材里的小女孩子?”

我仿佛想起画轴中的关键所在,连忙开口问。可还没有等吴玲珑回答,屋外就传来了吴玲珑母亲的和蔼的声音:“玲珑,小风,饭菜准备好了……”

吴玲珑娇然一笑,拉着我离开了。我心里虽然有许多的疑问,可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问询问。

晚饭很丰盛,手撕鸡、烤鸭、糖醋鲫鱼、虎皮鸡蛋以及四个青菜小炒。

我实在是太饿了,也没有客气就开始大快朵颐。问吴家人为什么不吃,他们却只是摇摇头,说不饿……至于吴月,则说在减肥,从不吃晚饭的……

吃完饭,我在吴玲珑的带领下,来到大厅左厢的客房住下。

吴玲珑似乎非常的疲惫,在安排我住下后,就匆匆离开了。

我已经很累了,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睛,那银发女子就仿佛要从画轴中走出来似的。

这样辗转反侧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还是从床上坐起,打开房门走到院子里。

月光清冽,山风呜咽,让这古老破旧的院落更显神秘。

我漫步在月光之下,回想着这些天所遇到的一切。想要用一条名为‘逻辑’的线,将它们串联在一起。

可任我怎么想,都没有办法将这一切联系在一起。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

我自嘲一笑准备返回房间,就在这时,我的目光被厨房旁边的垃圾筒所吸引。

那里扔着一堆泡沫快餐盒,我甚至还看到其中一个包装袋上印着‘德香苑烤鸭外卖包装’的字样。

“难道我今天吃的东西是他们叫的外卖?”

想想也是,这么晚了,生火做饭也的确是麻烦了点。还是叫外卖轻松些……

不对!

这么晚了哪里去叫外卖?就算还有店开门,谁会送到这个地方来?要知道,那一段碎石山路,可是没有办法骑车的啊!

再说了,这里连电都没有,更不用说手机信号与电话线路了。他们又是怎么去叫的外卖?而且用时最多也不过一个小时而已。

瞬间,我汗毛倒竖,全身僵硬整个人像是死了一般立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

而就在这时,在我对面的房间里突然亮了起来。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拖着僵硬的双腿,战战兢兢地挪到了那房间的窗下,透过破掉的玻璃窗朝里面望去。

一张破旧的梳妆台上,一点如豆的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梳妆台前,一个银发长裙的女子正用牛角梳梳着头,而在她旁边的床上,却摆着一方血红色的小棺材!

“小风,你来啦!”

那银发长裙的女子突然转过头来,微笑着朝我说了一句话。

“啊!”

我头皮发麻,全身的细胞像要要爆炸一般,根本顾不上想别的,连滚带爬的逃离了吴玲珑家的宅子。

清冷的月光之下,我顺着来时的碎石小道,发狂似地飞奔。

顾不上寻找真相了,我甚至不敢再在那里停留一秒钟,我要离开,离开这个神秘恐怖的地方。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