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7玲珑?玲珑!

这是一条山野小道,借着昏暗的月光,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往吴月的家走。大约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山村。

这座山村处在一个小山谷中,碎石铺就的入谷小道只容一人通过。待穿过那条碎石小道,进入村口的时候,碎石道变成了青石板铺就的大道。

村口位置挂着一个纸灯笼,山风吹拂之下,如豆的灯光忽明忽暗,让这山谷中的小村庄显得异常的神秘。

虽然这村落看起来够老,甚至于有些破败,可是对我这个黑夜之中又累又饿的旅人来说,足以让我精神振奋。

“吴月,你们这村子怎么连电都没有啊?”

我精神稍好,观察的也比较仔细。我原以为村口的纸灯笼只是装饰。可是走到村子里,这条青石板路经过之处,几乎家家户户都是点的油灯,蜡烛。

拿出手机试了下,果然没有信号。

不过,整个村子很是热闹,从村口那里的一家卖馄饨的开始,一路上,各种店都有,甚至还有一家小的新华书店。

虽然人的穿着比较老旧,好像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衣服,但个个精神都不错。

吴月每走一处,这些人都会笑着跟她打招呼,吴月则像是一只快乐的精灵一般,不断地回应着。

他们这种相处的方式让我感觉很温馨,很有一种家的味道。

“太远了呢,埋线缆不方便,树电线杆又很难,你看那边杆子都竖了一半,最后没拉成……”

顺着吴月指的方向,我看了过去。那是一根孤伶伶立着的木制电线杆,属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了东西了。在这个时代,只有那些偏远山区才能看到。

洛县毕竟属于蒲海经济区辐射的范围内,我上次去赵平康的老家,已经处在山区里面了。但是公路通到,连光纤都通了。家家户户二三层小洋楼,小轿车开着,哪里有一点点山区的样子?

可这里……按照我的估计,这个村距离洛县县城绝对不会超过十公里,这么近的距离,不管处在什么地方,都应该发展不错了啊,怎么这里看起来那么的落后呢?

“陆先生,你怎么了?”

吴月见我呆呆地看着那电线杆,轻声问了一句。我连忙摇头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来。走吧……”

我把这疑问压在心底,跟着吴月一起往里面走。毕竟是借宿在人家家里,如果再挑剔人家这里落后,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吴月家位于整个小村的西南角,是一个三进八间的四合院。里面收拾的很干净。刚进一大门,有一个照壁,上面用红色的漆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字体是仿毛体,不过看起来道是有几分功力。

我与吴月刚进他们家大门,吴月的父母就已经笑着迎了过来。

吴月的父亲穿着一套玄黑色的中山装,留着平头,戴着一副金边的近视眼镜,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很是精明强干。看到我,便主动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你来了,刚听玲珑说你要来,家里一直在等你。今天终于来了。我家玲珑是有眼光,小伙子很不错!”

“玲珑?!”

顾不上寻思吴月父亲话里的意思,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心跳的像是里面装着一只兔子似的,几乎要裂胸而出。

玲珑……

自从我与这个名字联系上,各种怪事都发生在我的身上,把我的世界观几乎撕裂。这次之所以选择到洛县,也是因为赵玲珑。

但我知道,赵玲珑已经死了!

难道我遇到的是鬼?

我很想转身就逃,可双腿颤的厉害,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

“是啊,我姓吴,小名叫玲珑。不过上学的名字叫吴月,所以做导游的时候,就叫吴月了。但家里人都习惯叫我玲珑了。陆先生,你怎么了?”

吴月娇柔地笑着,那双晓月般的眸子散发着柔柔的光芒,让我的心神不由地安定下来。

我最近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听到玲珑两个字,就会不自然的想到赵玲珑。

想全国名叫赵玲珑估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叫玲珑就更多了。再说了,两人的容貌相差的太远,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人。

是我太紧张了!

“没……没什么!只是刚刚突然想起点事!”

这时看到吴玲珑的父亲还伸着手,脸上的笑容没变,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失礼了,连忙把手在身上擦了擦握住对方的手道:“伯父,你好。我……我太失礼了,身上也很狼狈!这次来,也……也没带什么礼物……”

吴玲珑父亲的手很冷,让我感觉像是握着一块冰坨似的。再看吴玲珑父亲的脸色,还好,虽然有些白,但并非惨白,应该是常年在房间里,没怎么晒太阳的白。

“别客气,你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玲珑,带陆先生进去休息一下。我与你妈去准备点吃的。”

吴玲珑的母亲是一个中年妇人,从出现到现在,一直微微地笑着。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关爱。让我不由地生出亲切感。

吴玲珑的母亲这时开口说道:“小风啊,让玲珑带你到处看看。年纪大了,弄饭有点慢。”

“伯母,你太客气了,随便弄点就是了!我不挑食的。”

对这么一个慈祥的妇人,我不想有哪怕一点点冒犯的地方。只是当夫妇两个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浑身冰冷。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只对吴玲珑说起过自己姓陆,并没有说叫什么。所以一路上,吴玲珑都称呼我为‘陆先生’。换句话说,连吴玲珑都不知道我的名字,她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吴玲珑的父亲说,早就听说我要来了,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说的客气话,又或者是有所误会。可现在看来,他们显然没有误会,也并不是客气话……

然而,我是因为偶然遇到吴月,这才决定来这里的。怎么也称不上一个‘早’字。

我心里满是疑问,却不想开口问,干脆闷头跟着吴玲珑往里走,既然来了,总能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吴玲珑告诉我,这个村名叫吴家村,他爸爸是村里的村支书。他们家祖上是明朝遗民,清军南下时,她家祖先就带着吴家族人迁移到了这个山村之中。

原本这山村被洛山包裹,只有一个已经断流的地下河通道才能进入。终清一代二百多年,吴家人都没有离开这个村子。

民国的时候,吴家村当时的村长救了一位道士,那道士就留在了吴家村。直至共和国建立,在那道士的帮助下,吴家村的人打通了一条通往山外的路。

也就是我们来的时候的那条碎石小道。

可能是因为吴家村的人长时间没有与外界有过接触,所以吴家村的人一直不怎么出来。哪怕到了现代,吴家村也就只有吴玲珑一个人出去读书,上大学,最后成为导游。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吴家村一直保持着上世纪初打开通往外界山道的样子。

“我跟你说,我爸妈他们很保守的,总说什么这是祖先选的地,吴家的人就要留在这里。可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真的想去看看的。所以,我读书出去了,就学的导游专业。即可以赚钱,也可以到处走走……”

吴玲珑就像是一只百灵鸟一般,一边走,一边向我介绍着吴家村的一切。

这座四合院看起来阴森破旧,可是因为吴玲珑这只百灵鸟,所以在我眼里却是有些明媚了。

穿过客厅,进入后院的大堂,那里摆着一个香案,香案上的香依然在燃着,墙壁上挂着一个道士的写意画。这应该就是被吴家村人称之为恩人的道士了。

“这道士姓邹,名叫邹中元。听我爸说,他是一代高人,天文地理风水术数无一不知无一不精。我们村通往外面的那条路,就是邹道士给开劈出来的。要是没有邹道士,我们吴家村的人只能永远困在这山谷之中。”

我对吴玲珑的话是持怀疑态度的。

要是说以前,没有邹道士制订路线,可能他们想要挖出一条通往外界的山缝,是比较困难的。但却根本谈不上永远困在这里。

毕竟,随着经济与科技的发展,这里早晚会被发现的!以前人认为的神迹,在现代社会,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就比如那个碎石小道,以现代人的能力,炸药定点爆破,再用工程机械处理,最多两周的时间,就能够打通。而且道路比那碎石小道要强的多。

赵平康的老家赵家村也处在洛山之中,虽然不像吴家村那样,四面环山,但也崎岖难行。

后来赵家村的经济上去了,借着村村通工程,直接把以前的碎石路毁掉,以此为基础建了一条全水泥路面的大道。

转过一道直廊,我跟着吴玲珑来到后院花圃,花圃里有几株四季青,还有一棵老柳树。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吴玲珑却在那棵老柳树前停下了,清冷的月光下,她就像是一只精灵般,婷婷袅袅玉立于柳树前。

大柳树随意舒展的枝条将月光撕裂,在地上形成斑驳的碎痕,恍惚之中,她于月下翩翩起舞。白色的纱裙,乌黑的长发,在这一刻将时间与空间凝固。清冷空灵又夹杂着浓浓思念与凄凉的声音传来。

他在夜里把灯点,四书五经读几遍?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守在一边。

她在灯下把墨研,荆钗布裙一双眼,看他寒窗苦读十年誓要上得金殿。

送良人到渡口,她说一生也为你守候,他说等我金榜题名,定不辜负你温柔!

十八年守候,她站在小渡口,十八年温柔。他睡在明月楼!

那孤帆去悠悠,把她悲喜全都带走。千丝万缕堤上的柳,挽不住江水奔流。

看春花开又落,秋风吹着那夏月走,冬雪纷纷又是一年。她等到人比黄花瘦。

她在夜里把灯点,江阔云低望几遍?云里几声断雁西风吹散多少思念?

想他灯下把墨研,一字千金是状元,等他衣锦还乡等过一年又是一年!

谁打马渡前过,回身唤取酒喝一口,低声问是谁家姑娘,如花似玉为谁留?

那孤帆去悠悠,把她悲喜全都带走。千丝万缕堤上的柳,挽不住江水奔流。

看春花开又落,秋风吹着那夏月走,冬雪纷纷又是一年,她等到雪漫了眉头。

听醒木一声收,故事里她还在等候,说书人合扇说从头,谁低眼泪湿了衣袖?

她走过堤上柳,夕阳西下的小渡口。风景还像旧时温柔。但江水一去不回头!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