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我的意识处在极度的混沌当中,迷糊中,仿佛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到我的身边,她那没有一丝血丝的手捧着一只碗。碗里面有面,上面盖着一枚煎蛋。

“吃吧,还热着呢!”

声音很好听,就是有些飘乎,像是自宇宙天际传来,显得那么的空寂,没有一点点的生气。

我发疯似地从她的手里抢过碗,不停地吞噬着碗里的面。连嘴巴舌头被烫起泡也顾不上。仿佛这是我生命的唯一支撑点,要是不吃这一碗面,我的灵魂就会离我而去一般。

“你是谁……”

一碗热汤鸡蛋面下肚,我身上的冷意渐渐消失,逃离的意识仿佛又回到了我的身上。我抬眼,想要看清楚女人的样子,可不知为什么,无论我怎么睁眼,都没有办法看清楚。

“叮当!”

一声清脆的金属与瓷片相撞声传来,把我的意识完全的激醒。我茫茫然地看着四周,刚刚走过去一男一女。

“年纪轻轻的,又有手又有脚,却来乞讨。这就是职业乞丐,你还给他钱,真是钱多没处花了!”

男人的语气有些不满。

女人搂着男人的胳膊,似乎娇声道:“看他那样子,像快死了一样,要真是职业乞丐,能演成这个样子,也值那两块钱。当看戏好了。要不是的话,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你啊,就是太善良了,那些职业乞丐就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

待那一男一女消失在拐角,我这才收回目光。

我坐地方是个垃圾堆,到处都是破纸板还有生活垃圾。一群苍蝇正在我旁边的垃圾筒上嗡嗡地转着。

在我面前,是一只褐土色的海碗。与普通人日常使用的餐具不一样,这样的海碗,只有办丧事的时候才会提供。

我一看那海碗,原本远去的寒意再次升腾起来。

我认识它,那是王伯的碗,那夜,王伯明明就是用这种碗给我煮的鸡蛋面……

此时,这碗里的面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两枚一元的硬币。旁边还有一双用木棍做成的筷子。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用一段柳条斩成两段剥去皮做成的。

“不对,不对……全都不对!”

我猛地站了起来,吓的那些经过的人尖叫着跑开。

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人异样的目光,直接冲到街对面的一个网吧。网管站出来拦住我,我摸了摸兜,嗯?之前那中年人甩给我的一千五百块竟然还在,我直接抽出一张甩了出去,开了一台电脑。

我在网上查了小青山公墓群,查了王发财,查了郭柔、朱正等人。

网上的资料表明,小青山公墓群的管理人员的确没有郭柔等人。而且我还查到了王发财死亡时报纸上发的讣告。果然,王发财是三年前死的。

王发财是三年前死的,那给我做面的又是谁?难道是王发财的鬼魂不成?

我再次迷茫了。失魂落魄的离开网吧。

我所能够查到的信息没有一点与我知道的信息相符,我很想承认自己是因为失恋而导致精神分裂,想要就此认命下去。

可是那些记忆就像是一把刀似地,不停地在我的心海上划着一道道伤痕。我仿佛能够看到自己的生命,在随着这道道伤痕一点点的流逝。

我知道,这是类似于战场综合症的症状。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死的。可是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摆脱这种症状。

换了曾经,我可以用坚定的信仰来对抗战场综合症,让自己永远处在清醒的状态。可现在,我的信仰已经完全崩塌了。我记忆中的一切,都与我的唯物主义信仰产生强烈的冲突。

这种冲突在不停地撕裂着我的灵魂,让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映射着太阳光的柏油马路。

我仿佛能看到柏油在太阳光的照射下融化,缕缕轻烟升腾,眼中的一切变的扭曲撕裂,如同破碎的玻璃,每一片都在反射着光,每一片都组成一个独立的世界,可是却破碎的让人无法看清,无法感知,更无法融合在一起。

最终,这一片片玻璃碎片汇集成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长发飘飘的女人。女人站在距离我不远处的树下,夏风吹起,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

她是那样的空灵纯净,纯净到几乎透明。仿佛是某种召唤让我站了起来,挣扎着向她走去。

这时,遥遥的驶来一辆客车,客车在女人面前停了下来,当汽车重新向前方驶去时,已经没了女人的踪影。

但就在我与汽车相错而过的瞬间,我看到窗前那女人惨白的脸庞。

“赵玲珑?!”

我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就在车辆从我身边不远处驶过的刹那,我跃身而起,堪堪抓住了车顶垂下来的货架梯。只是这一瞬间,兜里剩下的钱一不小心散落了出去……,好吧,这时候顾不上这些了。

我三两下顺着货架梯爬上车顶,随后躺在了车顶货架栏里,我趁着车在半路服务区加油加水的时候登上了车。

这是一辆驶往乌镇的汽车,车上的乘客是一个旅游团。一共有三十八人,男女老少都有。导游是一个笑起来有酒窝的圆脸女孩。

这个旅游团的人来自各地,而那导游也没有去数车上的人数,在确认没有人落下之后,车辆重新上路。而我也成功的混进了这个前往乌镇的旅游团。

我想在旅游团里面的找到赵玲珑的身影,可是我把每一个人都仔细地看了一遍,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我明明看到她登上这辆汽车的!

我的头又开始痛了,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仿佛要将我的灵魂割裂。

我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灵魂被割成了一道道伤口,伤口处冒出幽蓝色的火焰,火焰越来越烈,要将我整个吞噬。

“先生,先生……”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我打了一个冷颤,是那圆脸导游小姐。

“先生,你不是我们团的吧?是不是上错车了?”

“啊……我……我上错车了吗?”

我装作不知道自己上错车了的样子,茫然地看着导游小姐。导游小姐一脸的无奈:“先生,你应该是上错车了。对不起,这是我的错。我没有认真的清点我们团的人……”

“真不好意思,要不你们在哪里停下车,我下去吧!”

车上既然没有赵玲珑,我也没有必要再赖在车上了。

导演小姐一脸的为难:“先生,都这么晚了,而且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一个人在路上万一发生什么危险……”

我这才注意到车辆已经驶入一条盘山公路。

这条盘山公路是以前的老路了。自从蒲洛隧道开通之后,这条路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了。

“你们不是去乌镇吗?怎么没有走蒲洛隧道?”

“先生还不知道吗?洛县那边发生地震,蒲洛隧道出现裂痕现在已经关闭了。”

“洛县发生地震!”

听到导游小姐这么说,我的心头一震,一切迷茫与虚幻尽失。意识完全恢复。

“是啊,不过先生不用担心,震级很小,也没有什么人员伤亡。我们去乌镇虽然途经洛县,但公路距离地震中心小阳峰那边很远。不会有危险的。如果先生没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跟我们团到洛县县城那边再下。”

我连忙感谢导游小姐的好意,决定到了洛县再下车。

既然小阳峰地震了,那么赵玲珑的事情就绝对不是我的幻觉。这里面一定有着什么秘密,我一定要找出来。

我在洛县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导游小姐人不错,还给我介绍了一家便宜的旅店,说只要说她的名字吴月,老板起码要给我打五折。

我再三表示感谢,但却没有去这家店的念头。

原因很简单,我身上没有钱。

我记得前往赵平康老家的路,所以下车之后我决定步行前往赵平康的老家。

我现在的心情有些激动,只要证明了赵玲珑的存在,证明了他们家的确做过冥婚,证明郭柔来过这里。那就证明,我所经历过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就不是一个精神分裂的病人。这一切都是郭柔在装神弄鬼。

从县城到赵平康家所在的村子,大约有三十公里左右,走了一半的时候,我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正准备在路边找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再往那边走时,突然,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咦?陆先生,你……你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这声音很耳熟,是吴月,那个旅游车上的导游,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想到小洛村,可是我又没找到车,所以就决定自己走过来了……”

我没好意思说我身上没有钱,一个大男人,连坐车的钱都没有,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只好找了个还说得过去的借口。

“小洛村啊?那里离这还有二十多公里啊!你这样走,要走到天亮啊!”吴月轻声说了句,然后笑道:“要不这样吧,陆先生你先跟我回家,在我家住一晚,明天早上,我骑摩托车送你过去。”

“那可要多谢谢你了!哦对了,你怎么没有跟旅游团一起去乌镇?”

我没有矫情,也没有多想,直接表达了感谢。在这野地里睡,蚊子会是一个大问题。能找到一个住的地方也是不错的。

“别提了,车不知道怎么就抛锚了,修车的师傅说是最早也要明天下午才能修好。我家正好在这附近,所以就跟团里说了一下,准备回家看看。走吧陆先生,我家就不前面不远的地方!你也饿了吧?这样,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也好让我爸妈有个准备。”

“不用麻烦了吧?”

“不麻烦,放心吧,我爸妈很好说话的。”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