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004章

这两天的经历如浮光掠影在我脑海里闪过。零碎的片段更是搅的我的脑子生疼。

迷迷糊糊回到宿舍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小风,吃点东西吧……”

老王端着一碗鸡蛋面放在了桌子上,看到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叹息着摇了摇头:“不要想太多了!”

“老王,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绝对不相信这两天没有去过洛县,也绝对不相信郭柔什么事都没干。更不相信,我这两天所经历的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小风啊!”

老王说话的语气有些沉重,看着我欲言又止,好一会后,这才摇着头离开了:“我怀疑你这是精神分裂,哎,别想太多了,吃了面就睡吧。”

说完,老王摇着头走了,边走还边嘀咕着:“哎,多好的小伙子,不过是这失踪两天……,也不知道遭什么罪咧!怎么变成这样?”

夜,沉沉如水。透过窗望去,满山的松柏静立如雕。

我根本就没有吃面的心思,为什么那么多人看我就像是看一个疯子一样?难道我真的是精神分裂?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一切。

想到这,我将灯关掉,潜身离开了宿舍。

我住地方与老王郭柔他们住的地方隔了一个礼堂。

我将自己在队伍里学习的潜行侦察技巧发挥到了极致,悄无声息地来到老王的住处。

整个小青山公墓群的管理人员,除了我之外,还有六个人。老王,王发财;老李,李中肖;老赵,赵春乡;老朱,朱正;老孙,孙二;还有就是老郭,郭柔。

他们住在大礼堂的左侧,靠近传达室的方向。

我没有从正面潜入,而是爬上大礼堂的屋顶,从大礼堂的屋顶处,顺着落水管爬到老王他们住的地方。

刚来到老王的窗下,我就听到李中肖的声音:“睡下了?”

“我给他下了碗面送去了,可怜的娃!”

这是老王的声音,我听得出,老王声音里面对我的关爱,心里有些酸酸的。他这么对我,我还怀疑他,真的是……

“老郭这次做的太过了!”

我正准备进去向老王道歉,老李的话却让我打消了心头的念头。

“所谓阴阳消长,五行转移。这劫应在那,老郭也是遵天道而为之!只是那地震……唉!”

“也不知是福是祸!这天道……越是让人看不清了!”

……

两人的话晦涩难懂,我听的脑袋发胀,却听不出所以然来。只感觉一股神秘的气氛在包围着我,让我心神难安。

老李与老王又说了一会闲话就睡下了。我又在窗下趴了一会,确认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就从阳台顺首落水管落到了二楼。那里是老赵与老朱的住处。

灯还亮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两人正在下棋。

老赵与老朱是象棋迷,只要没事的时候就会摆上一盘。

不过两人都是臭棋蒌子,退棋、悔棋、偷棋、换棋……总之,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每下一步都会吵上半天。有时候一盘棋没下完,光是吵架就吵半天。

只是今天晚上,两人却一句话都没说,只能看到窗户上那两个身影不停地举棋落下举棋落下,还能听到落棋在棋板上的‘啪啪’声。

我潜在他们那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听到他们说话。心里有些不耐烦,正准备到下面潜入到老郭与老孙的住处。却没想到老赵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传了出来。

“灭魂大阵,勾天雷,接地火。劫在阴魂!此事,怕无法善解。”

“煞魂为冤,以柳为媒,故蒙冤而浅,化阴为无。此魂即灭,则阴阳重合。然此魂却未灭,老郭以魂祭魂,实属无奈之举。”

“可那窨地乃先贤所设,怕是……”

接着又是一阵叹息。

窨地!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立即想到,在小阳峰上面,郭柔就曾说过那个地方是什么窨地。

还说什么‘先者生生不息,后者福贵绵长,再主子嗣无着。一木、一金、一火,木金火三生三克,生克已固必为窨地。窨地一成,三魂无着,七魄零散。三魂者,天地人……’

我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从老朱那话,至少证明,郭柔的确是有什么秘密。而且,我也的确去过洛县。

“哼!这下我倒要看看你郭柔有什么话说!”

我正准备下去找郭柔,可刚一抬步就停下了。

他们几个都说我没有去过洛县,还说我失踪了什么的,肯定是与老郭串通一气。现在我去找老郭理论,他们肯定不会认。

再去老郭那里看一下,只要抓到他的证据,我就报案。把他们这些家伙全抓起来。由警察来问,一定能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想到这里,我又顺着落水管落到一楼,来到老郭与老孙的住处。

门开着,但没亮灯,山风吹进去,发出沙沙怪响,里面没人,这么晚了,他们两个又会到哪里去?

巡园?

不可能,虽然有管理员每夜要巡园的规定,可是自从我来到这里,还没有见过他们有人在晚上巡过园!

既然不是巡园,那他们又去干什么了?

我想不出头绪,思虑再三,决定进他们房间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我偷偷潜进去,压低了呼吸,心跳的咚咚作响,黑暗仿佛厉鬼一般,一下子将我吞噬。

因为不敢开灯,在里面找了几分钟,都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最后,我将目光放在了房间里的木质书桌上。

抽屉上上了一把三环小锁,不过这难不倒我,我在窗外找了一根扎花圈用的细铁丝,两下就给弄开了。

抽屉里面放着纸、笔、旧报纸还有郭柔轻常拿着的破旧笔记本。

纸笔旧报纸什么的看起来没有什么用,我也没在意,直接拿起那本笔记本。

笔记本的材质很怪异,不像纸。可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笔记本上记录的东西并不多,都是些做冥婚的记录。我用心找了一下,在上面的确找到了赵平康、赵玲珑的名字。不过,这上面的记录是‘未找到合适人选’。

我的心‘咯噔’一下。

刚刚听老王他们的话,似乎这里面有隐情。但为什么这笔记上的记载却与郭柔说的一致?

难道是郭柔早知道我会来偷看这笔记,故意更改了笔记的内容?

这怎么可能?

瞬间,房间大亮,我吓的心一哆嗦,头皮发麻,汗出如浆,呼吸困难。

紧接着‘喀嚓’一声巨响,房间内再次暗淡了下来。

原来是闪电!

我仿佛一下子被抽干所有力气一般软倒在地,手里拿着的笔记本也被我撕下了一页空白页。

“啊!”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破空传来,我刚刚平复的心情,一下子提了起来。只感觉那叫声如厉鬼在勾魂,让人不由毛骨悚然。

我连忙将笔记本放好,锁上小锁,将那撕掉的空白页塞到衣服口袋里,迅速的离开了郭柔的房间。虽然我心里害怕,可却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在驱使着我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潜去。

整个墓园的松柏都在狂暴山风的席卷之下颤抖着,呜咽的风号,就像是怨鬼的嘶吼,让我的心不由地颤抖起来。

那风狂暴的诡异,仿佛要将整座小青山卷走似的。

我已经跑出了小青山公墓,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

“郭柔!”

虽然距离有几十米,可借着偶尔掠过的闪电,我还是认出了那人正是郭柔,不知道他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还有,那声惨叫又是谁发出的?

郭柔就那样站着,仰头看天。

我不知道那狂风闪电充斥的天空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看他掐指测算,嘴里念念有辞,我知道,他一定不是闲着没事过来看风景的。

“就是今夜!祖师,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郭柔突然匍匐于地,朝着那虚无的天空磕头。磕了好一会,头破血流,但风狂电闪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

郭柔猛地站了起来,闪电划空,照在他那阴柔的脸上,青紫色笼罩,如同地狱来的恶鬼。

一股冷气一下子从脊椎传到我的后脑勺,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狂风怒吼,山林摇晃,整个天空像是被泼了墨一般,四周的山林岩石就如一只只怪兽般阴森恐怖。

我吓的头发倒竖,浑身冷汗直流,直到郭柔的脸完全消失在黑暗之中,我的魂魄才回归正位。

“喀嚓!”

之字形闪电再次撕碎黑墨一般的天空,紧接着暴雨在狂暴的裹挟下,瞬间笼罩了整个大地。

远处的郭柔跳下突出的岩石,发疯一般的往前奔跑。我顾不上害怕,紧跟在他的身后。

十多分钟之后,郭柔来到了一块山石前,只见他在山石前连点了几下,山石突然凹陷了下来,一丝淡淡的光亮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潜行到山石前,看着郭柔拿着山洞上插着的火把往山洞里面走。山风呼啸,那火把忽暗忽明,让郭柔的身影显得异常的诡异单薄。

我不敢跟的太近,好在郭柔走进去后,那山石并没有合上。

待那光亮渐渐变弱,我借着闪电划空所提供的光亮,小心翼翼地潜到洞穴之中。

“呸……咳咳咳……”

这山洞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开启过了,刚进去,就有一股湿潮霉烂的气息狂涌而来,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好在,靠近洞口,风吼雷鸣把我的咳嗽声吞噬,要不然,鬼知道会不会引起已经消失在洞穴深处的郭柔的注意。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嘴巴干干的,想要吞咽一下唾沫润一下喉都做不到,一丝淡淡的腥臭味道传来。越往里走,腥臭味道就越重。

我知道,那是人血味道,而且还是大量人血的味道。

这里面怎么会有人血?

我头皮发麻,脚步僵硬,莫名其妙的恐惧压迫着我,使我不敢再往前走了。就在这里,黑暗中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你来了!”

我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僵直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就连呼吸也停住了。

接着,另一个声音传来:“是的!我要问一个问题!”

那是郭柔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从我头顶传来的,阴森诡异,让我浑身汗毛倒竖,仿佛被一只无形的眼盯着一般,动也不敢动。

死寂,死一般的寂静。

连外面的狂风怒吼大雨哗哗声都没有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遥远,我这才听到郭柔阴森如鬼的声音:“阎王殿的入口在哪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