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003章真见鬼了?

“我的妈啊!”

我的仿佛灵魂都被冰冻,恐惧就像是空气一般将我笼罩。头皮一阵发麻,心几乎从嘴里跳舞出来。

她竟然动了!

一个死去多时的人,竟然动了!

我奋力挣扎,想要从这里逃离,可手脚以及脖子都被牢牢的固定住,便是想动一下都极为困难,更别提挣脱了,同一时间水晶棺里的赵玲珑动的幅度越来越大。

没有睁眼,面无表情,只是向上挺直身体,仿佛要坐起来的样子。

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幻觉!

汗毛耸立,有如身处极地寒风之中,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不,是任何一个普通人的理解范围。如果不是因为我曾是王牌特种兵,心理素质过硬,或许早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晕过去。

“郭柔,赵平康,你们他妈的搞什么鬼?快点放老子出去!”

我用力地挣扎着,高声叫喊着,有些歇斯底里,只是除了回音之外,只有叽叽咯咯的诡异声音。

“咯咯滋,咯咯滋……”

像是老鼠在啃食食物,又像是锈迹斑斑的铁片相互摩擦,更像是有人用指甲在扣抓门板,这恐怖的声音,让我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像是被蚂蚁嘶咬一般。

心中的恐惧不停地放大,似乎感觉到整个墓室都在抖动扭曲。

“轰!”

一声巨响传来,在我身旁的水晶棺突然翻倒在地。赵玲珑的身体终于僵直直地站了起来,还没等我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木铸的十字架带着我重重地朝赵玲珑身上砸去。

眼看着就要与赵玲珑撞在一起,我的身体突然一沉,接着耳畔生风,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往下坠落。

“地震了!”

整个山体在急剧摇动,轰隆轰隆的巨响充斥着我的耳膜,木制十字架很快便在山体碎石的撞击中损毁。虽然我身体多处受伤,但却使我获得暂时的‘自由’。

“劈哩叭!”

一声爆响,如闪电撕裂乌云密布的天际,震的耳朵短暂性的失聪。

整个山缝如同受惊的马儿,跳跃颤抖,呼啸而过的破空声与震耳欲聋的山体轰鸣声交结在一起,碎石泥土如雨一般朝我砸过来。

“冷静,我要冷静!”

这种情况之下,盲目奔逃只有死路一条,在一个突起的岩石下,避开砸来的碎石泥土后,我用心地感受着‘风’的方向。

这是地下,有‘风’的地方,才意味着出口。

左前方,是风流动过来的方向。

我用力撑起双足,跳跃而去,每一次奔跑、停留、侧滑,跳跃,都不能出现一点点错漏。因为只要出现一点点差错,不是被碎石砸死,就是落入更深的山缝,又或者是进入无路的死地。

“快了,快到出口了!”

前方不远处,已然有月光透了进来,山地依然在摇晃,虽然没有刚开始那样的剧烈,但我并不知道这是暂时的还是地震已经过去。当务之急,是尽快的逃离这个山缝。

“我靠!”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看到出口距离我所在的位置有一段长起码有十米的断崖。十米,在没有工具帮助的情况下,我根本不可能跃过去。难道老天就要我死在这里?

“过来……”

就在这时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右前方一个黑影一闪而没。

“赵玲珑!”

我不由地叫出声来,一股冷彻骨髓的寒意涌上心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叫出一个死人的名字,但我的直觉告诉那就是她。

也正是因为这份感觉,让我僵立当场,牙关不停使唤地打着架,身体哆嗦的像是打摆子一样。

“过来……”

声音依旧阴森清幽,让我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没有选择了,我咬了咬牙,猛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跑。

很快,我冲进一个凹进去的洞穴,洞穴左侧有一个裂缝,穿缝而出却是一个突出的尖岩。

在剧烈的摇晃中,尖岩已经开始断裂。不过,最远点,却与崖对面相距不过三米。

我心中大喜,几个箭步冲过去,在尖岩完全断裂之前,跃身而起,扑到了对面。

哗啦!

碎石滚落,我就势一个懒驴打滚卸去惯性,带着满心的希望,朝那微弱的月光方向飞奔。就在我快要冲出山缝之际,突然感觉有人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那冰冷的感觉,像是死人的手一般,我头皮一阵发麻,恐惧从灵魂深处涌出,脑袋发懵,根本不敢低头看是什么‘抓’住我的脚脖子,只是拼了命地挣扎着。

轰隆!轰隆!

轰鸣声似乎越来越剧烈,山体的摇晃再次加剧,伴随着‘嘶啦’一声响,我的脚终于重获自由,身体飞速地朝月光传来的方向奔驰。

“我操!”

刚出险境,又至绝地。在我兴奋地冲出山缝时,脚下踏空,整个人飞速朝山下坠去。

“卟嗵!”

就在我绝望之际,迎接我的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清冽的河水。

“感谢老天爷!”

虽然入水时呛了口水,但是我知道,最起码我不会跌的粉身碎骨了。心思一松,我脑袋一沉,昏死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趴在河滩上,日已中天,涌动的河水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的身体,就如同春风的抚摸,让人不想起来。

我浑身上下酸痛不已,腿与胳膊关节处更是阵阵剧痛。我知道,这是关节错位了。不过,相较于死,这算是好的了。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试了两下后,最终放弃了。左手与右腿的关节严重错位,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前,别想自己站起来了。

好在,这种错位,对我这个曾经的王牌特种兵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左手撑地,我的身体猛地一个原地旋转,只听‘喀嚓’一声,左手的关节恢复正常。

接着我用右腿顶在河边的柳手根上,然后反方向猛地扭动身体,把右腿的关节恢复。

就在这时,我发现我右腿上面还扣着一个环,环的一边缠着一条纱丝带。

“脚上哪来的这东西?“

我伸手把圆环退下来,仔细地看了下。

“啊!”

我吓的整个人从河滩上跳了起来,手里的圆环已然扔到了一边。

那……那圆环竟然是赵玲珑戴的脚环!而那纱丝带,我记得,那是赵玲珑的‘婚纱’。

“我的老天爷,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脑袋里面一团乱麻,面色如土,嘴巴半张半开着,舌根像是被冻住似的,不停地从胸腔中发出‘嘶嗬嘶嗬’的喘息!

难道,在山缝里抓我脚的是赵玲珑?

我一想到自己竟然与一个‘死尸’有那么多的‘交往’,心就像是被绑了铅块沉入地狱一般。

自从到接受冥婚前往洛县,一直到现在,可以说处处都充满着诡异。很多现象似是而非。如果单纯的用幻觉来解释,怎么也解释不通。

“郭柔,去找郭柔。他娘的,老子落到这般田地,全都因为这老小子!”

想到这点,我将心中的恐惧压住,顾不上浑身的伤痛,辨别方向,一瘸一拐踏上征程,几个小时候终于到了一个镇子。从镇子上搭了一个顺风拖拉机,直奔洛县县城。

路上听拖拉机司机说,洛县发生地震,震级不大,不过小阳峰整个被震塌落入小川河中。幸好没有人员伤亡……

到洛县县城,浑身上下没有一毛钱的我,因为太过狼狈博得了路过私家车司机的同情,开车把我送回小青山公墓。

当我赶回传达室,准备找郭柔讨个说法的时候,却没想到郭柔正坐在传达室的门口,手里拿着报纸,老花镜下的眼神,依然阴沉沉的。

还没等我兴师问罪,他却放在报纸质问我:“陆风,你这两天跑哪去了?不想干趁早走?老头子我好重新招人……”

“郭柔,你别给老子装相!我问你,为什么把老子捆在木头架子上?为什么把老子封在墓穴里面?”

我一把抓住郭柔的衣领,把他整个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他妈的今天不跟老子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这事就绝不算完!”

“你疯了?放开我!”

郭柔用力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

而此时,我心里又有些狐疑了。

郭柔在小阳峰上面推我的时候,劲大的像头牛,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被我抓起来还挣不开?

随即想到,这老小子在跟老子装蒜!

就在这时,另一个同事老王跑过来拦扯着我的手道:“小风,你干啥哩!快松手……你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这老王八蛋把我捆在木桩子上,跟一个死人在一起,差一点害死老子,他这不犯法?”

我心里一肚子的火气,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讨一个说法。要是郭柔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他弄到派出所,让这老王八蛋也尝尝法律铁拳的味道。

“你说啥捏!这两天你跑不见哩,俺跟老郭找了你两天……老郭啥时候把你捆木桩子上想害死你哩?”

老王的话让我愣了一下。随即愤怒地一把把老王推倒,怒骂道:“好啊,没想到你跟这老王八蛋是一伙的,还说我失踪了,今天把你们两个老王八蛋一起送到派出所,看你们两个老王八蛋还跟我装不!”

“你这人咋好赖不知哩!”

被推倒的老王拍腚上的灰爬了起来,看我没放手的意思,气的直跺脚:“小风,你说老郭把你捆木桩子上,可有证据?可不敢胡乱冤枉人哩!”

“要证据是吗?”

我一下把郭柔推到椅子上,撕开衣服的扣子道:“看看这身上的锁魂链,还有这些朱砂符,这些都是……咦!”

锁魂链不见了,身上虽然到处都是伤,可朱砂符什么的根本就没有。

我掉到江水里面,朱砂符不见还好说,可这锁魂链一直捆在我身上的啊,我下车的时候还特意摸过的。咋就不见了?

“小风,你没发烧吧?说啥胡话哩?”

老王一边帮着郭柔顺气一边说:“你身上咋伤成这样?快点去医院包一下!”

“等等……”

我伸手揉了揉脑袋,心里乱成麻了,捆在身上的锁魂链咋就没有了?这郭柔还有老王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事似的,这到底是咋回事?

“郭柔,你前天说给我介绍个赚钱的道,是给赵平康的女儿赵玲珑做冥婚,我们两个一起去的洛县,难道这还有假?”

我紧盯着郭柔,没有再叫他‘老王八蛋’。

“赵平康是找我给他那女儿做冥婚,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啊,这事老王知道,我还特意问老王能不能找到呢。这两天我一直在这边,啥时候跟你一起去过洛县了?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老王,再不信,其他几个管理员也都可以给我做证。”

因为这边的吵闹,其他的管理员都过来了。

老李放下手里的锄头说道:“小风,你这是干啥呢?老郭这两天一直都在这处理新运输公司招标的事,你看那标书,还在桌上摆着呢!”

老赵这时也说道:“是啊,当时老郭还说,我们这些老头子都老了,以后这对外的事,都要你扛起来才行了。可没想到,叫你见那运输公司老板,怎么也找不到你。打你手机你也不接。”

老朱这时也说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你拿出你的手机看看不就行了?”

“手机!手机他妈的早进水了,怎么看?”

这帮老家伙道是找的好借口,手机毁了当然看不到有没有未接来电了。

老孙这时说道:“我说你笨,你还真笨,你去移动大厅里面打印一下来电的清单不就行了?”

我一听,立即来了精神。这老孙说的对,我去打印一份来电清单,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

“好,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我冲到宿舍楼下,骑起电瓶车,直奔山下的移动大厅。这几个老混蛋能串通一气来骗我,他们可骗不过移动大厅的数据。

可当我拿着买卡送的老爷机,以及老卡的通话单据出来时,我的心都是凉的。因为单据上面显示,郭柔的确从昨天到今天打了超过五十个电话过来。各种时间段的都有。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说谎。

“难道,我这两天真的撞见鬼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