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我叫陆风,曾经当过兵,因为过失杀人而被判了三年徒刑。

出狱后,我到处找工作。可是因为我是刑满释放人员,始终找不到什么正常的工作,最后只能到小青山公墓当一个守墓管理员。

守墓管理员的日常工作很简单,无非就是巡查和打扫一下墓园,一旦发现有蛇虫鼠蚁破坏了墓地要及时处理……

除此之外,平时基本上没什么活,就在传达室里待着。一个月两千块,撑不死、饿不着,跟流水线工厂里的普通工人都没法比。

当然,我还是很珍惜现在这份工作的。因为像我这种刑满释放的人,想找个包吃包住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当初负责招募我的老伯名叫郭柔,人如其名,长的有些阴柔,脸上总带着些古怪的表情,嘴里似乎也随时都在念叨着什么。可若是仔细去听,又会发现他其实什么都没说。我总觉得他有些阴森森的,好像是从地底的墓穴里爬出来的怪物。

这天晚上,我刚刚关好了墓园的铁门,准备烧水洗脚,本该下班的郭柔却突然推门进来,用十分诡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嘶哑地问道:“陆风,你真的杀过人?”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又问起这个问题,因为之前找工作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违反了军事条例、过失杀人的事都说了,并没有隐瞒。

所以,我郑重地点了点头。

“那你的胆子应该不会小!”郭柔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渗人。“有没有兴趣跟我去赚一笔大钱?一趟下来大概能顶你一两年的工资。”

“有兴趣。”我不禁有些心动。

现在的房价物价这么高,连墓园里的墓地价格都高的吓死人,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出去日常开销,我估计到死的时候都未必能买得起一块像样的墓地。

郭柔笑了,露出一口黄板牙,本来就小的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好像一条从洞里往外窥探的赤练蛇。

“我接了一笔生意,要找个胆大的小子帮忙,这一炮活最多也就七天,你最少能拿一万。如果金主觉得你做的好,三五万也有可能!”

“什么生意这么赚钱?”我皱着眉头问他,“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可不干。”

“放心,我要是干违法乱纪的勾当赚钱,早就富甲一方了,哪还用待在这公墓消磨时光?”郭柔呵呵一笑,“是平康集团赵老板的女儿最近去世了,赵老板不想女儿死后孤零零的,所以想在阳世给她许个人家……”

原来是冥婚。

我心中稍微放松了一些,这种活确实不可能经常有,基本上也只有有钱的大户人家才会干这事。其实无非就是活着的亲人对死人的另一种惦念——扎上男女纸人,在上面写上生辰八字,然后再请阴媒做一场“婚礼”……

不过,郭柔说的冥婚却不一样,是要用真人代替纸人跟死去的人办一场婚礼。整场婚礼会持续七天,还要陪吃陪睡,并且陪着的不是灵堂上的牌位而是真正的死人。

——所以这样的活一般胆子不够大的人是根本不敢接的,所以郭柔才来找我。

“啥时候开始?”

郭柔从抽屉里面拿出一个老旧的笔记本,沾着吐沫翻了翻:“得尽快,最好是马上去!因为赵老板的女儿赵玲珑已经在冰柜里冻了个把月了,因为一直都没人敢接这个活,你要是决定了跟我去接这个活,我给你这个数……”

郭柔比了两个手指,那代表我能拿到两万块。

“另外,死人身上的三金是两副,一副死者戴,一副要送给冥婚对象,至少也值两万块。”

我不禁心动,这么算起来干完这炮活我差不多能赚四万,相当于两年的工资了。

“好,我干了!不就是与死人一起睡坟坑吗?”

郭柔笑了笑,点头道:“那成,我现在就给人回话,今天晚上咱们就赶过去!”

“怎么这么急?”不知怎么的,我还是感觉他笑的有些诡异。

“不急能行吗?人都在冰棺里待两个月了,所谓入土为安,总摆在那儿,也不是个事呀……”

这道理我能理解,也就没多想。

因此,我便换上了一套他特别缝制的衣服,坐着郭柔的柯斯达,直奔蒲海郊外的西山而去。

西山不高,海拔也就两三百米的样子,本来算是穷乡僻壤,随着地产大开发,现在已经变成高档别墅区。

赵老板名叫赵平康,矮矮胖胖的,四十多岁,眼睛很小,但很有神。留着一个板寸头,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感觉。

他家的独栋别墅有四百多平米,价值上千万,大厅的摆设却不怎么像是要办丧事的,是正常的居家摆设,只是在大厅正中央摆着的一副水晶冰棺。

“你就是小陆吧?谢谢你能帮这个忙。老郭把事情都跟你说了吧?其实这也没啥,就是入个棺,埋个土,做个冥婚。只要做足了七天就成了,我这个当爹的就算是尽到心了。”

赵平康说话很直白,也很真诚,双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停地摇晃。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就是不知道他女儿赵玲珑长啥样?心里这么想着,我下意识地看了水晶棺一眼,水晶棺很高档,里面人的容貌看的清清楚楚,脸色惨白,有点像日本艺伎画的妆。

五官精致,就像是瓷娃娃一般……活着的时候一定是个美女。

她就那么静静地躺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与她在一起七天,不算什么辛苦活。

“可惜了……”我不禁有点替她惋惜。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玲珑那紧闭的眼睛一下子张开了。虽然是大白天,可我感觉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窖里一般,寒毛一下子立了起来。

就在这时,郭柔推了推我:“小风,你咋啦?好好的发什么呆?走吧,去试下三金……”

我一下子惊醒,再看冰棺里赵玲珑的尸体,她依然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虽然我很想问问郭柔有没有看到赵玲珑睁眼,可是想想还是算了。一个死后在冰棺里躺了两个月的人,怎么可能睁开眼睛?

多半是因为我第一次做这种事,压力太大,导致出现了幻觉。

我深吸一口气,跟着郭柔一起上了二楼,走进了赵平康的书房。

赵平康指了指书桌上摆放着一个古旧的紫檀盒子,示意我把盒子打开。

我也没想太多,打开紫檀盒子,看到了里面摆放整齐的六件做工精致,美轮美奂的黄金饰物——凤钗、项链、耳坠、手镯、戒指还有一个比手镯大一号的黄金圆环,也不知道是什么。

“那是脚环,回头你帮赵小姐戴上。对了,这件是你的,戴好了……”郭柔又拿了另一个木盒,里面放着一枚镶红宝石的黄金戒指,那宝石红的诡异,像是里面包裹着一团血一样。

“这是扳指,戴大拇指上的,等到了坟地,你再穿锁魂链……”

郭柔一脸的严肃,从身后的木盒里又拿出一条黄金打制的锁链。锁链上面秘秘麻麻地刻着无数我看不懂的字,像是道士们画的符,仔细看又不像。

链子有拇指粗,全长估计有三米多,光是这链子,估计就值几十上百万了。

“郭伯?这……这也是给我的?”

按照郭柔的话,冥婚上男女穿戴的金饰,都归冥婚之人所有。这即是给冥婚之人的好处,也代表着一种归属。

“你想的到美!”郭柔伸手打了我的脑袋一下,“这链子是护身的冥器,叫锁魂链。逝人归阴,你终是阳人,没有锁魂链,你就不怕三魂七魄被勾走?行了,别想那么多,到时候我让你做啥你就做啥好了!”

我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根本就不相信什么魂啊魄啊之类东西。不过,郭柔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阴沉沉的,眼神更是眯成一线,十分诡异。我也是杀过的人,可不知道为为什么,竟然因为郭柔的语气与眼神而产生了一丝恐惧。

所以,我没敢继续问下去。

……

赵平康准备把女儿安葬到农村老家的祖坟。

于是我只好跟着上了车,直奔赵平康位于洛县的老家。

是一辆密闭的运输车,郭伯与赵平康在前面负责开车,而我则独自一人守着我的冥妻赵玲珑。

——按照郭柔的话说,从我戴上那黄金扳指的一刻起,我就是赵玲珑的老公了。之后的七天,除了必要的法事之外,我都要陪着她,同吃同睡同说话……

路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郭柔给我准备的冥婚语录不小心丢在赵平康家里了!

冥婚语录实际上就是一个小笔记本,里面有每天要固定跟冥婚对象说的话。林林总总,一天起码要说上五百句话。

如果说不全,人家是可以不给钱的。虽然没人数我到底说了几句,但是郭柔说,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虽然死人不会挑理,但是也不能欺她!

俗话说欺人不欺鬼。

没有语录,我只好自己组织语言,随口编着一些似是而非的语录,对着冰棺低声说着,倒像是恋人之间的低语。

“我还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你算是我第一个女人。”

“虽然是冥婚,但这七天咱们好好处,你在天有灵,有什么想说的话托梦给我就行……”

伴随着‘哐铛’一声,车厢乱颤,我也一个倒仰,一屁股坐在车厢上,而在眼神轻瞄之际,我突然发现赵玲珑竟然笑了!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浑身上下的毛孔一下子紧缩了起来。                            

最关键的是,车厢里的光一下全都消失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