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1、狭路相逢

夜幕之下,柳依桐一身杏色布衣,披着月光,正快马加鞭,向城外奔去。

更深露重,夜里越来越冷,出了城,便进了城郊,这一片寸草不生,甚是荒凉,依桐抬手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脚下用力,胯下的马儿加快了速度,心想要赶快找个地方落脚才行。

结果,一人一马,奔波了一夜,太阳渐渐升起,才隐隐看见远处好似有间驿站,依桐心中一喜,向那驿站方向奔去。

来到近前,依桐翻身下马,才发现原来这里只是间废弃的驿站,这驿站年久失修,不知这样空置了多久,看样子也不像有人,依桐壮着胆子推开虚掩的大门,尘土瞬间飞扬而起,阻挡了视线,呛得人一时喘不过气来。

依桐抬手扑落了几下,小心翼翼,牵着马走进院子,依桐将马栓在院子里的一颗大树上,看看四周,空落落一片,果然没人,于是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清理出来,放下行李,然后四处巡视。

依桐来到后院,发现一口水井,心里一喜,太好了,竟然还有水,依桐急忙找到水桶,打上来一桶水,然后端起水桶,便喝了一大口,一桶本就赶了一夜的路,此刻一口清水下肚,只觉得清凉又提神,又想起自己的马,跑了一夜,想必也是累了,于是提起水桶便向院内走,准备给那马也饮上一些水。

依桐正向门外走着,突然听见大门外传来一阵马急促的蹄声,依桐急忙停下脚步,警觉的靠住通往后院的门廊,侧头观看前院的动静,心中却甚是忐忑,难道是大师兄追来了?

只见驿站大门再次被推开,两匹高头大马直奔进院内,走在前面的一匹马背上,坐着一个高大的男子,那男子发髻高耸,面目俊朗,一双眼睛甚是有神,只不过穿了身粗布衣裳,乍看去,与普通百姓无异,但只要仔细观瞧,便可看出身上的不凡的举止,定非寻常人家。

而另一匹马背上,则趴着一人,只见那人脸朝下,背朝上,也是一身布衣打扮,不过一时看不清样貌。

那男子勒住马,环视四周,恰看到依桐栓在院子里的马,那男子警觉的将手按住腰间佩剑左右环顾,依桐虽躲在远处,却仍能感觉到此人身上传来阵阵杀气。

“有人吗?”那男子高声道。

依桐本能地一缩,不敢出声。

“有人吗?”那男子再次问道,声音明显高了许多。

说话间,那男子已经骑着马,向院子深处走来,看他也看出,这间破旧驿站,本不应该有人,想必是院子里的马,引起了他的警觉。

那男子向着院内缓缓走来,马蹄声踏踏作响,依桐将手里的水桶握得更紧,只是那马好似嗅到了生人的气息一般,向着依桐躲藏的地方步步靠近。

“出来吧!”那男子喊道。

依桐看到地上不小心洒出水花,心中知道,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也罢,眼下这情况,总不可能一直躲着,于是长舒了口气。从门廊后走了出来。

那男子见到依桐却是一愣,实在没想到,在这北上的荒地,破旧驿站里,会出现一位女子。

依桐一身杏色布衣,简装打扮,身上没有过多装饰,手中提着个水桶。

“你是何人?到此地欲往何处?”那男子先开口问道。

那男子说着,已经下了马,怕是看出眼前这女子孤身一人,不会造成什么威胁,所以渐渐放松了警惕。

“我…”依桐哽咽,自然知道不能如实回答,只是临行时走的急促,连个伪装的身份都没想好,结果一时答不上来。

那男子看了看依桐,“不说也罢,不管你是谁,记住不要与别人提起你见过我们。”

依桐一个哽咽,下意识的向自己的马靠拢过去,因为那里有她的剑。

那男子瞪了一眼依桐,厉声道:“你若敢拔剑,我马上要了你的命!”

依桐听得此话,不禁手上一抖,她虽也学过一些武功,但都是父亲教的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偶尔也会与师兄弟比试切磋,可都是点到为止,加之师兄们都多是顾惜自己,哪里会下狠手,所以,自己学的这点功夫,从来都花架子。

再看眼前这男子,身材高大,一看便知是个练家子,别说与他拔剑相向,就是赤手空拳,他也能把自己捏死几遍了。

依桐自然不会螳臂当车,真的要与其拼命,她只是想将自己的东西拿在手里。

那男子瞪了眼柳依桐,自然看出这个小姑娘也构不成什么威胁,只不过还是小心行事为妙,接着转身走到另一匹马旁,将马背上的男子扛了下来,向驿站内走去,却恰捡了依桐刚刚收拾过的地方坐下。

依桐见那男子进屋,赶紧跑到自己的马旁,取了行李和剑,也跟了进来。

那男子将背上之人小心安顿,放平身子,突然闻得一个声音问道:“到了吗?”

“还没到,我们休息一会再走,如果不出意外,明日一早便可回到京城。”那男子回答,转头间,看到了眼依桐留在门外的水桶,起身向外走,经过依桐身旁突然道:“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依桐一愣,咬了咬嘴唇,站在原地。

那男子提了水桶回来,将水送到躺下的男子口边。

依桐这才看清,这倒下的男子一直紧闭双眼,尤其左部肩膀,连同手臂,已经僵硬的动不得。即便他一直闭着双眼,却仍可见眉宇间透着不凡的英气,只是,这样一副英俊的面容却透着几分冷漠,莫名的让人不愿接近。

“他…”

依桐刚要开口,那警觉男子又精神紧张起来,“你要做什么?”

依桐小心询问道:“他是怎么中的毒?”

“中毒?”那男子显然有些惊讶。

依桐道:“他眉间泛黑,嘴唇青紫,让我看看他的手,”依桐说着抓起那地上男子的手腕,“果然,再不医治,怕要毒气侵骨,到时只有砍断手臂了。”

警觉男听了依桐的话眉头一皱,将信将疑道:“此话当真?”

依桐点点头。

警觉男又上下打量了一番柳依桐,“你怎么知道?你是大夫?”

依桐又点点头。

那警觉男子瞬间面露喜色,一抱拳,“之前多有冒昧,在下南宇鸿,请姑娘为…”南宇鸿迟疑一下,想想继续道,“为我家主人医治。”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