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死亡穿越

华灯初上,整个城市一片繁华,灯红酒绿。

“小姐,你说的地址到了可以下车了。”出租车司机提醒着后车座的女人。

“好,谢谢。”关上了车门,独翰雪摸索着来到家门口,慵懒的打开房门。打开了灯光让独翰雪有了一种安全感。

独翰雪,一名优秀的警察,她的名字整个城市基本没有不知道的,前几天还被市长表扬,因为她的潜伏,一举拿下了整个贩卖毒品的团伙,而这个团伙的生意也同时被摧毁,全部落网可谓是很成功的一次了。

“别动,想不到吧。”这是…赵明,他不是被关进了监狱吗?这是怎么回事。

赵明犯罪团伙的头头,屈指可数的黑道老大。

“你是赵明,你现在不是应该在监狱吗?”独翰雪怎么也没想到他能出来,而且现在正拿着手枪顶着自己的脑袋。

“哈哈哈,对我还挺熟悉啊,要不是你我会有如此下场吗。”赵明越说越气,甩手一巴掌落在独翰雪的脸上,很快白皙的脸上出现了五根手指印。而独翰雪这时只能忍耐,等待时机。

很快赵明把独翰雪的手捆绑起来,为了防止独翰雪逃脱又缠了好几圈的胶带。

“跟我走,快点。”赵明抓着独翰雪装进一辆面包车的后备箱,关上后备箱的门,一路开到海边。

“本来想想你这么美丽的警察应该多享受一下再弄死你,可是我没有时间了,所以我不会怜香惜玉,哈哈哈…”这时独翰雪已被赵明从后备箱拖到了海边,“别怪我,是你先害我的。”说完慢慢地拉着独翰雪朝海里走去,独翰雪想要挣扎可是根本使不出来力气,一阵阵潮水覆盖脸上。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啊,我努力了这么久,我这些年吃的苦都还没有换来自己想要的,现在自己想要的快要得到了,不能就这样...不能...独翰雪慢慢的失去了意识

“唔唔唔...”渐渐的这个声音消失了,一阵呼吸困难的交迫感传来,许清娴拼命地想要睁开眼,终于醒过来了。

许清娴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她挣扎着起身,望着周遭陌生的环境,脑中一片混沌。

她只记得自己是被犯人扔进了海里…

忽然,她耳畔微微一动,马蹄声自远处传来,警察的直觉让她本能的选择装死选择静观其变。那马蹄声渐渐逼近,微风轻拂,带来一阵似有若无的松香气息,她的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了?

马蹄声最终在她身边停下,那人翻身下马,衣袂轻轻拂过她的鼻翼,松香是来自这人的身上的,幽幽的,并不浓烈。

那人把她扶起来揽在怀里,而后给她搭了脉,半晌之后,只听那人磁性低沉的声音沉声开口:“阿娴,别装了。”

阿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唤自己为阿娴呢?

许清娴幽幽睁开眼,看到面前的人时,她有一瞬间的愣神,这人三千青丝被银冠束起,一身水蓝长袍,剑眉星眸,脸庞棱角分明,一看便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尤其是那一双眸子,深邃无比,让人看不清他眸底的情绪。

不过……这一身古装扮相,她是进了片场了吗?!难道自己被片场人救了?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我在哪儿?是你救了我吗?”许清娴开口问道。

傅修远明明就看到她眸子里一闪而逝的精明,但她看他陌生的眼神实在是骗不了人,他眸子一暗伸手再替她把了把脉,许久之后,他叹了一口气:“阿娴,你终究还是那样做了……”

自己怎么做了,不就是下水救了人反到坑了自己吗?不过为什么叫自己阿娴呢,可能是认错人了吧。

许清娴眸子怪异:“这是哪儿?你又是谁?是不是你救的我,不过你可能认错人了我不叫阿娴。”

“我是傅修远,”他终于回答了她的问题,“先带你回去,其余的事情我慢慢跟你说,还有我不可能认错人,你就是阿娴。”

回去?去哪儿?去医院吗?我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结果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一把被傅修远打横抱起,脚上一点地,两人顷刻间便上了马。

卧槽,这是古代的轻功吗?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低头一看,自己一席红衣,加上沉重的头饰这是……

正当许清娴风中凌乱的时候,傅修远已经一打马,飞驰而去。

去医院还骑马,好高调啊,算了跟他去吧,反正现在自己也没力气自己去医院疗伤,况且……

许清娴想起身上斑驳交错的鞭痕,眸子一深昏睡了过去,可是脑子却十分清醒。

她想得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她身上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如果让她知道是谁,一定让伤她的人后悔今日。

傅修远揽着怀里的温香软玉,望着她此刻清冷的面庞,一双眸子深深。

不知走了多远,他们来到了一处城门,其上“京城”二字映入眼帘。

见有人来,城墙上的士兵喊道:“来者何人!”

只见傅修远扬起手,手中一块烫金的牌子在这黑夜中熠熠生辉,只因其上嵌了一颗夜明珠。

城墙上的人见到这块牌子,立刻高声呼唤:“湛王爷回来了!开城门!”

硕大的城门立刻吱吱呀呀的被打开,在这夜中颇有一种气势磅礴的意味。

古装,轻功,骑马,王爷?

她丫的不会穿越了吧?

“这是……什么朝什么代?”许清娴轻生的开口,打算证实一下自己是否真的穿越了。

只听傅修远沉声开口:“这是东语国,盛光五年。”

还是个没有记录的王朝?!这下头大了,自己救人把自己坑穿越了,不会和电视里一样自己是什么公主的吧……

若是个有记录的,她还能游刃有余的耍一耍,如今却前路茫茫,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闻着身后淡淡的松香气息,竟然有令她安神的感觉,她是个警察,整天混在男人堆里,本就不甚在意那些个男女之别,如今她困意来袭,于是开口懒懒道:“傅修远,我先窝在你的怀里睡一觉,到了地方记得叫醒我。”

傅修远闻言,呼吸一窒,而后他轻轻“嗯”了一声。

悠长空荡的街巷,除了踢踏的马蹄声,还有渐渐沉稳的呼吸声传入他的耳畔,当下他拥她拥得更紧了些。

许是原身经历了太多太累的缘故,地方到了许清娴都没有转醒的意思。

傅修远叹了一口气,而后抱起她,一扬身,便悠悠下了马,怀中的人都没惊动半分。

有小厮上前把马牵走。

王府里的管家见自家王爷回来了,连忙上前问道:“王爷,许小姐怎么样?”

只见傅修远一边快步往府里走,一边吩咐道:“闫叔,快去找余一良来,她不太好。”

闫叔连忙应了一声,而后派人快马加鞭的赶去余府请人去了。

这边傅修远抱着许清娴来到了他的院子,进了主屋,把她轻柔的放到了床上,替她盖了锦帛。

片刻之后,一道墨绿色的身影闪身进来,不由分说就给许清娴搭上了脉。

许久,那人他幽幽叹了一口气,而后道:“清娴受的只是皮肉伤,并无大碍,但她自己却拼了半条命做了那件事,让她所有的内力和记忆都被封住,才导致其失忆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一良,”傅修远定定的望着余一良,眸子里血丝显现,“你说我该怎么办?”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