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7月7日,这一天对沐辰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除了在16岁那年第一次被人送了好人卡,然后就慢慢堆满了一箱子。

还是蹲在家里避免伤害吧。我不,凭什么!我偏要做应节的事情:去卜一卦姻缘。

这种事情一般是去某庙宇古刹什么的,但那些地方人满为患。沐辰只好去了天桥底,还找了一个瞎子。

瞎子掐指一算,神叨叨地念着:“你命如顽石,太硬。需要一个人像细沙一样慢慢磨去棱角。”

“您直说上哪儿得了。”

“需往北。”

“北,北在哪?”沐辰四下张望,一回头就看见了她,美女啊!那样貌身材,符合了沐辰所有的想象。

瞎子这才慢悠悠地说道:“北,就在你身后啊!”

“好评!您真是瞎子么?”沐辰拿手在他眼前晃,眼皮也不眨一下。

“少废话,拿钱!”

“可否再赐一搭讪良方呢?”

“哼哼!”瞎子从背后的布包里拿出一支玫瑰,“俗,但好用。一支50,不二价!”

“您可真会做生意……”

“少废话,拿钱!”

付了钱拿了玫瑰,沐辰还是不敢上去。他想回头问问有没有卖胆量的,瞎子却急急收拾东西走了。

沐辰只好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这女孩,近看已把他心儿勾去。

女孩也是在等人,她看这边了,她冲沐辰笑了,还招手呢!玫瑰捧在手里,心花亦随之怒放。沐辰朝女孩走过去,看着她玲珑的锁骨,肩带上的蕾丝。然后目光猛然越过两座耸立的山峰,沐辰就傻呵呵地笑了。

突然,一个男的从背后窜上来,撞开沐辰。上前一把揽住美女的腰,十分亲密地走掉了。

呃……沐辰这才看见,那里还蹲着一个女孩呢。她穿着不合时宜的长裙,明显是某次旅游中冲动脑热的产物。严丝合缝,透不出任何内容。

她手里也有一支玫瑰,抬头看见呆立的沐辰,立刻气势汹汹地朝他这杀过来。

大明光头,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巨大的黑框眼镜,几乎把整张脸遮去大半。

她两眼一瞪,小腰一拧,沐辰几乎要脱口而出“老师好!”了。

“拿出来!”女孩恶狠狠地吼道。

沐辰哆哆嗦嗦地掏出钱包。

“不是这个,你藏在背后的!”

沐辰拿出玫瑰,女孩一把夺过来,和自己的那支一起甩在地上,用脚拼命跺得稀碎。“混蛋!骗子!”

哦,明白了!瞎子这技耍得漂亮啊,长此可以发家。可是女孩明明等来了一个适龄青年,为何如此气急败坏?

沐辰仔细一想,十分挫败。

“你碾碎了一个少年的心呢……”沐辰看着地上的玫瑰,一阵心疼,50块呐!

“我的也在里面,你不亏!”女孩扭头走了,那条大马尾不断扑打着小蛮腰。

沐辰只喜欢在夏天傍晚出门,因为可以看到许多穿着清凉的妹子。这天他嘬着冰棍路过一条背街小巷,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她,她望着墙壁干什么呢?

沐辰顺着看过去,吓得冰棍都掉地上了。那墙壁上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就像一只受了辐射的大壁虎。

那黑家伙居然还开口说话了:“晓月小姐,乖乖跟我回去,主人会许你一世的权势与富贵。”

“呸!谁要嫁给那个半人身的怪物。他腿毛有一尺多长呢,走起路来跟跳草裙舞是的!”女孩是满满的嫌弃。

沐辰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下意识瞥了眼自己的双腿。还好还好,总算是比下有余了。

黑家伙听到声响,呼呼冲沐辰这杀过来。真是壁虎啊,它在墙壁上爬行呢!

女孩赶在前面,一把将沐辰推进垃圾箱里。自己稍不慎,被怪物飞射出的长舌头团团捆住。舌头往回卷,将女孩慢慢拉近。

什么东西,这么长舌头?新物种么,报给有关部门会不会有奖金呢?奖金该拿来买些什么……

沐辰正在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不对不对,这种时候应该逃命才是!

沐辰刚想着开溜,就听见女孩幽幽地说:“劳驾,我腰间有符。我教你念咒,打他三焦枢。他看起来唬人,其实一击即溃。

“你刚就了我,我这也算是报答了。”沐辰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是腰上,别乱摸啊你!”

“对不起对不起,忙中有错。”

沐辰的身体突然一阵窜麻,原来那怪物顺着舌头放出一道电流。沐辰下意识将女孩护住,其实稍微懂物理的都知道,人体是导体,这样根本没什么卵用。但至少表明一种态度,咱除了模样不济,怜香惜玉各种好男人形象一样可都不缺。

“呃哇哇哇哇……”沐辰被电得浑身发抖。可早过了一个成年男子当场盖白布的时间,沐辰却什么事也没有,只是有一点麻。

那电流缠绕在沐辰周身,噼里啪啦的,沐辰感觉自己就像变身二段的超级赛亚人。

“居然是九世纯阳之躯!”那怪物惊呼。

九世纯阳?别以为我不懂,唐僧就是。可是人唐长老一路上没缺过美女惦记,我这算什么?九辈子处男就换来一个触电不死!老天爷呀,您还真是慷慨豪义啊!沐辰的内心在咆哮。

“把雷电推出去,结果了他!”女孩大喊道。

得令嘞!索性有样学到底,沐辰学着卡卡罗特的样子,电流果然都聚在手心,形成一个球。大喊一声“卡美哈梅哈”,推射出去。一发就把它雷焦,飘下来一张纸片。

“是式神……”女孩瘫倒在沐辰怀里。她脸上泛着红晕,表情微醺,用软绵绵的语调说:“我的七成灵力,已经在你体内了。”

怎么,这是很羞耻的事情吗?

沐辰带她回家,一路上都在想: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呢?灵力?大概是内功之类的东西吧。关于传功的基本流程,星爷的《鹿鼎记》中早有记载:小宝和神龙教女在一颗丝质的大球里,上下翻飞,大汗淋漓,激战到天明方才休。

这才是正确的方式嘛,我这算什么,过程也太潦草了!

到了家,女孩醒过来。她一睁眼就攥住沐辰的衣袖,左右扭摆:“你有了我的七成灵力,你得对人家负责!”

“可我什么都没落着啊,负的哪门子的责!”

“混蛋你!知道吗,灵力是修行所有法术的根基啊!”

“法术?”这倒引起了沐辰的兴趣。“透视、穿墙、隐身?如果能意念移物,把电脑屏幕里的东西给拉出来,那可就是没都不缺了!”沐辰搓着手,贱兮兮地说。

“隐身是最高等的法术,没几个人会,你学不来。其他的没听说过,穿墙,有个铁头术你学么?”

“撞墙啊!”

“撞破了不就穿过去了么。”

算了,沐辰看出来了,这姑娘也是个半桶水。他起身上厕所去。

在厕所门口,突然冒出一只青面獠牙的大鬼,把沐辰吓得摔了个腚墩儿。

“怎么样?式神,想学吗?”女孩颇为得意。

“呃,我……我先换条裤子。”

这女孩叫凌晓月,是来自秩序界的巫女。秩序界,其实与沐辰住的世界仅仅隔海相望,但没有门路的人是怎么找也找不到的。

至于为什么来这里,凌晓月不愿意细说。

于是两个人就正襟危坐,开始了法术的探讨。

“式神,分为心式神和里式神。心式神是最基本的,类似于障眼法,只能执行一些简单的命令式行动,没有战斗力。至于里式神,那可就厉害了!各种人神妖魔,古代战将。只要结下契约,就任你驱纵。”凌晓月说的时候眉飞色舞,异常兴奋。

“那赶紧的吧,我要学厉害的!”沐辰的兴致也被勾起来了。

“里式神我不会。”凌晓月说得很坦然。如果再配上一副挖着鼻孔,“我就是不会,咋地”的欠揍表情,简直绝了。

得了,只好学心式神了,聊胜于无吧。

凌晓月拿出一沓纸符,裁成人形。“集中精神,将灵力注入纸符,心里想着一个样子,就能具象出来。”

沐辰试了试,呃,有了有了哎!那白皙的皮肤,傲人双峰……一点一点地分明起来。可是突然“嘭”的一声,纸符烧起来,影像也就随之消失了。

“你,你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呀!”凌晓月羞红了脸,一记粉掌拍在沐辰脑门儿上,“重来,要穿着衣服的!”

唉,还以为一只以来的梦想要实现了呢。沐辰兴味索然,胡乱比划了一下,这次具象出来的是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男子。

“这是谁呀?”凌晓月问。

“我呀,看不出来吗?”

“这么高,这么帅,是你?”

“这就是我们心目中想象的自己啊。呃,对了!”沐辰灵机一动,“这个好,可以帮人排队代买车票,肯定好赚!”

“你怎么光想着赚钱啊,学法术的目的是造福于人。”凌晓月一脸正气。像她这类人,要么是没见过钱,要么就是没缺过钱。

“我还想谁造福造福我呢。”沐辰懒得跟她理论,转身接了一个电话,瞬间脸色大变。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