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毁灭降临

黑秃秃的洞穴之外,满身是伤的男子举起酒葫芦,将内里最后一滴酒倒进了嘴里。享受着酒水中夹杂着的一丝甘甜,男子的脸上却慢慢泛起了苦涩的笑容。

那洞穴里到底藏着什么?

男子站了起来,回首望向身后的洞穴,慢慢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他叫凌霄,一名靠着手中刀刃,拿人钱财、为之卖命的刀客。

行走江湖,想要讨口饭吃不容易,如非违背原则,只要报酬丰厚,凌霄愿意冒上任何风险,但如果能未卜先知的话,他绝不会在几日前接下这活儿。

因为,就在那黑暗的洞穴中,充满了许多恐怖、诡异、常理所不可解释的东西。而最后,同行的伙伴也全数葬身在了洞穴之中,只有他凌霄一人侥幸逃脱……

“必须赶紧找个有人烟的地方!”

凌霄呢喃着,强撑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知道,这荒山野岭,廖无人烟的,绝对不宜久留,若贪图一时之闲而逗留于此,莫说是身上的伤势都不到救治,光是饥饿和口渴,便能将他给逼死在此。

但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有心而无力的。

就像现在,凌霄意识到了危机所在,知道得马上找到有人家户的地方求助,但这穷山恶水的,方圆数十里都少有人出没,而他体力已经严重不足,就算能凭着意志力坚持一时,却撑不了一世。

待到走都走不动,站都站不稳时,谁能来救?

此时,凌霄心中已经有些绝望。

很快,一刻钟过去。

从一开始哪处洞穴,凌霄已经走出去了不少的距离,但这一路上,除了丛生的杂草和枯萎的树木,他之所见,可谓是空空荡荡。

到这个时候,凌霄已经快走不动了,事实上,他也不想再坚持走下去了。

人在看不到希望时,心中剩下的,只会是绝望。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凌霄心念着,已经没了力气说话的他,脚下一软,旋即倒在了地上。

脸庞贴着地面,感受到阵阵的凉意,凌霄只感觉眼前越来越模糊,这一刻,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幕又一幕的场景。

儿时衣不蔽体,乞讨为生的日子……

苟延残喘到少年时期,被行走江湖的侠士收为徒弟……

最后,学成出师,执刀行走江湖,直至今日。

回想这一生,凌霄发现,原来除了数年前因病而逝的师傅之外,这世上并没有什么可让他留恋的。

罢了……这样也好!或许闭上双眼后,下一刻便能去到另一个世界,再次见到师傅他老人家吧?

慢慢的,凌霄不在绝望,他已是无悲无喜,只想安静等待死亡的来临。

在意识还剩最后一丝清醒的时候,他依稀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倒在了身边,似乎,是一个人……而且……而且还在对他讲话?

……………………

“阿雪,收起你的仁慈吧!你得明白,我们不是见死不救,我们只是为自己考虑得更多而已!要知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若继续带着这个男人,只会消耗我们的体力和食物!”

“可是……”

“好了,阿雪!你就听大兄的话吧!这个男人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我们犯不着带上他这个累赘。现在,整个世界都变了,我们必须学会适应,学会改变,学会……取舍!”

“姐姐,怎么连你也这样?我们真的要丢下他吗?这样做,无异于杀死他啊!”

……………………

谁?谁在说话?

凌霄的手指动了动,意识逐渐清醒过来,虽然双眼依旧紧闭着,呈昏睡之姿,但他却听清了刚才每一个人的每一句话。

一道男声,两道女声,其中一位女子似乎和另外两人有争执,而争执的对象,似乎是一个被他们看做累赘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指自己吗?

“唔……”凌霄有意识的发出了声。

旋即,刚才的女声再次响起——

“咦?他……他刚才是不是出声了?姐姐!大兄!这个男人刚才出声了诶!他,他是不是要醒了?”

“他刚才动了?让我来看看。”

下一刻,凌霄感觉到有人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庞,虽然气力不大,但却促使他的意识愈发的清醒起来。

“唔……你们是谁?”

凌霄醒来,慢慢睁开了双眼,只感觉头部阵阵胀痛。

“还真是醒了。”在凌霄眼前的是一名黑脸大汉,见凌霄终于醒来,他伸手向旁边一位女子讨了水来,再递给凌霄,同时说道:“东边有个燕庄你知道吗?我们就是来自于哪里,在逃难的路上,我们发现并救下了你。”

“谢谢。”

凌霄点头道谢,从黑脸大汉手中接过水来,抿了一口后又道:“三位刚才说……逃难?敢问,难是何难?”

凌霄此言一出,旋即,氛围骤变。

黑脸大汉身后,站着两位相貌接近的女子,应是姐妹。在听到凌霄的询问后,两姐妹脸上立刻升起了恐惧之色。

就连那黑脸大汉,也是不住的摇头叹息。

他们越是这样,凌霄就越是感到好奇,同时,心中也隐隐感到不妙。

“这位兄弟,敢问……你信鬼神之说吗?”黑脸大汉突然问道凌霄。

“鬼神?”凌霄蹙起眉头,呢喃了一声。

在此之前,他一直认为,鬼神乃是弱者逃避现实而捏造出来的虚假言论,但是,自从昏迷前在那洞穴中,见识到各种匪夷所思的存在后,这些曾在他心中根深蒂固的想法便已经崩塌。

“我不知道天上是否有神明,但我知道,这片神州土地上,有着一些匪夷所思、恐怖至极的存在……”

回忆起昏迷前在洞穴中所见的一切,言语间,凌霄眼中闪过忌惮之色。

黑脸大汉一直在对凌霄察言观色,见凌霄有此言论,他推测,凌霄昏迷前定是有十分悲惨且恐怖的遭遇,而这一点,他和凌霄恰好相似。

黑脸大汉心中悲意丛生,道:“这位兄弟,不瞒你说,就在不久前,我们燕庄,还有周围一些有人烟的地方,全都被摧毁了!活尸!数之不尽的活尸,突然涌进我们村子!大娘、三叔、二娃……我们全部的亲人,几乎都死在了活尸手里……”

“活……活尸?”

听黑脸大汉所言,凌霄瞳孔一缩,立刻联想到了自己昏迷前在洞穴里所见的一切!在那洞穴中,正好也有着数不尽数的活尸!

难不成,哪些活尸从洞穴里跑了出来为祸人间?

在凌霄感到惊惧的同时,黑脸大汉身后,那对姐妹中看上去稍显娇小像是妹妹的女子站了出来,掩面泣声道:“呜呜……还不止是活尸,还有怪物!大兄他们常年狩猎,一身武艺不俗,活尸虽然恐怖,但大兄他们还是杀了不少,带着我们村里剩下的十多人逃出去,但后来路上又出现了一头长着六只手臂的恐怖怪物,那怪物残忍无比,几乎杀光了我们所有人,最后只有大兄带着我们三人侥幸逃脱……”

说完,女子哭势变大,泪水止不住的溢出眼眶。

见这女子哭得如此伤心,凌霄能想象得出他们是遭遇了多么大的痛苦,但他留意到,女子最后说的是“大兄带上我们三人”。

除了这对姐妹外,黑脸大汉还救有一人吗?

凌霄举目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身侧一丈开外的大树下,躺坐着一名少年。

此子生得眉清目秀,但此时却是面色苍白、病态尽显,虽然他微微睁开了眼睛,胸口亦有起伏,看上去处于清醒的状态,但像他这样的人,凌霄却是见过不少。

那些身受重伤的将死之人,往往便是此般神态……

顺着凌霄的目光,黑脸大汉看向那少年,悲声道:“这是我族弟阿虎,他从小就跟着我和其他几位族兄弟上山打猎,生得身强体壮,但他只不过是被活尸在手臂上挠了一道非常浅的口子,现在便成了这般模样,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救他……”

“只是手臂上被挠了一下就变成这样?”

凌霄惊呼道:“难道那些活尸的指甲上还附带着剧毒?”

“应该是这样的。”黑脸大汉低声道。

双方语毕,氛围进入到了沉默之中。

凌霄看了看那被黑脸大汉称作阿虎的少年,其胸口已慢慢不见起伏,黑脸大汉和那对姐妹围了过去,泣不成声。

对于一位亲人即将的逝世,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坐以待毙。

片刻后,那少年没了气息,就此离世。

“阿虎!阿虎!你醒醒啊!醒醒啊!”

黑脸大汉的呼喊声,还有那对姐妹的哭泣声,一一传入凌霄耳中。他知道,眼睁睁看着亲人离世,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但却又无能为力,他所能做的,只是抱着沉重的心情,走过去,对黑脸大汉和那对姐妹,道一声节哀顺变。

可正当凌霄走过去,准备安慰安慰这兄妹三人时,却看见那叫做阿虎的少年似是起死回生,竟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时,凌霄定睛一看,发现少年阿虎的那双眸子布满了血丝,眼神无比空洞,明明是睁着眼睛,但却又毫无神采,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凌霄忽然想起了昏迷前在洞穴中所见到的哪些活尸!此刻,这少年的眼神,与哪些活尸,何其的相似啊?

看着哪双诡异的眼睛,一股没来由的寒气爬上凌霄背脊,让他直感到头皮发麻。

凌霄感到强烈的不安,正要上前提醒黑脸大汉,那刚睁开眼睛的少年阿虎却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突然挺起了身子,饿虎扑食般将黑脸大汉按倒在了地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黑脸大汉口中传出。

只见鲜红的血液不断从黑脸大汉脖颈间涌出,他满脸痛苦、面容扭曲,挣扎着想要将一口咬在他咽喉上的阿虎推开。

眼看着剧变突生,凌霄来不及多想,一脚便朝着那变得与活尸一般无二的阿虎踢了过去,而他这一脚,直接将阿虎的脖子给踢断,使其头颅耸拉着挂在了后肩上。

凌霄这一脚下来,让阿虎的头颅紧贴着后背,呈现出了一个诡异的角度。与黑脸大汉同行的那对姐妹被这一幕吓得连连退步,最后一个趔趄双双摔倒在了硬邦邦的泥地上。

此时,这俩姐妹已是六神无主,只能相互间紧紧拥抱着,想从对方的身体上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安全感。而后,她们充满惊恐的望向了眼前这一切的制造者——凌霄。

被姐妹俩那惊惧的眼神盯着,再看看一旁土地上,黑脸大汉和少年阿虎的尸体,面对顷刻间接连失去两位亲人的她们,凌霄突然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思忖片刻、努力组织好语言后,凌霄尝试解释:“你们不是说了吗,突然有数不胜数的活尸袭击你们村子?那……哪些活尸是从哪来的?无中生有?不……不是的!刚才那一幕你们没看见吗?活尸就像是……就像是瘟疫一样!是具有传播性的!不是说你们这位族弟被活尸伤到过吗?他肯定是被传染了!刚才他的表现与活尸有什么区别?抱……抱歉!我刚才必须那么做……不然的话……”

“好了!你不用多做解释了!”

凌霄还想再说下去,但那对姐妹中的姐姐却站了出来,攥着拳头,强作镇定的说道:“你的解释,确实不无道理,但我认为我们最好就此别过,分道扬……”

“噗!”血肉被洞穿的声音,突然响起!

姐姐的话还没说完,表情却已经定格——一根尖刺洞穿了她的脑袋!

全程看着这一幕的凌霄,此刻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大,感到无比的震惊。

下一刻,那尖刺像是活物一般,从女子头颅中撤出。

凌霄扭头望过去,发现那尖刺竟是只尾巴!

此时,就在凌霄他们身侧一丈开外,一只面生七目、身有六臂的怪物,正留着恶心的唾液,望着他们不断的喘着粗气!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