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龙与少女(1)

少女扶着岩壁小心地在黑暗中行进,脚板上被磨破的水泡让她每踏出一步都需要鼓起一次勇气,每一次疼痛都撕扯她的神经,她鼓起的勇气便立刻消退。她的内心像浪潮,反反复复地在冲上海滩与回到大海之间踱步。

少女在山林中迷了路,在山间徘徊到了许久,眼看太阳开始西斜时乌云压到了山群上方,云层好似要直接坠落般迅速压低,一声雷鸣后大雨便将她全身浇得湿透,她想起图书馆里的一本书籍,上边记载了东土某个民族的一个节日,在节日当天,人们将水泼到其他人身上,被泼的人会被水洗去未来一年的不顺,如果水浸泡过花瓣,由同辈泼则代表祝福,由长辈泼便代表赐福。

少女可不认为这场雨能够为她洗去未来一年的不顺,正是因为这场雨使得她在开春不久的寒凉山区里开始打颤,将她逼迫到了这座山洞里,更过分的是乌云让四周陷入如同午夜般的昏暗,电光与雷鸣一次次将她的小心脏吓得不敢有动作。

雨水顺着风的扑向洞口。

少女不得不往山洞的深处移动,被水浸泡后的脚丫子无时无刻都在传来涩辣的疼痛,她想她会死在这里,被前来躲雨的野兽欣喜若狂地撕扯碎片,抑或是给没捕到猎物只能无奈回窝的野兽一个巨大的惊喜。

少女希望山洞不是一个贼窝,否则就算她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也会被一群浑身汗臭的大汉给糟蹋到死,那或许反而是最糟糕的情况中最好的结局,若是沦为性奴,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中最糟糕的结局。

山洞的入口很大,内部也意外的深与空旷,洞外又是密林,实在很合适成为山贼强盗的藏身之地。

让少女不愿意继续往里走的原因在于岩壁相对平整,这表明山洞的形成并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人为开凿。

适应黑暗后她也只是尽可能往后退,避免雨水的洗礼,减少风继续从体表夺走温度。

此刻她的处境十分尴尬,没有食物和淡水,也没有引火工具,更没有树枝和硝石让她尝试一下从书上学来的取火技巧,她一无所有。

孤独越来越厚重,不断地侵蚀着无助的少女,恐惧随着孤独的脚步到来。

她想,或许没有人会来救她。

她想,还是贫民窟更合适她。

她想,谁都好,跟她说上一句话就行。

涌入洞里的风更大了,少女只能撑起酸痛发软的双腿起身,摸索着往更深处前进。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目前为止她都没有从山洞里感受到有人生活过的气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进入得太深,如果有人来救她的话她还能听到洞外的声音,虽然只是仅存的侥幸心在作祟,她还是计算着合适的深度,既能听到声音又不至于太快被冷死。

少女的手扑了个空,身体失去了平衡,但她在摔倒时却感觉不那么疼。她并非直接砸到坚硬的岩地上,而是在摔倒的半途中被一处光滑的平台截住,可手掌和胳膊还是磕破了。

少女爬上平台,她脱光身上的湿透的衣物将它们放在身边摆开,仅留了裹胸和内裤垫在臀下,纯棉的质地能有效保护她臀部的皮肤与肌肉,且不会让她感觉太过难受,她缩起双腿,轻轻吹着肿痛的小手,嘟着小嘴在内心抱怨这一天所遭遇的一切。

“亲爱的姑娘,我日思夜想的姑娘,你将嫁到远方,我该如何挽留你……”

风好像变小了,但粗哑低沉的声音涌入洞内,少女感觉头皮发麻,这不是人类的声音,发声的东西体型应该很大,而且这首民谣十分简单,即便是不精通歌唱的人跑调也不至于那么惊悚,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头水牛在哼歌,只不过现在在哼歌应该是一只智慧不是很高但具有较高学习能力的生物。

也不知道这首民谣是不是那生物在埋伏进山的人时学会的。

沉重的脚步声在渐渐靠近,歌声也一样。

少女强行让几乎停止思考的大脑思考起来。

这该怎么办?卖个萌装可爱?对方会吃这一套吗?

它吃饱了没?现在礼貌的鞠个躬,然后故作镇定离开是不是就不会被吃掉?

少女想了很多,想到那个弄丢自己的骑士能够良心发现,冲入洞中和怪物一决雌雄。

少女又想,那个跟着自己把山间学院搅得鸡犬升天的义兄能够将自己带离这个危险的山洞,然后一同回到山间学院继续瞎折腾,折腾自大傲慢的退役军官是最有趣的事情了,每次军官都会在传授战术时被气得面红耳赤。

她又想,自个的亲生爹妈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这么没良心呢?

少女的思绪回到眼前,她得到了结论,无处可逃。那生物巨大,即便再笨重也比自己要灵敏,当那生物靠近后迅速逃离基本没有生还可能,如果那生物具有微光视力或灵敏的嗅觉,那即使是屏住呼吸也必然会被发现,无论做什么都会是一样的结果。

“亲爱的姑娘,我深深爱着的姑娘……”

“我深深爱着的姑娘……”

“我……”

那生物反复停顿了几次。少女心说,后边的歌词是“你为何不留下,留在我的身边”。

“妈的,怎么老想不起来后边的词,到底是哪个混蛋编的词,这么难记。”声音充满了无奈与郁闷。

少女把头埋进了膝盖里,声音已经在自己的身旁,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死亡也是迟早的事。

“小姑娘,雨停了就离开。”声音来自少女的上方,十分平淡的语气,“作为不吃你的条件是别对任何人提起我。”

“……”

“如果你能答应我的话,我可以给你些食物和温水。”

“……”

“……”

良久的沉默后,少女抬起头看向阴影中的巨大身影,盯着两个灯笼一样亮的冰蓝色眸子,怯生生地问,“真的?真的不吃我?还给我东西吃?”

那生物打了个激灵,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好歹尖叫两声啊,我以为我把你吓死了,真是吓死我了,现在的小鬼到底怎么回事,大喊大叫都不会了吗?”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