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深秋;

寒风灌满了整个王朝,天空灰蒙蒙的,下着绵绵细雨,使这天气显得越发冷冽。

原本应该是足不出户的时节,但此刻在奢华的太子府一侧地偏僻院落内,却是显得格外热闹嘈杂。

四周围满了人群。

“这姝妃也不知是怎么了,身子骨儿怎就突然不行了。”

“依我看,可能是坏事做的太多,如今怕是报应来了。”

“就是,她不过一个侧妃而已,平日里却是跋扈的不行,这下倒好终于遭报应了,果然是恶人自有天收。”

……

女人的声音又尖又细直接往脑子里戳。

林如月皱眉想要呵斥外头的人说话小声一些,却只感觉自己浑身无力,连话头都未曾说出来。

难不成自己是发烧烧糊涂了,产生幻觉?

睁开眼睛,发现面前旧木朱幔,床上还挂着麝香,直钻她鼻尖里去。

她没有忍住,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轻轻的声音让一群女人立刻禁声,又慌张的跑出去叫来太子。

林如月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

睁大着眼睛望着面前的景物,一时间久久不得回神。

这里……是哪里?

女人们匆忙的出去又匆匆的回来,带回来一个男人。

清容俊雅,好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明胤上前,伸手探了探额头,随后开口,“可好些?”

她缩在被窝里,轻轻一摇头,甚至是不敢多说上一句话。

再望着明胤的面容,她只觉得自己脑子一阵钝痛,仿佛数万根一起扎进脑子一般,无数的记忆涌入进来,她再看着明胤,贝齿死死咬住下唇,这才想起来面前的这个男人叫做明胤,是圣安国里的太子。

她……穿越了。

想到这里,她只觉得自己真是苦。

而明胤望见了她的面色不一般,直接起身冲着跟着来的太子妃开口,“可曾请过太医过来?”

暮惜月低着头,却将目光放在了林如月的身上,阴狠歹毒的样子让林如月身子一抖。

就听见那个女人开口,“臣妾已经吩咐了太医过来,应是快了。”

这个太子妃平日里端的是贤良淑德,可是在做事方面上却一直都让人抓不到把柄,却又知道是对方做的。行事毒辣,尤其是在针对林如月。

明胤沉吟一会儿随后开口,“不必了。江平,去宫里唤太医院中御医来。”

暮惜月瞪大眼睛,却也就乖巧的应下。

所有的女人都坐在房间里头,等着太医过来,而林如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既来之则安之。

如今她没的反抗,更何况重病在身,她越发的困倦。

明胤伸出薄凉的手握住了她,开口道,“别睡,等的太医来了,看过再说。”

原本生硬的嗓音被他逼出了柔和感,虽然眼睛里没有半点深情感。

她的小命还靠太子维持,现在轻轻一点头。

转身就看见了暮惜月坐在一旁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一开始或许会被唬住,看久了也知道目前她也奈何不了自己,当然也就舒舒服服的躺床上,管对方看自己是什么样的都好了。

如今还是自己随着高兴就行了。

而明胤也低头,他不希望她死也不过是因为她是当今圣上宠妃最疼爱的侄女。

明明是林家一介庶女,却得了平阳夫人的喜爱。

那就成了一个霸王,想要得到什么都能够去得到。如今还在人面前假扮乖巧。

到底是因为重病吧?

往日里林如月为了太子能够多看她几眼,三天两头抱恙。

后边才导致连郎中都未曾请过,现在倒好,真病了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林如月心中叹一口气,也知道这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后院里的女人都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似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

“妹妹平日里就是太跳脱了,如今好生的在床上睡一会儿也能够当做是修身养性。”

暮惜月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才开口。

冠冕堂皇!

这话都能够说的出口,谁愿意是得重病?

林如月甚至是连着眼皮都不想要抬一下。

如今说话也不讲究。

明胤听到了暮惜月说的话,微微一勾唇,像是在蛊惑,让暮惜月心中有了底气,就想要继续的多说上两句话,“妹妹要是病中无事可做,姐姐也可以过来陪陪你。”

“爱妃好心,这种事自然不能够劳烦你。”

像是在体贴,更多的是在维护林如月。

暮惜月手里握着的那一方手帕几乎都要捏碎,面上的笑容都要保持不住。

“都退下吧,本太子也不想看你们在这叽叽歪歪的。”

明胤没有再看暮惜月,只觉得女人也是蠢顿无比。眼神一扫,所有女眷皆禁声,随心不甘情不愿,也只能够离开。

无一女人愿与他对视,把他当做修罗恶煞,所谓红颜知己皆都是骗人罢了。想到这里心中厌烦,冷笑一声。

而有一人与他倾心,那就是林如月。

脑子不灵光,成日里只知争宠上位,他也不喜欢将就。

位极高处,越是难遇知心人,何况在皇权当中,哪里能够得见。

林如月在被窝当中轻轻松一口气,好歹房间里没有那么多灼热的眼神看着她,心里舒坦些。虽然面前有一面瘫,闭眼装作没看见就行。

在她要睡着之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传进来。

“见过太子。”

一位清风道古的老人跪在前头,老老实实的行礼,再对上明胤的目光,心中一抖。

“无须多礼,先起身替本太子的爱妾看看,为何病有三月,未曾好转,如今越发严重。”

明胤起身,让出位置。

平阳夫人最爱的侄女,平日里都是太医伺候着,如今还未好,恐是有责怪之意。

太医院里皆是废物?

太子心有所想。

御医满头大汗,上前把脉。

亏得还得在太子面前美言太医院,耐下心一探,汗越发泊泊而出。

“怎么一回事?”

御医的表现从来都瞒不过明胤的眼睛,如今看人如此,心中有数,面上淡然。

可御医似乎担待不起,连忙起身,冲着太子作揖。

太医当中的其他人,一个都未查出,偏偏他查到了,这苦差事算分分钟掉脑袋的。

心有不满,却只能够恭恭敬敬回答。

“姝妃这怕不是病……脉象薄弱,似是中毒。”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