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欧阳府事件

她不明白,怎么就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

眼前是一个府邸大门口,陈旧的大门染着血一样的颜色,大开着,似乎是在邀请她进去。眼前的一切这样陌生,可是抵挡不住内心的好奇,大脑还没有下达走进去的命令,脚上的步子已经朝着漆红的大门走去了。

一脚跨进门槛里,没走几步,原本硕大院子里的花草树木立刻消失不见,地上顷刻间堆满了数不清的人的尸体。苍白的脸,被鲜血染红的尸身,随处可见的四肢......她被惊吓住,失声尖叫,却在下一秒感到浑身灼热,如同深处炼狱之中,慌忙看向自己的身体,才发现,不知从何处烧起的火焰,正吞噬着她。

“啊!”她尖叫着转身朝着门口跑去,却觉背后灼热感越来越强,因跑的太快未看脚下,被石头绊倒,一个踉跄跌落在地上,顾不上身体的疼痛,转身扑打着将自己笼罩起来的火苗,泪水顺着脸颊划过,她哭喊道:“走开!走开!”

无意间,看到血染的大门上的匾额,金漆镶边的三个大字——欧阳府。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姑娘,快醒一醒!”

“啊!”她听到数声呼唤,将眼睛睁开,也就是在这一刻,身上被火烧的灼热感消失不见。一眼看到身边的阿贞,深吸几口气之后,心绪平静下来,这才意识到,方才是在做梦。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阿贞忧心的询问着,从怀中将手帕掏出来给她擦拭着面上因惊吓而冒出的热汗,瞧看着她的面,又道:“是做噩梦了么?”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目光失焦的放在绣满莲花的粉色锦缎被上,面上几分愁闷,眉头微微蹙着,口中道:“是啊,接连三日,日日做这样的噩梦。”眸光顿了顿,看向身边的阿贞,她道:“阿贞,你说,这究竟是怎么了?”

阿贞将帕子给收了,挪着身子坐的离她更近了些,伸手握住她的手,面上挂着让人宽慰的笑意:“姑娘,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你连着做了三日的噩梦,而二皇子出门办事也整整三日未归了,要我说啊!你不过是思念二皇子过度,导致的心神不宁罢了!”

若是平日里阿贞这样说,她早就红着脸娇笑着伸手去打阿贞了。可是今日,即使阿贞这般的宽慰她,可是她这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复杂。

轻轻叹了一口气,看着阿贞,她道:“二皇子还没回来么?”她记得,三日前他准备出门办事,来向她辞行前可是握着她的手,信誓旦旦的说三日之内定会赶回来的。

“是啊!方才我因惦念着此事,专门跑了一趟二皇子的院子,听院子里的侍卫说了,二皇子还未归呢!”

她皱着眉头,掀开被子下了床,没穿袜子,没穿鞋子,朝着窗户处走去。

“哎!姑娘,仔细着着凉!”说着,阿贞忙拿起外套,为她披上。

看向窗户外,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眉头的皱纹没有半点舒展,反而加深,嘴角抿着,好看的面上几分隐忍的倔强:“阿贞,他说三日之内定会回来,看来,他要食言了!”眸光望向准备将自己藏起来的落日,暗沉的柿子色开始覆盖整个天地。

阿贞瞧看着她侧脸的轮廓,心中不忍,忽而想起今日出府时听闻的趣闻,想着讲给她听,或许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

“姑娘,今日我出府,听闻了几件趣事,讲给你听可好?”

她眸光定定的看了她一眼,随之变得柔软,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慰然道:“好,你说吧!”

“恩......这第一件,城中的百姓对当今皇上的评价是越发的好了,什么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善用人才,文武兼通,把皇上夸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那是!带血的事情,旁人都替他做了,自然好名声都留给了他!”阿贞不这么说还好,这样一提,她心里便是要为皇甫荀濯打抱不平了。

他不愧是皇甫渊的儿子,替他卖命,替他做尽了不光彩的事情,可是谁又知道?百姓们只晓得有一个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二皇子皇甫荀濯,哪里知道他做尽的那些坏事,全是皇甫渊吩咐的。每次见他带着一身的血回来,她倒是希望能替他受罪。疼全疼在她身上就好,只要他好好的。

阿贞面露难色,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转念又想,虽然二皇子为皇上做了许多不体面的事情,可是二皇子也并非尽是吃亏的。众多皇子里面,二皇子可是唯一一个被皇上封王且在宫外有自己的宅子,能够自称“本王”的皇子。这般的殊荣若非有那样的付出,想来也不能得到。可这些话,她是不能够同兮姑娘说的,在兮姑娘的心里,怕是宁愿二皇子没有这样的殊荣,只求平平安安!

“姑娘,五年前的欧阳府案,你可还记得?”

“欧阳府案?”她眼前莫名闪现梦中燃气熊熊大火的那个府邸,若是她记得没错的话,府邸大门上的匾额上的三个大字,正是“欧阳府”。

可是,这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自小被荀濯收留,极少出府,身边没有别的婢女侍候,只有阿贞,若是阿贞不提的事情,纵使外面闹得天翻地覆,她是尽然不知的。

如此,这“欧阳府案”,她更是闻所未闻。

“你问我是否记得?好像我本应该知晓似的,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从未听说......”

“如此,怕是我忘了同你说吧!五年前的一天,奉幽都最大的富商欧阳家全家在一夜之间被杀害,欧阳府在当晚燃气熊熊大火,竟然烧了整整三日才熄。”

她将眉头皱起:“这样惨的事情,应当由官府出面管才是,莫非这欧阳家惹上了十恶不赦的人?好端端的怎么会被杀害?”

“坊间传闻,官府确实调查了此事,可是却没有查出究竟,想来那一场大火,将证据毁灭的一干二净了吧!”

“好端端的一家人就这样没了,不免让人心痛!”看着阿贞,她道:“可这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你说同我说的是今日听到的趣闻,怎么?是官府找到了这件案子的线索,准备为欧阳家翻案么?”

“那倒不是,我听坊间人说,当年欧阳府家的大小姐,奉幽国第一美人欧阳婉兮并没有死,好像是官府里的某一个人说漏了嘴,消息才走漏了出来。欧阳府烧焦的尸体里少了一个,而那一个,正是欧阳婉兮。”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