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不!不要!”

一声惊奇的嘶叫从病房中传来。

循声看去,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从病床上惊坐而起,一双眸子瞪的老大,头顶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仿佛经历了什么无比恐怖的事情。

青年愣了片刻,环顾四周,罗峰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逃离了火海!

“师父呢?同门师兄弟呢?”

想到这里,青年掀开被子下地,忽然脑袋传来一股剧烈的刺痛。

一股脑的信息猛的冲入他的脑海。

还不等罗峰整理情绪,病房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五大三粗,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篮球。

“呦,罗大少爷没死啊,差点吓死小的了,您要是死了,我不得背上杀人的罪名啊。”

男子刚进屋子,便是鄙夷的讥笑起来。

罗峰抬眸看了一眼男子,脑海中闪过一些信息,此人名为张王,是他的同班同学,他之所以会住院,便是因为此人。

“滚!”

罗峰冰冷的低喝,一双眸子似乎是要杀人似的盯着张王。

看到罗峰的眼神,张王心头忽然一凉,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但是突然又想起什么,顿时怒了。

“狗杂种,竟然敢对老子不敬,妈的,看样子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啊。”

“李二,小胡进来,请我们的罗大少爷吃一顿拳头。”

张王很是不明白,一直被人欺负懦弱的罗峰竟然敢对他说出滚这个字,这小子怕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话音落下,病房外顿时冲进来两个穿着校服的瘦弱男子。

冲进来的二人罗峰也认识,是张王的两个狗腿子。

得到张王的命令,二人朝着罗峰走来,一脸得意的笑容,走到罗峰身前,一顿乱拳便朝着罗峰砸去。

“有气无力的拳头也敢打我?”

虽然身体很弱,但是罗峰依旧凭借着脑海中的一道身法,躲开了拳头,同时一拳砸向李二的腹腔,一脚踹向了小胡的裤裆。

砰砰——

只听见两道闷响,二人便发出凄厉的惨叫爬在了地上,一个口吐白沫,一个捂着裤裆叫唤。

罗峰脱掉病人的衣服,把李二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穿在了自己身上。

面不改色的冷静似乎刚才两招打的李二小胡爬不起来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似的。

罗峰穿上衣服,就要离开病房,张王这才反应过来。

“狗杂种,敢打老子的人,去你妈的。”张王大怒,一拳朝着罗峰偷袭而去。

可罗峰脚步一转,拳头擦身而过,罗峰往后一靠,张王眸子一凸,捂着胸口跪在了地上。

“以后别再老子面子瞎蹦跶,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罗峰瞪了一眼张王,离开了医院。

地球,华夏,燕都,中医部学生罗峰……

一系列信息凭空出现在了罗峰的脑海里,罗峰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魂灵穿越了,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师门被屠,师姐师弟惨死在火海之中的场景。

“师父,师姐你们放心,既然上天让我重活一次,我一定会找到仇人,替你们报仇雪恨!”

用身上仅有的十几块钱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

“燕都第三附属大学。”

这具身体的前任主人正是这所学校的学生。

出租车行驶了一段时间,就停了下来,前方堵车了。

听到前面传来救人的声音,罗峰下意识的走下车,来到了事故地点。

一辆宝马汽车边上,一个老者躺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有三个人围在老者身边。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一边打电话,一边查看老人的伤势。

“小娘们,我告诉你,你要是把我们家老爷子撞出个好歹来,我让你在燕都混不下去,你信不信?”一个中年妇女不停的在指骂一个女孩。

女孩瓜子脸,柳眉凤眸,樱唇轻闭,肌肤如玉,只是脸上的泪花看上去有点可怜。

看样子女孩就是司机吧。

“这年头,女司机害死人啊。”

“啧啧,以后见到女司机,特别是年轻的女司机要躲远点啊。”

周围的吃瓜群众纷纷议论。

女孩哭泣的向中年妇女解释:“阿姨……”

“谁是你阿姨,我有那么老吗?”

“大姐,我真没有撞倒老爷爷,是老爷爷走在路上,忽然就倒下了,真的不管我的事儿啊。”

女孩的解释并没有被中年妇女听进去,对着女孩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

“够了,当务之急先救老爷子。”

一旁的中年男人都听不下去了,转头就吼了中年妇女一声。

中年妇女愣了片刻,张口就骂:“张峰,你以为你今天的地位是谁给的?还不是靠着我家的势力,现在老娘还没死你就敢对老娘吼,我告诉你,要是今年老爷子出了什么差池,你逃不了干系。”

“你……”中年男子哑口无言。

眼看老爷子的心跳频率越来越低,罗峰摇了摇头,既然自己遇到了,说明这老爷子与自己有缘。

罗峰挤开人群,走到了老爷子身旁,伸手把脉,检查心脉。

这一幕,被许多人都看见了。

“喂,你在干什么?”

“年轻人快回来,别给自己惹麻烦。”

“小子,你在做什么?”

吃瓜群众纷纷劝道,中年妇女见到这一幕,顿时尖声大叫起来:“臭小子,把你的手拿开,你想对我爸做什么。”

“滚远点,想要你家老爷子活下去,就给劳资闭嘴。”

罗峰回头就吼,凶恶的表情吓的中年妇女不敢在瞎比比。

中年男人见到罗峰把脉,检查病情什么的都无比熟练,询问道:“小兄弟学过医?”

罗峰点了点头:“燕都三大,中医部学生。”

“救护车还有多久到?”

还不等张峰求证罗峰的身份,张峰道:“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

“半个小时后老爷子恐怕已经凉了。”

“那怎么办?”一听到这话,张峰急了。

罗峰起身,道:“给我一百万,我救活你家老爷子。”

还不等张峰考虑,中年妇女再次尖叫起来,那声音就像杀驴似的:“什么!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抢啊,一个小小学生,还没毕业就敢收钱救人?”

“你的医德,人品呢?”

罗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身就走:“呵呵,信不信那是你们的事儿,我已经给老爷子按揉了下穴道,救护车来之前老爷子没事,但是救护车来了,他们救不救得活老爷子,那就得看天意了。”

听到罗峰这话,张峰大惊,转身看向老爷子,发现老爷子心率的确恢复了平常,只是还在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什么也没做,既没有施针,又没有喂药,只是按揉了下穴道就镇住了病情!

张峰惊呆了,中年妇女也是一脸惊骇的看着,他们家老爷子的病可不是什么小毛病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