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九三年的时候,我因为聚众斗殴打伤人,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

在那个年代,依旧有很多人靠着种地为生的村里,蹲号子是一件极为令人不齿的事,哪一家要是有人进去了,一些远方的亲戚都会变着法和你断绝来往。

那个时候除了父母,几乎所有的三大姑八大姨,都和我断了联系划清了界限。

对于进去的人,人们通常都会发挥自己无限的想象力,将他和他身边的一切都诋毁的干干净净,让他再也没法他抬起头做人。

要说我有没有后悔去犯事,那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在我踏进监狱的第一天。

龙城监狱是一个市级的监狱,因为是用来关押一些重刑的罪犯,所以配备了大量的狱警。

那个时候我们将狱警称为干警,有时候我会忍不住的想,之所以称他们为干警,或许是因为他们一言不合就会开干吧!

龙城监狱修建于上世纪的六十年代,虽然年代已经有些久,但因为当时投入了大量技术和资金,再加上这些年来不断的维修保养,看起来还是蛮牢靠的。

不过越是牢靠的监狱,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也就越是可怕。

如果你有机会朝着监狱的大门看去,那你就应该会有这样的感觉。

监狱的大门,仿佛永远都是一条鳄鱼狰狞的巨口,只要进去就再也出不去。

在监狱里待了半年,因为能打(里面的人戏称为动手能力强),也能忍气吞声,我的日子还算是过的去。

当然这个过得去,并不是用外面人的标准而言。

在监狱里过得去的意思,就是勉强还能好好活着。最起码你不用每天脑子里想着的,都是怎么结束自己命,或者要了别人的命。

活着,在监狱里既是一种幸运,可同样也是一种折磨。

在我认识的人里,不知有多少人想过要自杀,也真的实践过,只是绝大部分的人都没能成功。

在里面的生活,忙碌且充满了无休止的疲乏,我这么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能够忍受那日复一日的乏味,这或许就是一个奇迹。

原本以为,我的时间就要一天天无聊的过去。可就如那句话,无论你在哪里都会遇到一些特别的事,特别的人。

第一次见到严锋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

虽然他是个戴着眼镜,文文弱弱的“书生”,可在他的身上却是有着一种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气场。

我无法用正常的语言形容那是一种怎么的感觉,因为有时候在我们的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是不正常的,超乎我们理解范畴的。

用句俏皮的话说,我觉得他注定,就是要成为监狱王的男人!

看到这里所有人都应该知道了,故事的主角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严锋这个在我眼中,神一般的男人。

也或许,他真的就是一个神。

······

严锋是因为犯了什么事进来,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

大家都知道的就是,你在这里和谁关系好都可以,唯独他,你是不能去理会的。

刚刚从看守所的囚车中押来,下车的时候严锋便遭到了几个干警的“特殊照顾”,几枪托那么重重的砸下去,所有的人就都知道,这个人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不仅是干警,和严锋同坐一辆囚车而来的几个犯人,看着严锋的时候眼里也满满的都是挑衅,而在严锋被那几枪托砸下去之前,身上早已经是伤痕累累。

更让我感到兴奋的是,狱里的某个大哥今天竟然亲自前来认人了,这意味着什么,谁都心知肚明。

或许很多人会觉得,我这个时候感到兴奋,心灵或许已经扭曲。

也许吧!

我只能说在没有遇到严锋之前,我认为监狱就是一个坏人来了,会变得更坏,而好人来了,要么变坏,要么死的地方!

原本以为我和严锋,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但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错的。

······

晚上八点回到监室的时候,我在老三床上看到了一声不吭,脸上又比白天多了许多道伤痕的严锋。

老三是我们监室的人,之所以叫他老三并不是他排行老三,而是因为他是个偷窃犯,江湖上人称三只手。

要说老三的偷窃手法,那绝对算得上是教科书似的典范,从你的身边经过,你都不会发觉他有靠近过你,然后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基本上就都没了。

一开始老三刚刚进监狱的时候经常有干警说,自己身上的烟丢了,那其实就是老三摸走的,等回到监室后他再分给我们。

这能从干警的身上摸走东西,无论是胆子还是技艺,都是绝顶的。

但不幸的是监室里出了一个叛徒,告了密,然后老三就被拉走,关了好多天禁闭。

一直到现在老三依旧不知道叛徒是谁,老三私下里和我说,这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

有人这么说过,精神病院里天才多,而监狱里则是能人多,或许真的是有这个理吧!

我曾经好几次央求老三教我一些手法,以后出去的时候就算不用来偷窃,可赌博的时候也能换牌什么的。

但不论我怎么说,怎么央求,老三都不肯教我一招半式,只是说。

“祖师爷的手艺,不能随便传。”

我当时很纳闷,这当小偷的还有祖师爷?要真有祖师爷的话,那岂不就是哪吒?三头六臂,手多,自然就很能偷。

老三平时一有空闲的时间,便会坐在床上,拿起自己的本子图图写写的。

这本子就好像是老三的命根子,平时就藏在自己的床缝里,根本不让别人看。

但我能肯定,这本子,老三是决计没有带出去的。

出狱的时候,任何刑释人员带出监狱的文字手稿,都是要经过严格检查的,凡有涉及监狱的东西都会被没收。

而我不止一次,趁着老三不在的时候,偷偷看到老三的本子上,横横竖竖的画着一些图,那是整座监狱的构造图······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