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我说停轿

九月里的红枫开遍了大京,昨夜刮了一阵猛风,白白将这绚丽落了满径,倒是应景,与长洛郡主出嫁的红毯一样的红。喜婆刚从娘家出来时嘱咐了轿子中途不能落地,不然不吉利。宋长洛在其中身着嫁衣,自个掀了盖头听着喜婆在轿侧走路的声音。

嫁给方华,这是第二回了。一阵凉风吹来彻骨的疼,隐隐让宋长洛想起了上辈子,也是那么彻骨的疼。

宋长洛清清楚楚的记着前世,南襄郡主宋长洛的喜轿停在太子府门口,吹吹打打的喜乐震天响,十里八方的人都聚着看热闹,当时轿子突然散架,把新娘子摔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这莫大的羞辱气的自己当时昏死过去,闹的满城风雨,别说新婚夜了,没办成丧礼就不错了!

新婚一月未见过自己的丈夫,新婚第二月方华娶了一房侧妃,日日宠着惯着,那侧妃是丞相家小姐叫君倾。君顷之后,再无太子枕边人。

可南襄王掌军兵大权,断生死平战乱,守边疆固江山,是南詞国不折不扣的一代战神。

上辈子的方华不愿娶,但她愿嫁,她堂堂南襄王府唯一嫡女长洛郡主高高兴兴的从娘家巴巴赶来嫁给他,傻子一样处处帮扶他,给他出谋划策,四处求人把这丈夫一步步捧上了帝位,他一朝成帝,下一道废后诏书,陷南襄王囤兵造反,满门抄斩。

不错,她就是死了的宋长洛,又重生了的宋长洛。

尚还记得自己死的那天是深冬,在一眼看不到天的囚牢里,恍惚死后就看到凄凉的牢外,深堂碧瓦的皇宫,大团的雪花纷纷洒洒,红毯金銮,赤衣大嫁,君顷和方华!千古佳话!

哦,她就是那个斗不过小三的正房,临了了还落了个千刀万剐尸骨无存的贱人宋长洛,重生于婚轿,再嫁方华,那这个能摔死人的破轿子她还能坐?

宋长洛沉默半晌,越发觉得自个前世活的像个智障,便敲一本正经的了敲车窗,“停轿。”

“啊?”王婆一脸诧异,“郡主您说什么?”

“我说停轿。”宋长洛又冷冷清清的敲了敲车窗,“你听不懂人话吗?”

王婆懵了,哪里有新娘子在半路上停轿的说法?

一干人都傻愣愣着没什么反应,宋长洛微微戚眉,不耐烦的自个扒着轿门跳了下来,赤红的罗裙绸衫,逶迤的嫁衣曳地,一阵凉风,吹的盖头微微飘开,可把喜婆给吓傻了,忙上前压住要飘起来的盖头,“郡主您怎么能下轿呢,这不吉利,您赶快回去……”

宋长洛拽下了盖头,冷冷看了她一眼,“这轿子我赏给你,你坐不坐?”

王婆子脸色煞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回过神儿来,宋长洛已经走了几步远,她慌里慌张的追了上去,围观的不怕死的看热闹的还吹着口哨,闹了这么一出戏,还真比酒楼里的话本子听着稀罕。

哪有走路到夫家的规矩,何况这还是天家的婚礼,自宋长洛下轿,这事就传开了,七嘴八舌的都在议论,堂堂南襄王府上的郡主,就是这么个疯傻子?宋长洛的这条红毯还没走到头,还没看到太子府,围观这新娘子的人就越来越多。

太子府上迎亲的皇后和宾客无不震惊,就是南襄王府没有来客,场面才没那么尴尬。皇后脸色刷的一白猛地拍桌子,“搞什么名堂!”

来禀的那个侍卫不敢吭声。宾客一个个坐不住就往太子府门口扎堆儿,都想看看这走路来的新娘子是有多特殊。一时间太子府就沸腾了,大街上里三圈外三圈的都是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皇后按耐不住,不禁怒吼,“够了,这婚还怎么结,果然南襄王府的都是疯子!”

皇后那脸色刷的铁青,刚刚笑谈时的温和荡然无存,紧扣着手中帕子,一国之母的气势顿时压了下来,在场几个女眷都暗自低着脑袋不说话。

一个新娘子带着一个空轿子,万众瞩目的走到太子府的门口。方华说了,不愿意丢这个脸出去接亲,为难的一干子奴仆杵在太子府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迎亲不是,迎亲也不是,而且还不知道这亲该怎么迎。

闹了这么一出戏,还真比酒楼里的话本子听着稀罕。

宋长洛冷眼一扫众人,上辈子自个在这个地方从轿子里摔出去的时候,他们可嘲笑的比谁都厉害。不禁哧鼻冷哼,回头一脚踹在身后轿子上,那动了刀的轿子哗啦碎了一地,惊得众人都合不上嘴,以为这太子妃生气了,太子府守门的侍卫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宋长洛踩在废墟上,盯着朱红的大门上金光闪闪的太子府三个大字,“去,告诉太子,再不出来,砸的便是他的太子府了!”这辈子她不是来嫁人的,她就是来讨债的,上辈子我们那笔账,有的是时间一点一点清算。

话音刚落,倒是出来个娇俏水灵的姑娘,骄红束腰的纱衣,锦缎的外套。头戴红玫的珠宝,一身喜庆颜色下来,非凤冠霞帔那般高贵,也独独有一番婚嫁的新娘子韵味。温婉淡笑着站在门口清了清嗓子,“郡主姐姐果然霸道,但是刚刚太子哥哥说了,天家的婚礼,不要走路来的新娘子,有损颜……”

这个场面有点让人分不清谁才是新娘子。

“堂堂太子府迎亲派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站在门口是不是更加有损颜面?你是在代表皇帝拒绝与南襄王的亲事吗?”

现下西南防线与北蛮牧原一带的战事正吃紧,皇帝为了安南襄王打仗的心,便将他的女儿长洛郡主许配给太子。这原本该是一道荣誉,却出了这么个幺蛾子,如今君顷站出来说话,她着实是没那个资格。

刚刚进去禀告的侍卫匆匆又出来了,他跟在方华身后头。

刚迈出太子府那道门槛,一阵凉风迎面吹过来,方华突然不走了,身后那侍卫也惊讶的止住了脚步。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