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松山大学的后山,一直都是情侣学生们最爱去的地方。那里可以说的上是山清水秀,景色很是雅致。最关键的是,这里有一块‘长情石’。据说凡是在石头上刻在名字的情侣,都能够长相厮守。

下午四点,最后一节课结束。

许江早早的来到后山小河边等着自己心爱的女友林涵。说起来,这许江也算是松山大学的一号人物。家境普通,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却泡上了他们律法系的系花,不知道惊呆多少人的眼睛。

当然了,许江的长相也挺帅气。国字脸,五官端正,一双浓眉看起来很有男人味。也基于他常年留着一副板寸的发型,所以人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只是身上那一身洗到发白的牛仔裤和一件有些发黄的外套,看起来实在是寒酸。

今天,也是许江和林涵相约来后山在‘长情石’上刻名字的日子。

没过多久。

林涵迈着不徐不疾的步子走向许江,身边还跟着一个一身名牌服饰的帅哥。那帅哥昂着头,目空一切似得,偶尔看了看身边的林涵,嘴角勾勒出喜悦的笑容。

“小涵,你来了。”许江看到她后,脸上挂着笑容迎了上去。今天的林涵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陪着她将近一米七的身材更显诱人。特别是她的面容,娃娃脸,五官十分精致,像是一个洋娃娃一般。

这时,林涵身边的男人突然牵起了林涵的小手,温柔的说:“宝贝,告诉他吧,从今以后我不想你跟他再有任何关系。”

林涵轻咬着嘴唇,点点头,却不敢抬头看向许江:“许江,我们……分手吧。”

这话一出,许江的大脑像是被雷击中一般,眼神也变得呆板。他听到了分手两个字,更看到了这个看起来像是富二代的家伙牵起了他心爱女人的手,但是,这一切他在这一瞬间完全没法去接受。

许江的身体突然有些不稳,险些倒下后,脸色有些发白:“给我一个理由和解释。”

“理由?解释?我来给你好了。”林涵身边的男人不屑的笑着,护在林涵面前,不紧不慢的说道:“理由是因为你穷,没有前途,没法给她想要的东西。而解释,就是我刚才给你的理由。听明白了吗,穷小子。”

许江攥紧拳头,双眼有些发红,盯着林涵:“我要你亲口给我说。”

林涵身边的男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她挥手制止,有气无力的说道:“许江,我以为你该懂的。跟你在一起,虽说有喜欢,可还是觉得你是一只潜力股。但事实证明我错了,即便你有潜力,即便你每次的成绩都是全年级第一,但是在这个社会,拼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家世。”

顿了顿,林涵又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轻轻笑了笑:“有些我要的东西,你都给不了我,但是李方能给。其实女人很简单,只是想活的轻松一些。对不起,忘了我吧。”

听到这些话,许江的大脑似乎再度被雷劈过一样。

屈辱、不甘等各种情绪涌上心头。他跟她在一起已经一年了,而今天也更是他们一周年的纪念日。只是没想到,在所谓的一周年纪念日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忽然间,许江笑了,笑声有些凄惨。

“好,你说分手,我答应。但是我想知道,你跟他什么时候开始的。”直到现在,许江才算真正的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但是他要知道,林涵是在什么时候变得。

此刻,林涵已经与李方转身离开。

听到这后,林涵头也没回,显然也有些不耐烦了:“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又有知道的必要吗?许江,我们好聚好散吧,别让我看不起你。”

她的话,无异于一把刀子差劲了他的心脏深处。

许江深呼吸几口,冷声说:“现在,看不起你的人,是我。林涵,你要追求自己的物质幸福我不会拦着你,但是你应该早告诉我。不过还好,现在也不迟。至少现在能看清你,总比以后再看清要好的多。”

李方听到这话直接转过身朝着他走去,表情冷峻的讥讽着:“你个穷鬼,给脸不要脸了是吧?我还告诉你了,她可在两个月前就跟我在一起了。不过我听说你追她追了半年?不好意思,我只用了三天。三天,知道吗,穷鬼。”

“啪……”他话音刚落,许江一拳甩到了李方的脸上,表情狰狞的怒吼着:“穷你妈。”

说着,两人扭打在一块。

周围围观看热闹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不过更多的也都是看热闹。

李方也显然没想到许江竟然敢打自己,虽说他不是松江大学的学生,但是他要想让一个穷学生完蛋,完全就是一个电话的事。不过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也没想起来要打电话,只是想先揍他一顿不说。

虽说许江经常锻炼身体,但是跟李方一比,在拳脚上似乎是占了下风。

这李方的拳脚都很讲究,看样子也是练过的。

几分钟之后,李方趁着空挡直接一击重拳砸在了许江的脸上,提溜起他的衣领,不屑道:“你他妈还真是一个废物,女人被人抢,还要被人打。我要是你,我就直接跳河自杀算了。”

这一刻,许江的意识有些恍惚。

周围的声音似乎变得越来越沉重,而且好像有很多的讥笑声与偷笑声在他的耳边回响。但是对于李方的话,他倒是听得真真切切。

“呸。”许江一口带着血丝的吐沫吐到了李方的脸上,狰狞的笑着:“总有一天,我会把我今天所受的耻辱千倍百倍的还给你。”

林涵看到这,终究也是忍不住了,说:“李方,我们回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他。”

李方冷笑着,直接把许江丢到了旁边的小河里。那条河不深,甚至可以看到清澈的河底,所以也不担心会闹出什么人命。

即便是闹出什么人命,他也不在乎。

“宝贝,今天我很不开心,等会你可要帮我泄泄火气。”李方从兜里拿出纸巾,擦着脸上总觉得一阵反胃。不过看着林涵前凸后翘的身体,下体的邪火也蹭的一下蹿了上来。

林涵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红着脸点点头,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至于许江,被丢到河底后,则是慢慢的下沉。

原本清澈的河水竟然在这一刻变得浑浊起来,不深的小河也随着许江的无限下沉变得深不可探。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敢下河救人,只知道赶紧跑到教导室,其中几个对许江有些印象的,则是跑到了他的宿舍,去告知他的舍友。

……

被河水的侵泡中,许江的意识也慢慢的清醒下来。现在心里除了凄凉,还有强烈的求生欲望。但是奇怪的是,无论他的身体怎么动都没办法动弹。

四肢变得疲软无力,全身上下除了眼睛还能看看四周,其他的全都像失效了一样。

“难道今天我要死在这里?”在他的心里,突然一个不详的预感冒了出来。可再看看这河底的四周,总觉得这条小河跟之前的有些不一样。

之前,这河水清澈很浅。但他现在看,他明明已经沉到了河底,但河底似乎还没有到头,他的身体还在不停的下降。周围变得浑浊,也看不仔细,只是在模糊中看到两团金色耀眼的光芒。

“我真的就要这么死了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母亲,父亲,妹妹,我对不起你们。”许江变得沮丧起来,现在除了眼睛和思维,他的其他一切都是死的。可是想到年迈的父母,想到他们为了自己的学费风雨无阻的去摆地摊,而自己的妹妹也因为自己而放弃入学的机会去打工。

家人为他牺牲了这么多,他还没来得及回报,就要死在这里了,还是为一个女人而死。

一时间,更多的屈辱、不甘涌上心头。

眼角,也瞬时掉下两滴眼泪。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慢慢的朝着那两团金黄色的光芒沉去。似乎,是那两团金光在吸引着他一样,越靠的近,他的双眼就变得越是模糊浑浊。

突然间……

两道金光蹦起,直窜九霄,恰好停在了许江的面前。一股扑面而来的热度让他的身子感受到一丝暖和,而那两道金光,一直在他的双眼徘徊,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也在这一刻,许江的大脑也变得呆滞了,更无法去思考。

“身体扫描完成,身体强度10,可以接受黄金眼移植。”

“大脑扫描完成,大脑强度6,可进行高度开发。”

“准备移植。”

在许江的耳边,突然响起一声稚嫩的声音,这声音如同一个孩童般,可听起来却又有一种飘忽的感觉。

许江的大脑中,也不断的浮现着这两句话。

许江不知道停顿了多久,或许他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四周突然哄得一声发出一阵震动。许江也突然睁开双眼,全身都再度恢复了正常,无论是神智、思维还是五官,都有一种全所未有的通畅。

只是这种通畅还没多久,他的双眼慢慢漂浮出去,一眨一眨的看着自己。他自己还没来得及惊讶,更没来得及奇怪自己的双眼都莫名飞出去了怎么还能看到东西,那对黄金色的光芒也显露出它们的本体,一对黄金眼瞳,飞进了他的眼睛里。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