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四十二章 看望夏雯

小磊打量了一下,“别说,你还真有点潜质,可能是当老大练出来的吧。”

我笑了笑,“必须的,我天生就是领导者的料,我不会听别人的话,我自己就能做决定。”

齐猛突然晃了一下,“叶天,去给我拿纸,快点!”

我:“……好。”

小磊在一旁哈哈大笑。

我突然有点怀念从前,一拍齐猛,使了个眼色,齐猛心领神会,擦了擦嘴巴,一下扑过去,把哈哈大笑的小磊摁在地上踩,小磊骂道,“老子的名牌!”

我和齐猛哈哈大笑……

宿舍其他人也回来了,惊讶的看着小磊我们,我们也没管,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

酩酊大醉……

第二天,我把小磊踩醒,闹腾了一会儿,他去上课了,我和齐猛收拾了一下,翻墙出了校园,我给齐猛说,“要不去找份工作吧,不能老靠着小磊,虽然他不会说什么,但是咱心里过意不去。”

齐猛说行。

我俩就开始满大街的逛,找些临时干的,不要身份证的,不知道走到哪儿,找了一个搬运的工作,齐猛表现的特别兴奋,搬的特别起劲,我倒是满头大汗,到中午,管事的来说要交押金,我立马把上午搬得那点东西给弄得稀巴烂,然后甩手走人,齐猛说,“为什么要走?”

我说,“草,干了一上午,才说要交钱,什么意思啊他,算了,还有五六千呢,先过着吧。”

齐猛也没再说话,但是有点失望,我问道,“你这么想干?”

齐猛:“跟你一路了,都是花你的钱,我一点钱也没有,怪不好意思的。”

我一楼他脖子,“妈的,你什么时候矫情起来了,不是说咱们是兄弟么。”

齐猛说,“你还说呢,你跟小磊也是兄弟,怎么花他的钱你也不好意思。”

我笑了笑,“行了,走吧,别说什么,先过着,钱还够,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回去了呢?”

齐猛也只能作罢,所以我们打工的计划暂时搁到一边,天天就是吃、喝、玩、都是小磊付钱,不让我付,我真的越来越不好意思了,小磊却说没什么。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孟天突然打电话来,我正在睡觉,孟天说,“叶天,夏雯住院了,精神病院。”

我愣了一下,猛的坐起来,“你说什么?”

“别激动,夏雯精神受了很大刺激,前段时间越来越疯,只有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了,我…真的没办法,拦不住。”

我直接骂道,“我操你妈你拦不住?他妈的二中几千人,拦不住几个医生?”

孟天说,“这件事关系到我们与华哥,所以警察也介入了,夏雯是受害者,肯定要受警察的保护,听说华哥那边都抓了两个带头的。”

“等着我。”

“叶天,你要干嘛,别回来,我能搞定。”

“你放屁,那是老子女朋友,你让我不回来?”

孟天叹了口气,挂了电话,我连忙叫醒齐猛,“走,回H市。”

齐猛立马清醒了,“怎么了?”

“夏雯都被送进精神病院了,妈的,我女朋友被别人送进精神病院,你说老子怎么想。”

收拾了一会儿,就一人背了个书包,装着衣服,给小磊打电话,“喂,小磊,上次你给我说的找几张假身份证,能不能找到?”

小磊还在上课,声音很小,“能啊,你现在要吗?”

“现在就要。”

“行,那你来学校拿吧,围墙外面等着,我扔给你。”

挂了电话,赶往学校,下课铃一响,我就打电话给小磊,小磊说,“别着急,刚下来呢。”

“快点,我要回H市。”

“怎么了?”

“夏雯被人送进精神病院了。”

“不是吧,那你等着,我跟你一起。”

我连忙说道,“不用不用,我跟齐猛就够了。”

最后小磊非要跟着我们,我懊恼极了,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了,他逃几节课是很严重的,但是他死活要去,也不把身份证给我,三人到了车站,直接买到直达H市的火车,那时候没有这么严,也不要求身份证和本人一致,在车上,我又给孟天打了几个电话,让他查查华哥那边的事情,孟天说华哥死了,他的手下疯了一样,到处找我,在我家门口那些人确实是华哥的马仔,只是元丰他们守在那里,我很放心。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终于到了,我下了火车,小磊说小心点,然后买了个口罩和墨镜给我和齐猛戴上,我们打了个车就去了二中,孟天在门口等着了,“我靠,小磊,你也回来了?”

小磊跟孟天拥抱了一下,我挺着急的,“孟天,夏雯在哪家医院。”

孟天看了我一眼,“走吧,我带你们去。”

打了个车,孟天说了一个地址,十分钟后,车停在精神病院门口,问了问护士,然后请求探望,填了个表,然后护士拎着我到了楼上一间病房,“这个患者见到男生就发疯,你们就在门口看看吧,别进去刺激患者。”

然后就走了,我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夏雯穿着一身病号服,一个女护士在旁边跟她聊天,夏雯看起来很好,根本没有丝毫不正常,我看了不知道多久,里面那个护士出来,“诶,你们是这位患者的朋友吗?”

我说是,那个护士又说快走吧,不能让她看到男的,我又看了一眼,夏雯正好也看过来,接着夏雯眼泪就流出来了,但是并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害怕的眼泪,一下滚下床,然后开始尖叫,我打开护士冲了进去,夏雯叫的更凶了,仿佛要把整栋楼震垮,但是我发现,她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在我身上,而是看向后面的孟天小磊齐猛三人,我回头看了一眼,“你们先站着别动。”

然后我一个人走过去,夏雯竟然没有躲我,而是把我拉过去,拽着我往墙角走,走到墙角,一把把我抱住,“他们!是他们。”

我一下抱住夏雯,“他们是孟天啊,小磊,齐猛,都是好人。”

夏雯根本不听,一个劲的摇头,扑在我胸口,护士挺惊讶的,“你是她什么人?”

我笑了笑,“未婚夫。”

护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把孟天他们赶出去,夏雯久久不能平静,抱着我低声尖叫,闹腾了大概半个小时,才安静下来,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媳妇,怎么了?”

夏雯抬头,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是已经破涕为笑了,“媳妇?我是你媳妇?”

然后拿手戳我眼睛,我一把抓住,“你不记得我?”

夏雯点了点头,“我记得你啊,我是你媳妇,哈哈,媳妇。”

那个护士走进来,“为什么他见到你就不闹呢?”

然后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表情看着我的裤裆,我骂道,“老子是男的,纯爷们,滚滚滚。”

那护士也没生气,“哎,行了,我明白了,你就在这儿呆着吧,没准跟你在一起,她病会好的。”

说完就出去了,我把夏雯扶到床上躺着,夏雯冲着我笑,跟以前一样的笑,多的,只是一丝陌生的感觉,我摸了摸她的头,“对不起。”

“啊啊啊,哈哈,对不起。”

不一会儿,夏雯就恢复了,跟正常人一模一样,但是记不得我了,记不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了,只是把我当成一个聊天的人。

我再次问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夏雯说,“好像有点印象,但是想不起来。”

我说你不是见到男生就害怕吗?

夏雯说怎么会,我又不是神经病。

聊了会儿天,我抱住夏雯,“媳妇,先休息,晚上老公来接你昂。”

夏雯打了我一拳,“别瞎说,讨厌。”

我心里非常难受,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笑着说,“那我晚上再来找你啊。”

夏雯点了点头,我就走了,孟天他们都看着我,我:“看我。”

“他为什么不对你疯。”

“那我是她丈夫,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小磊说没准夏雯把我当成女的了,我说滚滚滚,孟天他们哈哈哈。

我叹了口气,“走吧,晚上来吧夏雯抢走。”

“你真要抢啊。”

“那不然咧,草,走,叫人,这次只叫能动手的兄弟,我要在走之前,送他们一个大礼。”

孟天说,“我无所谓。”

小磊说,“我也无所谓。”

齐猛说,“反正都是逃犯了。”

我说,“哥几个,走着。”

出了医院,孟天连忙打电话,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小磊,你们先叫人等着,我去技校一下。”

说了几句,打了个车到了技校,门卫老大爷看了我一眼,然后使劲盯着,可能看我像那个杀了人的学生,我连忙冲过去,递了五十给他,他看见钱,一下就乐了,头一歪,睡觉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安婷,安婷接起来,“喂,你好。”

我说你疯了啊,对我这么礼貌干嘛。

安婷愣了一下,“叶天?”

我说是,安婷说道,“你怎么换首都的号码了,你在首都?”

我这才想起来,这不是我的号码了,“嗯,你在哪儿呢,出来一下,校门口这儿。”

“等着我。”安婷说了一句就挂了,我掏出一支烟点上,不一会儿,安婷跑了过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道,“回来处理点事情,来看看你。”

安婷一下扑进我怀里,我一下想起夏雯的模样,推开了安婷,“别这样,大门口的。”

安婷也没注意,“我想你了,特别特别想。”

我笑了笑,“行了,回去上课把,我就是来看看你。”

安婷却死活不肯回去了,我叹了口气,“乖,我那边还有事情,处理完了就走。”

“我不要,我要跟着你。”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