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叶风舞的回忆

2335年的一个夏日,叶风舞百无聊赖的透过监室内的那扇小窗,有些贪婪的看着窗外的阳光。在这样无聊的日子里,叶风舞总是反复想着一个问题,如果不是2332年出事那天喝了一瓶啤酒,事情会不会到那种地步?

2332年的夏天,叶风舞也是刚失业,屡次碰壁之后,无奈之下,只好窝在家里,靠着母亲一点微薄的退休工资,做起了啃老族。30多岁的人,居然只能这样生活,叶风舞心中也是充满了挫折感。

这件事情,发生的毫无征兆,似乎是说来就来了。似乎注定成为叶风舞的一个坎,要狠狠地拌叶风舞一跤。中午的时候,一个同样是很受挫折的老朋友叶强请叶凤舞吃了顿饭,饭间自然喝了一点酒,叶风舞酒量一般,所以只喝了一瓶啤酒,就有些晕乎乎的。

就在叶风舞回到家中,因为醉意,因为炎热,想要午睡上一会儿的时候,家里的铁门被重重的敲响。邻居家的高大娘用力喊着:“风舞,你妈被人打了,你怎么还在家里窝着!”

我妈被人打了!血一下子冲上了叶风舞的头,叶风舞急急火火的跑出卧室,打开大门,问了一句话:“在哪里?”

自然就在离家不远的菜市场上,每次叶风舞的妈妈买菜,总是会挑在这个时间。因为一些品相好的,新鲜的蔬菜这时候大部分都卖完了,这个时间也是菜贩子收拾一下就要回家的时间,所以每天的这个时候,都是蔬菜最便宜的时候。

而要养一个30多岁的大儿子,叶妈妈的负担也很重,只能每天的这个时候,尽量的去搜罗一些品相稍次的蔬菜来第二天吃,所以几乎每天的这个时间,叶妈妈总是会去菜市场。

从口中听到了高大娘的答案,叶风舞疯了一般的狂奔而去。

菜市场离家很近,只有两千多米。

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叶风舞就出现在看热闹的人群中。

叶妈妈已经年纪不小了,叶风舞是叶妈妈30多岁的时候才得到的唯一的一个宝贝儿子,所以平时也是很宠溺,这也导致了叶风舞家虽然贫穷,但是叶风舞从小到大很是娇生惯养。此刻叶妈妈的一头白发正在风中凌乱的飘扬着。

叶妈妈稍显瘦弱的身体,被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断推搡的趔趔趄趄,叶妈妈的嘴角有些血迹,脸上有很清晰的一个巴掌印。围观的人议论纷纷,起因却是叶妈妈走路不太小心,险些被这几个年轻人的车碰了。吓得这几个年轻人一头冷汗。

紧急刹车之后,看到叶妈妈不过是个衣着寒酸的老太婆,几个年轻人自然把怒气转移到了叶妈妈身上。此刻的几个年轻人,一边说着些不干不净的脏话,一边推搡着叶妈妈看她险险跌倒的样子取笑。

看到这样的情景,叶风舞自然是忍不住了。血液和今天中午的啤酒好像一直冲到了头上。叶风舞冲了上去,迎面抱住了一个青年,把这个青年仆倒在地。倒在地上的青年甚至来不及诧异,叶风舞张开嘴,一口咬掉了对方的鼻子。

青年的血液和被咬下来的那块鼻子进入叶风舞的口中,血腥气似乎更加刺激了叶风舞,叶风舞顾不上这个青年的惨叫,手指头伸进衣服,狠狠地向着青年的肚脐眼戳去。这个动作,让青年的惨叫好像不是从人的嘴里发出来的。

叶风舞出现的很突然,攻击也很突然,这让另外三位青年愣了一下。看到叶风舞和那个青年滚在一起,这几个青年人慌忙上前,把叶风舞拽了开来。

叶风舞疯了一样的挣扎,让几个人的行动,很是艰难。终于成功了的几人,却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随着叶风舞被拽开,那个青年的肠子也洒了一地。叶风舞的食指上,正勾着肠子的另一端。

随着叶风舞和那个青年被分开,那个青年也变得奄奄一息,他的眼睛大睁着,似乎还是搞不明白,欺负了一个老太婆而已,事情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

青年的肠子拖了一地,青年的伙伴都惊呆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就在几个人呆住的这片刻,叶风舞又抱住了一个青年,并且一口就咬破了这个青年的颈动脉。青年全身的血液狂喷而出,甚至打的叶风舞的牙齿有些疼痛。

放开这个青年之后,叶风舞又扑向第三个。这一次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看到转眼间两个伙伴就遭了毒手,剩下的两个青年也反应了过来,撒腿就跑。二十多岁和三十多岁的人奔跑起来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追了几步,叶风舞就放弃了。

叶风舞扶住了自己的妈妈,抬起头来,看着围观的人群。因为血腥,因为激烈,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叶风舞冲着大家,抱拳鞠了一躬:“今天被欺负的是我的妈妈。所以我会有这样的反应。今天过后,我很可能因为今天的事情要去坐牢了,家里就剩下了妈妈自己。”

说到这儿,叶凤舞很小心抚摸了妈妈的白发一下:“今天的事情会导致坐牢,但是恐怕很难会判我死刑。所以叶风舞走后,就拜托大家替我照顾一下老人家,叶风舞先在这里谢谢大家了。”叶风舞又很深的鞠了个躬。

“不过我总有出来的日子,要是让我知道,这段时间谁敢欺负我妈妈,结果大家也看到了,相信没有人希望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叶风舞说完这句话,跪了下来,对着妈妈重重的磕了几个头。心里在暗暗的祈祷:妈妈啊,你一定要保重。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叶风舞主动的投案自首了。虽说有些自卫反击的意思,但是两条人命,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防卫过度,这点常识叶风舞还是有的。

事情果然不出预料。

虽然舆论对于叶风舞护母的举动很是同情。

但是叶风舞还是免不了为了自己的过激举动付出代价。

入狱十年,这刚刚不过第三个年头。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叶风舞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如果那天没有喝酒,自己会不会这般疯狂?

哐啷一声,打开监室大门的声音把叶风舞的思绪拉了回来。一个狱警推门而入:“恭喜你们了,也许有机会可以早点出去。”

什么?难道要给自己减刑?监室中的几个人又惊又喜,跟着狱警走出了这间监室。

几个人被带到了一个宽大的办公室,一个秃头的有些年纪的领导摸样的肥胖中年人正在等着他们。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中年人随手扔过来几份合同:“签了这个,你们就自由了,而且还有机会,进入一个陌生的星球。来,签字吧。”

“这是什么?”几个人心中暗自嘀咕,拿起了桌子上的文件,迎头几个大字,就像锤子一样敲打在几人的心上。生命免责启事!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自己会成为什么机密试验的小白鼠?

“不签会怎样?”一个狱友替叶风舞问出了这个自己也是很关心的问题。

“不签也没事,刑期加倍!”刑期加倍!叶风舞进入监狱的时候是三十六岁,也就是说,不签这份启事的话,自己能够出去和母亲团聚的话,就要等到五十六岁。而母亲,那时候已经差不多九十岁了,母亲能活到那一天吗?

“签了会怎么样?”叶风舞问出了积极的结果,不是有句话说,如果被强奸的时候无力反抗,不如索性闭上眼睛享受一下。

“会被投放入一个新发现的星球,在那个星球活下来并且达到六级,就会被赦免,从此得到自由。”

“什么星球?”

“混乱星球,十年前丧尸爆发,动物变异,并且各种文明混杂,一派末世景象。”

“那我们岂不是有死无生?”

“也不是这样。据我们探测,在这个星球上,你会随机获取一个你杀死的生物丧尸身上的能力,所以随着杀戮的增加,你们也会越变越强。地球上的资源,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你们只会是一批先锋,随后会有更多的人移民那个星球。”

叶风舞没有再说话,而是拿起笔来,在一份启事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一旦同意了这份启事,几人的待遇也会非常不错,还能得到珍贵的五天假期,和自己的亲人团聚一下。

于是叶风舞就在第三天的早晨,告别了自己呆了三年的监狱,迫不及待的踏上了归途。妈妈,三年不见,你老人家身体可好?

路上用了一天时间,叶风舞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小院子,院子里的葡萄已经有几个变得红了,挂在枝头上,很诱人。叶风舞家的这颗葡萄,是巨峰以及红地球嫁接的品种,并不是很纯粹的甜,但是稍微有些酸味让这些葡萄吃起来更可口。

推开小院有些锈了的铁门,叶风舞走进院子。铁门推开的声响惊动了在屋中忙碌的母亲:“谁呀?”随着母亲的一声轻问,屋子的门被推了开来,叶妈妈走了过来。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