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 穿越下堂妻

好冷……

她这是死了吗?

刺骨的凉意渗入骨髓,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司徒晴忍住身体的不适,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重得她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脑子痛的像是要爆炸,瞬间,一些零碎的画面像放电影般强行灌入她的脑中。

她在现代是名神学研究者,今年研一,跟着导师王博士前往西安的一处墓穴破解死人复活之说,不巧的是遇上大雨墓穴坍塌,她为了抢救一份重要资料折回,不幸被落下的碎石砸到,当场就没了知觉,再醒来,已经是陌生的朝代。

这是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年代,名叫大堰王朝,苍穹国,西凉国,东褚国,胧月国分为坐落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呈四族分庭抗礼之势,其中以苍穹国实力最盛,民富兵强,西凉国次之,而另外两国最末。

她穿越到的国家恰恰是苍穹国,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司徒晴,原是靖王府上的小妾,身份卑微,她的亲姐姐司徒璟是侧妃,深得靖王宠爱,前段时间却突然猝死,府内传言司徒璟的鬼魂附身在她身上,回来王府复仇,所以必须烧死她。

靠,她招谁惹谁了,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公主皇后,她却是个不受宠的小妾,还面临着处以极刑的危险!

不过眼下好像不是悲天悯人的时候,不管怎么说既然活下来了,她还是很惜命的,也完全没有再死一次的勇气。

“一会儿王妃问你话,你最好好好回答,不然死也不是难么容易的事情!”忽然有个黑衣人趁着夜色一跃而起在司徒晴耳边威胁道。

司徒晴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动了动被束缚的手脚,这都已经在砧板上马上就要死的,竟然还要威胁她,不禁觉得要害她的人还真是把她当成傻瓜了。

沉闷庄严的钟声响起,这是每每府里要处决女人之时的前奏,从无放空。

司徒晴轻轻地咬了咬下唇,今天她定然是要打破这府里亘古不变的传统了!

满院子的奴婢们皆垂着身子,都看向中间的女子,那人头顶流云髻上的金步摇晃得司徒晴眼睛生疼,她身段玲珑,绝美的脸庞染上几分笑意,然而那笑比寒冰更冷。

她便是靖王妃欧静双,下令处死司徒晴的人。

欧静双狭长的凤目像淬了剧毒般,她挑了挑好看的柳叶眉,冷声道:“司徒晴,你被你姐姐鬼魂附身,为了王府众人的安全,本王妃不得不出此下策,你有什么遗言就交代吧。”

这司徒晴自小懦弱怕事,经过这么几天的教训而且刚刚还派人训了话,想必是什么也说不出的。难缠的姐姐都被她弄死了,捏死司徒晴简直易如反掌。有此一问,不过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走个过场以服众而已。

一听这话,司徒晴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她不疾不徐缓缓开口:“王妃,我不服!我是被冤枉的!”声音轻轻浅浅,但是却沉稳坚定而且异常清晰。

一时间院子里的人都开始小声嘀咕,欧静双也微微变了脸色,藏在广袖之中的芊芊玉手倏地紧握,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只一瞬间就又恢复了平静,不怒反笑地开口:“哦?之前认罪,现在又要翻供,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意思,本王妃向来有功必赏有罪必罚,断不会冤枉好人。”

“王妃说的是,王妃向来贤良淑德宽以对下,自然不会让我蒙受冤屈!”司徒晴毫不客气地打蛇上棍,把一定大大的高帽子给了欧静双。

欧静双尽管心里气得怒火翻涌,但是又不好发作,俏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破绽,心里想着一定要整死司徒晴,但是面上不得不违心的说,“有什么冤屈,你但说无妨。”

司徒晴喘了一口气道:“王妃,空口无凭,请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还自己一个清白!”

欧静双一阵冷笑,心下腹诽道让你再活三天量你也翻不出天来,当着众人的面大方地应了下来。

司徒晴被人粗鲁地放了下来,只觉得全身的肌肉都松懈了下来,被人绑在那么高的地方,那样的感觉真的是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而这一切都落在立于后院中的两个男子眼中。

正当欧静双要上前去看今晚忤逆了她的司徒晴时,旁边的丫鬟对她耳语了几句,欧静双瞬间收拾了情绪笑靥如花,转身向一旁的回廊走去。

盈盈一拜,对着长身玉立的两人温柔地说道:“参见皇上,见过王爷,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请皇上赎罪。”

听到声音,司徒晴猛地转头,刚刚在行刑架上什么也看不到,此刻顺着欧静双的声音看去,倒是看到了让她落得如此田地的始作俑者。

她的夫君,当朝王爷,厉靖存!

司徒晴不得不承认,厉靖存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他一身墨色的袍子,面如冠玉,表情淡淡的,薄削的嘴唇暗示着他的薄情,那双幽深的瞳眸宛若千年古井,让人看不清。

兀自摇了摇头,司徒晴视线稍移,入目的男子便是当今圣上。

不过此刻他并没有穿龙袍,一身上好的织锦衣袍,腰间系着雕龙佩,头上的冠玉也是水头十足,样貌虽不能说人中龙凤但也算得上丰神俊朗,只是神色中多少让人觉得不够英武。

以前司徒晴只是极少的几次远远地看过他几眼,这次倒是看得真切。

“王妃都放了你,还不赶紧走,待在这里莫不是不想活了不成。”被欧静双吩咐来收拾柴火垛的粗使婆子不耐烦地说道。

司徒晴收回视线,转身便走了,丝毫不恼。她心知肚明,这府里见高踩低地紧,现在她这样任是谁都能踩上一脚,时机未到还不是该还击的时候。

“靖存,那架子上的姑娘是谁?”支开了欧静双只剩下兄弟二人,厉巍当一边朝前走一边转头看着厉靖存疑惑地问道。

他觉得得那姑娘很不一般,被高悬于行刑架上却毫不畏惧很是有胆色,和皇宫里的莺莺燕燕都大相径庭。

听着询问,厉靖存不在意地说,“不过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妾而已。”自从司徒璟死后,每每看到司徒晴厉靖存的心就莫名的隐隐作痛,她姐姐是他最爱的女人,可却是委身在他身边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女人,尽管司徒晴木讷的很对着一切毫不知情,但是他也难以释怀。

皇上却全然不知道厉靖存心中所想,接着又问道:“她是犯了什么错,只得如此大费周章?”

“皇上有所不知,她刚死了姐姐府里很多人都看见她住的房子闹鬼,每晚都有人在里面走动。”厉靖存解释道,一张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情绪。

厉巍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都说人死后会附在最亲近人的身上,这也不无可能。若如此,这女子说要澄清清白,朕倒是很是好奇。靖存不会怪罪朕在这里多叨扰几日吧?”

尽管心中很不情愿,但是厉靖存还是略一躬身说了句,“不敢,皇上住着便是。”厉巍当丝毫不在意厉靖存不冷不热的样子,么多年也早就习惯了。说着话,两人便走远了。

司徒晴坐在房中,脑子里全是有关被陷害的事情,眼下来不及想别的,赶紧证明清白才是要紧的事情。

搞了这么多年的神学研究让她相信世界上有鬼是万万不可能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是妖,这闹鬼的事情必有蹊跷。细细回想着人影之说,脑海之中构建着无数的可能性,在学术研究之上司徒晴一向头脑清晰条理分明。

欧静双来不及交代府中的事务,就听丫鬟说老太妃让她过去,登时心里有些不自在,不过也没做停顿,赶紧就去了老太妃住的腾风阁。

“太妃,您找我。”还未出声,欧静双便先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丝毫不抬头看卧榻上侧躺着的老妇人。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有声音幽幽的传来,“起来吧。”语气很是威严。

欧静双缓缓起身,规行矩步的立于卧榻之前。上面的是厉靖存的母亲,当朝老太妃夏侯环,虽然年过半百但是风韵犹存,眉目之间富贵尽显。

厉靖存的长相多伴随了母亲,母子俩均是人中龙凤,而太妃更是经历风雨身上多了威仪与贵气,每次拜见总让欧静双觉得不得不小心翼翼。

“知道为什么叫你过来么?”夏侯环并不看站着的人儿,捋顺着怀里波斯猫长长的柔顺的毛不紧不慢地问道。

欧静双立时跪了下去,赶紧说道,“臣妾办事不利,该领罚!”心里却是一片怒火,难得老太妃和她都容不得司徒晴,可是竟然没能一举除掉她,真是到嘴的鸭子都飞了。

轻轻地摆了摆手,夏侯环说道:“别动不动就跪又拜的,起来说话便是。”怀中的猫儿也应和似的叫了两声。

欧静双眉峰微动,心下有些不悦,除了在老太妃这还没人会对她这样忽略,她竟抵不上只该死的猫。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