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 空间初觉醒

帝都‘天上人间’酒吧,纸醉金迷,烧钱金窟,每天晚上这里都是人影绰绰,有身份的男女白领都喜欢在这里买醉,缓解工作压力的同时,也择机消耗着过剩的荷尔蒙。

夏青石是华夏农业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每天傍晚七点,他都会准时出现在酒吧中,不是买醉,而是勤工俭学在酒吧当服务员,就当其他的同学都通过各自的家族关系,或进入了政府部门上班,又或者进入了窗明几净的高档写字楼当起了实习生,美好的前途不言而喻时,而他一个农村来的三无产品,却要为老父亲肝癌晚期高额的手术费而不停的奔波。

“哐当!”“啪!”

“啊!”一个女服务员不小心打碎了一位客人的杯子,那人当即就是一个大耳光伺候,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情,扯着醉醺醺的嗓子吼道“滚,叫你们老板来,老子是来找乐子的,你他妈没长眼啊!阿玛尼,把你买了都赔不起!”

那人吼过之后,一群身边的醉鬼立马跟着起哄“扒光了直接操,罗嗦什么,破逼农民工这么不上道!”

“小夏别冲动!算了吧,咱们农民工就这命,饭碗重要啊!”

领班老王拉住了夏青石冲动愤恨的身影无奈的说道,如此场景几乎天天都在上演,周而复始,明明是那人咸猪手不老实,摸了那个小姑年不该摸得地方,但最终倒霉的却还是那个小姑娘,懂事的道个歉就完了,要是真的想找麻烦寻求正义,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自己卷铺盖卷滚蛋了。

而事实也是如此,夏青石眼睁睁看着大堂经理对那人点头哈腰,最终反倒让保安将那个受了委屈的服务员给架了出去,大厅里一群热舞的冷漠眼神似乎早就见惯了这种开胃菜,依旧群魔乱舞,意乱情迷,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人情冷暖。

“啊!走开,救命啊!”突然酒吧大门被人推开,一个惊慌失措的美丽女子大呼救命道,整个酒吧连带那躁动的迪斯科音乐也瞬间陷入了一阵呆滞,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女子的美,高贵,温馨,迷幻,与长期混迹酒吧的柔情浪女完全不同,高挑玲珑有致的身材,黑亮柔顺的秀发,精致秀气的妆容,再加上一身飘逸的着装,最主要的是那浑身散发无处不在的贵族气质,完全就好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一般,美不可人间方物。

“老婆你就不要跑了!咱们夫妻俩的事情,咱们自己解决!”

“看什么看,王爷胡同洪三办事,不想死的滚远点!”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尾随那女人冲进酒吧,其中一个刀疤脸对着酒吧看热闹的人群直接爆粗口骂道。

“走开!不要碰我,我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臭流氓!来人,赶快打电话报警!”那女子当即呵斥反驳道,一脸的惊恐,看似不像作假。

“操,一群小瘪三还想耍流氓,来,妞,到哥这来,哥罩着你!”那之前喝醉的阿玛尼哥瞪着一对狼眼直溜溜盯着那进来的女子,一挥手豪爽道,而其身旁的一群狐朋狗友也作势起身,一个个挽起袖子就要动手的模样。

“匡!”

“你知道我爹是谁?”“老子用钱砸死你”

“匡!”

“操,你爹就是奥巴马也管老子屁事,耽误老子办事,连你老母老子也一块办了!”

“老子洪三办事,谁他妈管闲事,这就是下场!”那刀疤脸手持着半个带血的啤酒瓶再次咋呼到,满脸的嘲讽。

还没有等一群醉鬼明白是怎么回事,冲进来的五六个人每一一个空酒瓶,直接上手,三下五除二就将那几个欲动手的醉鬼傻叉干倒在血泊当中,只剩下口吐白沫瞎抽抽了。

一见如此情景,傻子也猜到发生了怎么回事,酒吧里几十号男男女女包括三个身强力壮的保安也瞬间退至一旁,那大堂经理干脆背过身去,极为配合的什么也没有看到,两三个人眼看就要靠近那女子,行走间裤带已经解开,皆是一脸的色相,大庭广众下,接下来意味着什么,傻子也能猜得到了,夏青石瞬间正义感爆棚,挺身而出堵在那女子的身前吼道“赶快走,不然我报警了!”

“操!还真是有不怕死的,女的带走,男的往死里打!”

那刀疤脸洪三一见夏青石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冒头,当即也发了狠,一挥手,一众手下蜂拥而上,夏青石正儿八经的农家子弟,一米八的大个,身强体壮不错,可是以一敌六,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找虐了,混乱打斗中,也不知是谁极为不守规矩,掏出一把精亮匕首,趁乱直接朝着夏青石身上一通猛刺,也没管刺到哪里,刺没有刺中,反正看到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就是,模模糊糊听到警笛的声音夏青石便彻底的昏厥了。

“这是哪里?我死了吗?好痛!”混乱中,夏青石也不知道被人扎了多少刀,浑身都是血窟窿,朦朦胧胧间也没有注意到左臂内侧有东西突然自行蠕动,开始吞噬流过的腥红鲜血,化作一股逆时针的时空漩涡,将一道面容与夏青石极为相似的虚幻身影拉扯进入其中。

‘造化之门’一片朦胧空间无日无月,苍茫大地,一望无际,只有一块一丈高许的巨石横亘在大地之上,“往生决,天佑古法,悉心习之,可得往生极乐~~~”全是一堆莫名其妙的文言文,晦涩难懂,还有的甚至模糊一片,根本看都看不清,念了一会,夏青石便彻底失去了兴趣。

“有人吗?”奔跑间才发现,自己这具躯体居然并非肉身,而且在这片空间之上完全处于失重状态,甚至只要自己意念愿意,到最后熟悉一番居然可以飞!

“只有一汪不足半亩大的水塘,泉眼还这么小,随时都有可能断掉吧,还有整个水塘连棵水草都不见?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嗯?这泉水,真甜真好喝!”

“呃,头好痛,这是哪里?”只记得刚刚喝了一口碧泉,周身就一阵舒坦,接着浑身散发滚烫的热量直冲的头痛,醒来后,就发现一身油污纳垢,回归到了现实中。

“啊!醒了,大夫,2号重症室的病人醒了!”朦朦胧胧间,只见一道护士模样的女子身影惊恐吼叫的背影。

在医生惊恐的目光注视下,护士缓缓取掉缠绕在夏青石身上的绷带,一切真相大白的瞬间,包括主治医生在内的所有人都蒙圈了。

“好,好了?这?不过这是什么东西,这么臭!”原本布满刀痕的伤口早已愈合,只留下十几道浅浅的痕迹,夏青石甚至都能下地自由活动,好的完全跟个正常人一样。

一个机灵的护士双眸灵动突然惊呼道“朱大夫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太神了”,那主治医生明显一愣,但眼底的惊慌转瞬既逝“快,再给病人做个全面检查,将所有之前我给他开出的药品和之前的治疗记录全部都拿过来,我要去院长办公室一趟”说完还极有默契的朝这那小护士投射了一个感激的目光。

“造化之门,还真是神奇,莫非这是神仙的手段?”

扬了扬左臂内侧,一扇类似窗户又或门牌的图案栩栩如生,说起来这图案跟随了自己二十多年,据父亲说当时天空雷鸣闪电,暴雨连续下了三天三夜,到最后一道狂雷劈下,连家里的房子都劈塌烧焦了,而自己这个襁褓婴儿却没事,仅仅蹭破了点皮,之后左臂内侧便莫名其妙有了这幅不伦不类的图画,二十多年始终伴随自己成长,就好似伴生一样不曾变过,要不是这次的奇遇,夏青石都快要忘记了身上这个特殊的‘发小’。

几天养病下来,夏青石曾经不止一次的偷偷尝试过再次进入左臂上那扇神奇的门户空间,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亲切,几天的摸索夏青石发现了一个让人无比奇怪的事实,那就是只要自己意念愿意,可以随时将现实世界的东西放入莫名空间之中,而那莫名空间中的泉水,只要自己愿意也可以随时带出来,当然更为吃惊还是那泉水,一次下意识的试验,将其滴在病床前快要枯死的花束上时,那半死的百合居然再次舒展花瓣,释放阵阵清香,完全就好似初生一般,诡异至极,虽然自己是新一代的大学生,学的就是农牧养殖管理,按理说不应该信鬼神,可是这么奇异的事情却是发生了,自己想不相信也不行。

“我被人莫名扎了十多刀都没死,这已经够诡异了,还有什么相不相信的,造化之门,要不日后就叫你造化空间吧,寒门就此崛起!”

造化空间的秘密,夏青石谁也不敢告诉,这两天在医院像怪物一样被人摆弄怕了,万一真的再让人查出点什么,只怕自己非要被人切片研究不可。

“大夫,人呢?”李雪乘专机转飞国内,匆匆赶到医院,就是为了见自己的救命恩人一面,可惜早已人去楼空。

“小姐,你来晚了,病人昨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