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在客厅的沙发上,我正戴着耳机眯着眼。

“三月梨花雪,几载开了又败,笔锋走黑白,丹青中穿插无奈,彼时那弯儿月,何时初现于江畔,而我又在待何人……”耳机中排骨教主的那首《霜雪千年》让我不禁跟唱,而自己那迷茫的内心也终归于平静。

我,刚经历过高中三年生活的一个人,就在刚刚,高考结束了,我也回到了这寂寞的家。为什么说家是寂寞的?就在我初三毕业进入高中的时候,我的父母意外车祸死亡,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从那时候开始,我便真正的独立起来。幸好我父母给我留了一笔足以让我平平淡淡的度过30岁的遗产,这也是我不必辍学去扑向社会闯荡的原因。

这些事暂且不说吧,高中三年里,我的成绩很差,所以说这次高考结束后,我也该思考人生了。我对我的未来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去干什么,去社会上闯荡?还是会到高中再混一年?又或者早一个不入流的大学体验一下不入流的大学生活?这些未免有些无趣了,我喜欢什么呢?推理?冒险?应该是吧。不然我也不会去参加高中的推理社,我也不会去尝试一个人去荒郊野岭度过一周,我也不会痴迷那些悬疑推理小说和贝爷的荒野求生了。

可这些兴趣爱好能帮助我做些什么呢?推理社上完美的推理吸引了大部分同学的关注,但也没有改变我高中三年的孤僻性格,;从荒郊野岭回来的我感觉到疲倦和满足感,但洗个澡就把下水道给堵住了,害得我不得不请物业……得,算了吧,我还是继续听歌好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说不定到时候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就被清华北大什么的给入取了呢,不过我好像没在志愿上填清华北大来着。我这样的自我安慰让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校长,特招生的名单确认了吗?明天就是发通知书的时候了。”一间办公室内,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对着正坐在办公桌那披着黑袍翻文件的人说道。

披着黑袍的就是校长了,不过黑袍那巨大的帽兜让光线无法进入,所以也就看不清校长的脸。“嗯……”校长停止了手上翻文件的动作,“特招生的名额今年我们学校有几个?”校长的声音不像正常人,他的声音就像用了某变声软件的空灵选项,听起来像有多重回音先后叠加在一起。

“今年特招生的名额比去年多了10个。”西装男子回答道。“那就是说我们有30个特招生名额喽。”校长说道。“是的,不过我们学校的名额还是比不上其他三校。”西装男子又说道。

“嗯,随便了,反正我们学校已经连续垫底三年了,破罐子破摔吧。”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校长的语气却依旧那么稳,没有表现出他话中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那校长,这个特招生人选决定了吗?”西装男子又回到了他最初的问题上。

“决定了,你明天就去发通知吧,通知书形式还是老样子好了。”校长从文件里抽出一份名单,并且吩咐道。“好的,校长。”

西装男子接过名单,正准备开门出去,校长却叫住了他。

“哎,别忘了准备测试。”

“好的,不会忘记的。”说完西装男子便推门而出。

办公室内只剩下了校长一个人,“希望这届学生能给我一个惊喜吧。”校长喃喃自语道。

“妈呀,八点了,完了完了,迟到了迟到了。”我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条件反射的从床上跳起来,正准备不洗漱就直接奔向学校。

“诶,不对。”冲出房间的我反应过来了,“昨天才考完高考,我迟哪门子到啊。”我不禁自嘲自己的发射弧似乎太长了,现在才反应过来。不过起都起来了,总不至于再回床上睡个回笼觉吧,还是洗漱一下准备早餐吧。

“嗯,一块面饼,一包盐,一包油,一包脱水蔬菜,再卧个蛋,营养丰富的早餐完成。”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早上吃有荷包蛋的方便面都会有一种感油然而生的满足感,可能是我认为加了荷包蛋的方便面比普通方便面更高档吧。

愉快的早餐过后,我应该要享受我那完美的假期了,该干些什么好呢?有了,不如看片吧。

我打开电脑,点开搜索网页,搜索着最新的烂片。什么?为什么是烂片?我想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样的答案你们应该不会满意吧。好吧,我有受虐倾向,高三我忍了一年了,现在必须看几部烂片来摧残下我弱小(变态)的神经。

两小时后

“神塔么的女丧尸,说话的恐怖片呢?”

我在看完一部名叫《女丧尸》的国外恐怖片后忍不住吐槽了。说好的恐怖片呢?这片子一下子由丧尸片变成搞笑片,再由搞笑片变成丧尸片,结局还给了个心灵鸡汤以及兄弟义气,这片把我的精神摧残的不是一点半点。

“生命不息,摧残不止,下一部。”我继续找烂片找虐。

再两个小时后

“啊!”我打了哈欠,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没了吗?”我在看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这片烂得还真强大,连我都能被催眠。关闭了网页准备去做午饭,刚站起来的我突然停住了。

“刚才看的是啥名字来着?”我居然记不住这电影的名字,可见这电影烂的境界了。

我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眼,果然我又忘记买菜了。

“得,看样子今天的午饭又得是方便面了。”我无奈地叹道。

“诶,有了。”我想到了了一个新点子——蛋炒饭。是的,就是那拥有过人魅力的毫不逊色于方便面的蛋炒饭。蛋炒饭又称饭炒蛋,里头的料很简单,饭、蛋、盐以及一定的酱油调色,但它的味道却足以让人痴迷。

得,不多说了,我先煲饭去。就在我刚把米下好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