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001章:妻挟万夫镇亲夫

夜幕初降,正是满城灯火、阖家团聚之时,独有一户之中,一白衫男子形单影只,临窗远眺,怔怔出神。

门外传来一连串清脆足音,由远及近。闻其声,依稀可辨美人来兮、婀娜娉婷,然而那白衫男子却如受电击,身子一抖,霍地转头,眼望房门,只觉一股凌厉杀气,已然透门而入,扑得男子的满头发丝,飒然一颤。

男子剑眉微皱,呆了一呆,淡淡苦笑道:“到底还是来了……”

“曾强夫,曾爷们,你出来。”门外有女子言道。

声音极是好听,只是异常冰冷。

爷们二字,正是曾强夫的小名。

“郝温媃,你进来罢,有话家里说。”曾强夫在屋里应道,语气也是不咸不淡。

门外冷哼一声,只听喀喀两响,反锁的房门猛地被拉开。

灯光之中,立着两位女子,前面一位挽个高髻,娴雅端庄,后面女子长发披肩,姿容俏丽。

曾强夫朝前面那美妇点点头,道:“温媃,你的内力又有长进了。”又向后面女子示意道:“很好,美俪,你也来了,果然是姐妹同心。请进。”

郝美俪冲他眨眨眼,俏皮地笑笑。

郝温媃却是面若冰霜,轻移莲步之间,冷笑道:“曾爷们,这里便是你所说的家么?负气出走,另租他处,家务不理,家小不顾,你也配提一个家字?你可知家为何物?”

曾强夫淡淡道:“令我舒心快意之处,即为我家,否则,便不过是混吃等死之墓穴而已。”

郝温媃气得脸色煞白,银牙紧咬,玉掌紧握,突地喊道:“废话少说!你今天到底跟不跟我回去?”

喊声其实并不大,但其中似乎蕴藏着无穷力道,引起诸物共振,满室回荡着嗡嗡之声,余音游走环绕不绝。

郝美俪嬉皮笑脸,在旁边打圆场,“姐夫,还是快跟我老姐回去吧,她这些天,想你想得是夜不能寐,日日买醉。再说啦,好男不跟女斗嘛,斗赢了对你没好处,斗不赢,你还得挨揍,嘎嘎,何苦来哉?”

曾强夫呵呵一笑,负手傲立,昂然道:“想我堂堂八尺男儿,倘若动辄为威逼利诱所屈服,那么日后,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罢了,你们无须再言。”说完,眼中竟似隐隐有泪光。

“瞧瞧他这副臭德性!招打,欠扁!美俪,听姐一句劝,以后你,不许再找这种书呆子。”郝温媃怒极反笑,斜跨弓步,玉臂一展,摆了一个“织女揽霞”的架式,道:“曾爷们,爽快些,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今日里非打得你回老家去。”

郝美俪在一旁拍手笑道:“好哎好哎,连滚带爬,满地找牙,打回去,老姐加油!”

曾强夫虽是生性恬淡之人,但到底年轻气盛,眼见老婆公然亮招挑衅,当即也是忍无可忍,虎吼一声,抄起身边一根扫帚,祭出一招“温侯划戟”,一时也是峙如山岳。

郝美俪又朝他拍拍手,起哄道:“叫得好,够霸气,姐夫,给力给力!”

郝温媃斜眼看丈夫,满目生媚,言语却不屑之极,“哟,原来这回练的是扫帚啊,创意还挺多的嘛。来吧,老规矩,本姑娘让你三招。”

曾强夫凝神聚气,眼角嘴角,闪过一丝少见的自信的笑意,呔的一声,一纵而起,挥帚而下,将他一月以来苦心创制的绝技“滚滚红尘一扫空”,连绵不绝地使了出来。

霎时只见这满天帚影,疾飞劲舞,仿佛是一个洁癖狂,用一只无形之手,要将空气都清扫个一尘不染。

郝温媃一时招架不迭,竟有几分手忙脚乱,曾强夫面露惊喜,使出一记杀着“扫坑待爹”,扫帚向下斜斩而出,直攻下盘,掣如闪电。

不料郝温媃反应之快,匪夷所思。只见她轻身一跃,纵起丈余,轻飘飘贴在天花板上,状如粉蝶,俯视曾强夫,从容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言毕,吐纳两次,启唇长啸。

曾强夫面色一变,急欲跃起击之,怎奈有一道无形之力,如同大潮决堤,排空而来,当头压下,使他根本难移半寸。他知道其中厉害,心中暗自叫苦,只好收声敛形,运气调息,待以时机。

郝温媃口中长啸,不似人类,有若凤鸣龙吟,清越激扬,层层而上,渐次浑浊厚重,垒叠之下,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杀气荡魂魂欲飞之势。

曾强夫闭目咬牙,全身颤抖,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郝美俪远远躲在沙发后面,头上赫然罩着一顶头盔,也不知何时带了进来的,显然是早有准备。

那长啸如同狂飙翻腾,盘旋而上,最终似觉已至极顶,再也无处可去,轰转徘徊之间,极不耐烦,突然就化作掷地一吼,犹如晴空一声霹雳、平地一声惊雷,更似天地间一头硕大无朋的巨狮,将苍生万物都含在口中了,再从肺腑之间震出一声咆哮。

曾强夫顿时身子一定,猛睁双眼,一脸茫然,手中扫帚,啪地坠地。

又过片刻,那吼声才如雷车过境,轰隆远去。

郝温媃一跃而下,颊上飞红霞,额上冒细汗,微喘道:“可算把这冤家镇住了。”

“天了噜,亏得有这消音头盔护着我。”郝美俪摘掉头盔,看着上面道道裂纹,直拍自己小心肝,叫道:“哇,老姐,你越来越厉害了,以后也要教我这个——狮吼功。”

“错!是‘万夫来朝狮吼功’。”

郝温媃正色纠错,接着道:“等你结了冤家再说吧,这门神功绝非儿戏,心中若无不竭之怨气,则不仅练不成神功,反而会伤及自身,变成个病秧子,到时谁人敢要你?”

“哇,万夫来朝?好壮观的场面哦。”

郝美俪吐吐舌头,笑了笑,忽然又道:“老姐,姐夫在这独守空房,会不会到外面找美眉啊?”

“他敢?”郝温媃柳眉倒竖,恨恨道:“谅他也没这狗胆!”

话音刚落,曾强夫忽然嘴唇微动,含糊不清地说:“谁,谁说不敢,床底就有一个、水灵灵的软妹子。”

郝温媃脸上一黑,冷冷一笑,“倘若真有,看我不扒你的皮!美俪,看着他。”转身向卧室走去。

趁此空当,曾强夫猛地打个激灵,弯腰拾起扫帚,跨上扫帚柄,心急火燎,喝一声:“起!”“GO GO GO!”

那扫帚光芒一闪,顿时腾空升起,载着曾强夫,朝窗外飞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