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没有阳光的昏黄白日,没有月光的漆黑夜晚,这里是剑与魔法共存的世界,法迪斯。

如今,拥有智慧的种群也好,灵智尚弱的野兽也罢,因一种恐怖的力量,所有的生物都被迫迁徙到了世界的最东边。

“军团”将是整个法迪斯最后的防线!

他们将用生命守护家园!无穷无尽的黑暗魔兽终将被驱逐!

……

“张予!我们该出发了!”

废弃厂房般的军团营房三楼,最靠左的窗口,一个青年闻声后探出头来,这青年黑头发黑眼珠,标准的东方人模样,长的还挺帅。

他看了一眼楼下来人,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声音虽是有气无力,但他动作却不慢,带着个破旧的布包很快下了楼。

刚才在楼下喊他的是一个近三米高的熊人战士,全套的银白色铠甲加身,肩上扛着一把两米余长的宽斧,棕色毛发覆盖的大脑袋上,有着一双不成比例的豆豆眼。

熊人笑嘻嘻地塞给张予一件银白色的轻型胸铠,并示意他快点穿上。

张予接过护甲,疑惑的问道:“图撒,这是什么?”

“第六军团标配,后勤人员也是要有护具的!不过也就只有个胸铠,其他的装备得你自己搞。”熊人图撒在回答时,表情明显不太自然。

这件装备是军团配发的,还是图撒自己掏的腰包,张予很清楚,但他不打算说穿。

把被强制穿越后昏倒在路边的他捡回来,帮助他留在第六军团,又教给他大量法迪斯世界的知识,这样的大恩大德,张予现在能做的也只是利用职务之便,每餐多给图撒扔张饼,仅此而已。

军团训练场上,战士们早已站好队列,等待着军团长大人给大家早训,张予和图撒姗姗赶到,站在了队列最后方。

一名有着火红长发的美貌女子缓缓上台,右手持一根银色长棍,站到了演讲台正中,扫视台下的战士们。

“嗯!大家今天都很精神啊!”

台下的战士们齐声说道:“军团长大人也很精神!”原来这红发女子就是第六军团的军团长。

她听了战士们的回答后,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左手握拳高举过头,斗志昂扬的高声喊道:“那么!解散!”

到此,第六军团每日早训结束,是真的结束了。

这简短奇怪的早训,张予已经参加了近一个月,头一次的时候他是彻底惊呆的,完全不能理解进行这种早训的意义,当然他现在依然不能理解,只是表面上比较淡定了。

战士们有序的离开训练场,张予临走时还不忘多看一眼那美女军团长,确切的说,是多看一眼军团长手中长棍上绑着的一根红布条。

这红布条对他来说至关重要,是他重返地球的关键。

和很多故事的主角不同,张予不是稀里糊涂穿越到法迪斯的,他是被一个怪老头强制扔过来的,并且有着明确的任务。

获得最强系统或是最强能力,冠绝天下至高无上,然后顺带着拯救世界?

张予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即使能躲开城市的喧嚣,抛下生活的压力,他还是对拯救世界没什么兴趣。

可这件事他没有选择权,更出乎意料的是,怪老头也没有给予他任何的能力,只交给他一部手机,接着他就眼前一黑,躺在了法迪斯世界某条小路旁的泥坑里。

怪老头给的手机里只储存了三条讯息,连作为通讯工具的基本通讯功能都不具备。

一:寻找到只属于你的特殊物品,你将会因此得到力量。

二:成为法迪斯最强军团的军团长,彻底打败黑暗魔兽,拯救法迪斯世界。

三:做完这些你就可以回家了。

这算什么鬼任务?这是张予看完后的第一反应。真的能让我回家?这是张予的第二反应。心中抱有一丝侥幸,只要真能保证让他回家,他就愿意去努力。

从图撒处得知了法迪斯的基本情况,仔细思考了一番后,张予决定长久的留在第六军团,要当上军团长当然就要先加入军团。在图撒的帮助下,他见到了军团长,成为了第六军团唯一的后勤人员。

当他注意到那长棍上的红布条后,他留下的决心更坚定了,因为在其他人眼中破旧不堪的红布条,在他看来却是不停地闪着光芒。

他现在还没有资格直接接触军团长,更不谈把红布条弄到手了,他现在唯有多完成军团里的任务,提高自己在军团内的地位,混到可以单独面见军团长,才能创造机会。

今天,便是他第一次外出任务,向东特尔城运送食物。

离开训练场地,他和图撒来到军团物资仓库,参加这次任务的另外二十一名战士也陆续过来。

张予在仓库内清点出需要运送的粮草数量,作为战士长的图撒就带着其它战士开始了搬运工作。

他们的运输工具是两台大马车,一车配两匹战马,法迪斯的马比地球上的高大很多,更帅气也更强壮,一车载上一百包百斤的粮食,拉起来跟玩儿似得。

从第六军团驻地门罗城,前往东特尔城,来回需要近半个月,可运粮队只安排了这几个人,张予猜想,是不是因为这中间的路程都在安全区域,所以不会有危险?没有人给他正确答案,队伍很快踏上了旅程。

出了要塞般的门罗城,道路边奇特的花草树木多少还能引出张予的好奇心,虽然没像小学生春游那样东摸摸西摸摸,但他经常驻足欣赏风景。

图撒时刻提醒着他,让他不要掉队,其他战士对他则是不予理睬。

张予的身体强度弱得可怜,一丝战斗力也没有,在军团战士眼里,他就和刚出生的小宝宝一样脆弱,可他又不像小宝宝那样萌萌哒,这可能就是他不招人喜欢的原因。

二十三人的队伍,除了张予都是兽人种,说是兽人却长了张人脸,去掉体形上的差异,也只不过是把形形色色的兽耳长在了头上,把形形色色的尾巴长在了屁股上。

熊人同是兽人种,却更像是直立行走的野兽,和其他兽人种站在一起有种强烈的违和感,究竟为什么只有熊人和其他兽人种不一样,图撒自己也是说不清。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运粮队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人,在现今的局势下倒也说不出有什么不正常。

途中经过一座城镇废墟,残垣断壁上还能见到点点血迹,破损无用的武器残骸胡乱地插在泥土中,那苍凉感让张予浑身不舒服。

运粮队离开废墟,穿过一片森林,眼前出现的是看不到边的平原地,和森林接壤处的草长得不高,还没过脚面,正是放马吃草的好地点。

给战马解开绳套,战士们便围着马车坐下休息。

不知是太过无聊,还是为了让张予放松心情,图撒突然问起他会不会骑马,地球上的城市人大多数都是不会骑马的,他当然也不例外。

“哈哈,那我来教你骑马!”图撒说着就把张予推到正在吃草的战马那边。

面对约有三米高的战马,张予用力咽了口吐沫,他打心底里不觉得它们能有多温顺。

图撒选了其中一匹身体全黑的战马,亲自示范了一次上马的姿势,还拍了拍马头,向张予展示这战马是受过训练的好马,是不会随意乱动害他受伤的。

轮到张予上场,他一米八五的身高突然不够用了,努力尝试了几次,连马镫都踩不上去,他的脑袋上瞬间挂满黑线。

看看这战马的个头,再看看图撒的个头,张予咬牙,他很确定,这并不是因为他腿短……

图撒尴尬的笑了笑,但是没有放弃这次教学,抓住张予一通劝说,开始试着用手把张予托上马镫。

“一!二!三!”好不容易踩上马镫,图撒数着一二三,示意张予听到三时用力蹬上马背。

张予借着图撒给的托力,狠狠一蹬,人猛地向上窜去,他右腿一跨,很轻松地跨过了马背,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从另一边滑了下去,“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听到响声,其他战士先后转头看去,见张予正撅着屁股趴在草地上吃草,都忍不住大笑。

“坑爹啊!”这一下差点把张予的下巴摔脱臼了,他一边在心里抱怨着,一边努力爬起来。

他这一抬头,露出满脸泥碎草屑,战士们笑得更欢了。

张予还有些脾气,很快又开始了第二、第三次尝试,其他战士的嘲笑反成了他的动力。

这匹全黑的战马真就没乱动过,意外的温驯,任张予一次次从它背上翻下,它只管低头吃草。

等张予摔得浑身都是草渣,胯下的战马终于轻快地跑了起来。

图撒咧嘴笑着,对张予竖起大拇指。“我就知道你行!比我刚学的时候稳多了!”

学骑马的过程让张予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小时候学骑自行车的时候好像也是这种感觉,摔着摔着也就学会了。

“哎,能早点回去就好了。”张予想着叹了口气,拉动缰绳,让战马跑得又快了些。

图撒走回到其他战士那边,对他们歪了下脑袋,又看向张予,那意思好像是说,“看吧,他没你们想的那么没用。”

半数战士好像是认同了,跟着微微点头。

突然,张予那边传来一声战马的嘶叫,跟着又是“啪嗒”一声响。

“张予又摔马了?”图撒赶紧看过去,只见张予已经平躺在了草地上,胸铠上多了大半截箭矢。

他赶紧抓起自己的大斧子,冲向躺倒的张予,同时高声呼喊。

“敌袭!”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