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夕阳最后一点余晖被远处的高楼吞没,在一旁觊觎许久的黑暗立即爬上这座城市的上空虎视眈眈,好似一头匍匐在草丛中的猛兽,只要下方的灯光一暗,立即凶猛扑下,将整改城市都吞噬下去。然,哪怕黑暗就在头顶上,处于灯光明亮中的s市居民也没有丝毫恐慌,现时不同往日,更不同于久远的年代,黑夜的降临再不能给人带来恐慌,但这并不代表黑夜中没有足以让人畏惧的东西存在。

S市只是一座不入流的小城市,可这里的夜生活并不比一二线城市匮乏,年轻人褪去一天的疲倦之后,三五成群的在街上行走,或相邀喝酒,或集体飙车,各种玩乐花样层出不穷,平白给原本安静的一座小城增添了几分躁动气息。相较于三三两两的人群,独自穿行在人群中的楚阳并没有显得多特别,和他擦肩而过的人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好似根本没有看到楚阳一般。

背了半人高的运动包,微微低着头,楚阳不急不慢的在人群中穿梭,他好似笼罩着一层保护色的变色龙一般,所有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都只是一扫而过,随后便不再看向他,落在他身上的灯光也好似被他全盘吸收一般。

离开人群,往稍显僻静的所在走了一段距离,楚阳就在一个在建的工地前停下了脚步。工地外面的的铁皮围栏上用红漆写了四个醒目大字,闲人免进。此时早已经放工,工地里漆黑一片,就连应有的警示灯光都彻底熄灭。隔着一个围栏,工地和外面就好像两个世界一般。微微眯着眼睛看向里面,除了里面黑的有些异常外,倒是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就是这里了吧。”一边说着,楚阳一边掏出钥匙将围栏大门打开,抽出锁链的时候发出一阵凌凌的空旷声响,没来由的平添了几分怪异氛围。楚阳倒是没有太大反映,随手将锁链和锁头丢在地上,一步跨入到好似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工地中。

踏入工地,给楚阳带来最明显的感觉就是黑,太黑了,明明回头就能看到通明灯火,却偏偏一点都照不进来,那道围栏就好像一把铡刀,直接将灯光给切断。摇摇头,没有理会这个小问题,楚阳点亮早就准备好的手电筒,强烈的光芒撕裂黑暗也不过照出四五米远的距离。

孤身来到僻静所在的工地,楚阳可不是来探险,而是来干活。当然所谓的干活可不是偷里面的工程用料,他是受人委托,前来除妖的。没错,除妖,在现代小城里除妖。

手电筒的光胡乱照了几下,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楚阳继续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委托人所说的事。原本这只是一片荒地,委托人几经周转之后拍下这块地准备建一栋办公楼或者其他的什么万一,这一点楚阳不怎么感兴趣。一开始工程很顺利,可没多久非常老套的事情就来了。

先是守夜的工人半夜听到古怪的叫声,结果第二天醒来就到了工地外面。这事情也就持续了两个晚上,跟着就有人半夜看到黑影在工地走来走去,发出焦躁不安的声响。工人中有胆大的家伙曾一起在半夜守那道黑影,结果看到黑影的人都只看到一对绿油油的眼睛。这一下就吓得一群工人再不敢在工地里守夜。这还算好,毕竟只是晚上发生事情,工头拿工钱什么的压一下还是能够搞定的。约莫安静了两三天,工地又出事了,这一次是在白天,几名在脚手架上干活的工人突然从上面掉了下来,据说是看到黑影突然出现。这可吓坏了工地上的人,他们连夜撤走,哪怕工头用工钱相威胁也没用。然后委托人就找到楚阳了。

近乎漫无目的的在工地走动,黑暗就笼罩在四周,唯一的光源就是手电筒,唯一的声音就只有楚阳的脚步声,每踏出一步都发出沉闷的声响。饶是一人处于这般场景之下,楚阳也没有丝毫的慌乱,看他轻松的神态就好像在逛公园一般。

正走着,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吱”的一声,楚阳闻声露出笑容,脚步立即加快几分,踏出几步后竟是跑了起来,一边跑,他还一边看了看看四周,以确定不会有什么变化。就快要逼近声音传来的地方之际,一道恶风突然迎面袭来,同时传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腥臭味。楚阳一个反应不及,左手被什么东西给抽了一下,手电筒就飞了出去,随机一道巨大黑影欺上前来,那股腥臭味却是愈发浓烈起来。

左手吃疼,又被气味一冲,楚阳立即往旁边闪去,这还没看到正主呢,就先被摆了一道,楚阳不由的责怪自己太过大意了一些。也难怪,平日里处理的事情都没出什么意外,楚阳不由的有些托大。刚刚闪开,就看到身前数道寒光闪过,一对绿油油的光就在黑暗中浮现。绿光之中透着凶厉之气,大有要把楚阳给碎裂了一般的气势。

不敢再托大,楚阳连忙和黑影拉开距离,刚才他不过是本能的闪避而已,要是退的慢上一些,可能已经碎成好几段了。

黑影却也利落,见一招不中,立即扭头遁入黑暗,根本就不和楚阳正面对抗。眼看失去黑影身形,楚阳不由低骂:“好狡猾的畜生。”骂归骂,他的动作却是分毫不慢,伸手就从包里抓出另外一个手电筒,至于刚才那一个早已经不知道落在何方,怕是已经摔坏了。

黑影消失不见,空气中倒是留下了浓浓的腥臭味,这味道太过浓郁,就算想要循着味道找到黑影也不太实际。楚阳倒是没有放弃,伸手又从包里抓出一个小小的食物,却是一只木头雕刻的唯妙唯俏的老鼠,乍一看去好似活物一般。

抓着木老鼠,低声念叨几句,随后轻喝一声,就听到楚阳手中发出“吱吱吱”的声响,跟着楚阳就将木老鼠丢在地上。却见刚才还是死物的东西此时竟是灵活的绕着楚阳转了三四个圈,显示出亲昵之意。

“快帮忙找出那畜生。”楚阳任由木老鼠在自己脚边蹭了几下后才开口。木老鼠旋即停下身形,扭动小小脑袋,抽动几下鼻子分辨着空气中的气味,跟着就扭头朝楚阳发出吱吱几声,往一个方向钻了出去。小老鼠跑到倒是不算快,时不时的还停下来分辨一下方向。

抓着手电筒,楚阳紧跟在小老鼠后面,这次他可是打起精神来,不敢再托大。一路跟随着小老鼠左钻右转的,几乎没有停歇。约莫走了半个小时,却是钻到了一个地下空间,想来是这栋楼的地下停车场之类的。刚一走下尚未完工的楼梯就听到恶风袭来,之前消失的黑影悍然出现在楚阳面前,绿油油的两对眼珠子里凶光闪现,带路的小老鼠则是被黑影一下踏成了粉碎。

黑影一现,就对楚阳下了死手,凶悍气息暴露无意,显然是对楚阳这个不依不饶的家伙感到愤怒了。有了之前的经验再加上早已有了防范,哪怕此时黑影出现的突然,楚阳也没有之前那般狼狈,在黑影出现的瞬间,他就脚步一错,往旁边闪去,同时手中的电筒一照,已经将黑影看了个清楚,却是一头硕大无比的老鼠。

大老鼠人立而起,一对小眼睛里透露出凶悍光芒,嘴里更是发出吱吱的愤怒声响,它是恨不得将楚阳给撕成碎片的。谁知这家伙现在竟是表现的如此灵动,更让大老鼠感到恐惧的是楚阳身上隐而不发的气势。老鼠是极为敏感的动物,更何况是这么一只巨大的老鼠。

眼前的黑影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楚阳冷笑一声道:“不过是一只大老鼠而已就敢胡作非为了。”话没说完,他已然游走到大老鼠身后。这只老鼠当真是巨大,人立而起已然接近两米,靠近了看好似一团肉山,而身上混杂的那股腥臭味则是让人闻了之后几欲作呕。

不等老鼠反映过来,楚阳已然发动攻击,一拳狠狠的砸在老鼠后背,黑影应声往前倒去。老鼠吃疼,发出愈发凶狠的叫声,张嘴就朝着楚阳咬了过来。两颗门牙锋利如刀,哪怕只是被蹭到一点点都会破开一道口子,更不要说老鼠身上带有的那些细菌之类的。

迈开步子再次游走,楚阳展现了异常灵动的身法,哪怕在完全陌生且黑暗的环境中,他也不受影响。迅速游走到另外一边,抬脚一踢,就听得老鼠发出吱的一声痛呼,整副身躯竟是被踢的飞了出去。连续遭到打击,大老鼠总算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家伙的对手,而之前隐隐的不安也彻底转变为恐惧。它已经没有胆量再和楚阳争斗下去,可它也不能就这样放弃。

愤恨而又恐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四肢着地,一对散发着绿光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楚阳,这老鼠现在是恨死楚阳了,但它同样也不敢再去攻击楚阳,所以只能躲在黑暗处,目光阴冷的盯着楚阳。老鼠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却依旧不愿意逃走。

“不逃吗?”已然看出老鼠满是恐惧却没有选择逃走,楚阳自言自语的说道,而开口之际,他已然迈开步子朝着老鼠走去。

许是连续两次都遭到楚阳重击,老鼠知道自己无法抵抗楚阳,此时一见楚阳朝自己走来,不由的发出“吱吱”威吓声响,身子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明明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依旧没有选择逃走,这老鼠的表现倒也是古怪到了极点。

“难不成这里有什么宝物吗?”楚阳哈哈笑着,突然一个加速出现在老鼠面前,同时右手探出就要将老鼠拿下,谁知刚才还表现出一副恐惧模样的老鼠竟是突然之间凶性大发。

长长的尾巴好似一条鞭子一般愤然一甩,直接就捆住了楚阳,随后奋力一带,就将楚阳狠狠的砸在地面上。砰,沉闷的声响传来,可想而知楚阳究竟遭受到多大力道的冲击。眼前一阵进行乱冒,鼻子里更是有一股温热感觉,显然是已经出血了。不等楚阳回过神来,老鼠又是一甩尾巴,再次将楚阳拖起又砸到地面上。又是砰的一声闷响。

老鼠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连续两次得手之后,竟是不管不顾的不停甩动尾巴,大有要将楚阳给砸成肉酱意思。砰砰砰的声响不断在黑暗的地下室里传出,令人听了之后心惊肉跳。幸好工地早已经荒废多时,四周也是无甚人家,要不然当真会吓坏人的。

被一通乱砸,楚阳只觉得脑袋里一阵晕乎乎的,一张脸上糊糊的,也不知道究竟沾染了多少血,身上多处传来疼痛感觉,而老鼠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尾巴依旧结结实实的捆在他身上。发出一声闷哼,同时也从鼻子里喷出一些血来,楚阳这才感觉好受了些。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是被这老鼠给揍了一顿。手电筒在刚才一通乱砸的时候就已经不知道甩哪里去了,想要找回来却是不太可能的,而之前背着的那个包此时也落在远处,只是四周黑乎乎的一片,哪里能够找到。

“真是倒霉啊。”

哼哼两声,不等楚阳想出脱困的办法,老鼠已然转过身来,一对小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楚阳,两颗门牙在黑暗中散发出森然光芒。

“你打算现在动手?”楚阳微微抬起头看向老鼠,“我劝你最好放弃现在这种危险的想法。”到了这时候,楚阳还有心情说笑,可见这家伙神经有多大条了。

眼看老鼠逼近过来,楚阳不由的摇摇头道:“看来你是不打算放过我的了。”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双手往缠在身上的鼠尾上一抓,也不知道他那瘦弱的身板哪来的气力,竟是生生的将鼠尾被掰开,并且狠狠的一把将那只巨大的老鼠给摔到地上。没错,楚阳接着老鼠尾巴将老鼠给砸了一下,跟着一步逼近过去,对着老鼠就是一脚。

砰的两声,老鼠应声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墙壁上,又掉落会地面。楚阳这是在报刚才被狠狠乱砸一通的仇。解了心头之恨,楚阳这才缓缓朝着老鼠所在的方向走去,在这黑乎乎的地方,他竟然能够准确无误的找到那只黑乎乎的大老鼠,当真也是非常奇妙的。

不再浪费口舌,刚刚逼近到老鼠身边,楚阳口中低声念诵几句,就探出右手朝老鼠抓取,只见他掌心处一抹隐晦的银光一闪而过。老鼠还想着挣扎,躺在地上之际依旧发出凶狠的叫声,尾巴猛地抽过来,还想和之前那般将楚阳给捆住,这一次却是被楚阳左手一弹,整条尾巴就瘫软下去。发出愤恨的叫声,老鼠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只能用一对小眼睛恨恨的盯着楚阳。

不为老鼠目光惊吓,楚阳依旧探出右手朝着老鼠抓取,掌心闪现的银光稍稍强烈了一些,却依旧不明显,带着一股令人心寒的气息。随着右手不断的逼近,大老鼠身上开始涌现浓烈的黑烟,并发出异常痛苦的吱吱声响,整副身躯则不停的在黑烟中扭动抽搐,就好像突然开始发羊癫疯一般。老鼠身上涌现的黑烟滚滚却是不断的朝着楚阳的右手凝聚而去,等的楚阳的右手完全落下之际,黑烟也就全都被掌心银光所吞没,地上的大老鼠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还存留在那里的就只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竹笼子,里面传来细微的吱吱声响。

老鼠被抓,原本黑暗异常的地下室竟是隐约有了些许光芒,刚才还听不见的声响此时也能够听到。s市依旧热闹如常,根本就没有人发现就在闹市旁边的一个工地里有人收拾了一只硕大的老鼠。楚阳晃了晃手中的竹笼子,道:“你暂时就乖乖的待在里面,听话的话还有条活路,不然可就难说了。”说罢,他就找回自己的东西,原路返回到地面上。

外面明亮的灯光此时已然照进这个工地,不时还能听到附近娱乐场所传来的声响,还有过路行人欢快的交谈声。稍稍整理了一番衣服,又将脸上的血污擦洗干净,楚阳这才慢悠悠的出了工地,若无其事的混入到人群当中。这样的事情他不知道干过多少回了,早已经习惯了怎样掩饰自己,就好像一滴水融入到江河之中一般,楚阳刚刚混入到人群之中便不见了踪影,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唯一有了变化的就是那个工地。

s市依旧热闹非凡,行人依旧匆忙,娱乐场所依旧热闹,这个城市依旧浮躁的让人感到不安。楚阳哼着小调,在人群中穿梭,最后缓缓融入到夜色当中,再也看不见。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