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1、三J兄弟盟

一切从初一开始,春拂大地,万物萌苏,那是一个装屁和绰号乱飞的年代。

乔侨自命君子,猴子号称贱人,剑客则是老大祝俊的独家标签。三人上课放学去厕所形影不离,合称“三J兄弟盟”。

自始至终,“三J兄弟盟”只有三位成员。

有人妄想加进去,总是碰一鼻子灰。

罗汉不相信。

罗汉是谁?——毛重九十五公斤,以皮糙肉厚窝里横闻名初中部的隔壁班霸王。

不就是个“兄弟盟”么,我罗汉进去是给他们面子。

这天中午,罗汉在楼道里刚好堵上三兄弟,晃着膀子过去,大大咧咧一抱拳:“罗某申请入兄弟盟。”难得的客气。

“知道三J的含义吗?”三兄弟中的老二乔侨,背靠栏杆懒懒地问。

“君子、贱人、剑客。”罗汉清清嗓门。三J兄弟盟最近很拉风,罗汉想钻进来改善一下猫狗不爱的公众形象。

猴子翻翻眼睛,两根黑黑的手指伸进嘴里,掏出一块嚼得灰白的东东,一个跃步跳起将那东东按在罗汉油光光的脑门上,并道了一声:“给爷笑一个。”

口香糖!粘不啦唧的,罗汉最讨厌草莓味的!!

罗汉大怒,如被踩尾巴的大熊,两个大胖拳头狠狠攥紧。

猴子轻轻摇头:“这么大个子,这点小调戏都受不了?不行,不行,你做不了贱人。”

罗汉忍住气,掉头转向乔侨:“那我做君子。”

乔侨上下打量着罗汉,冷笑一声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做的一定要做,孔融让梨,做的到吗?别人从你碗里夹块肉,你都恨不得和别人拼命吧?而有的事,既不能做,也不能说。比如说,上周二我看见麻杆故意走错女厕所,这事儿我就一直保密,跟谁都没有说——你能做得到吗?”

罗汉摇摇脑袋。他爱吃肉,爱八卦,爱冲动,爱吹牛,蛮模霸道,似乎正站在君子的镜像反面。

罗汉最后望向祝俊。剑、剑客,我还有点希望么?

祝俊头都没有回,自始至终,一直安静仰望着楼外面的蓝天白云。

猴子幸灾乐祸:“剑客一要胆,二要侠,三要玉树临风,闲杂人等无关动物就不要妄想啦。”

乔侨跟着帮腔:“是喽,剑客是一种人生态度,首先要酷,特立独行,能做非常之事,你行吗?”

啪啪啪啪,罗汉感觉自己的脸皮被一片片扇到地上,心里憋火,禁不住蛮性发作,抬起拳头指着祝俊大叫:“吹牛!我不信他就能做到!唬谁呢?”

乔侨、猴子被罗汉的怒吼吓了一小跳。

祝俊伸了个大大懒腰。他感到很无聊。三J三J,重点在前面的三,J不过标签而已,真不知罗汉发什么骚劲非要往里面钻,你也和我们仨一样,从幼儿园开始就一块玩尿泥长大的?

祝俊回转身,有这扯淡的功夫不如回教室涂两幅漫画。

“别走啊,熊了?”罗汉伸胳膊拦住:“姓祝的,你要真牛X,真象他们讲的那么酷,我罗汉低头喊你哥,外请你们吃一顿无限量肯德基!不过,要是只会吹牛B,三J盟趁早解散,要不改名叫‘小鸡鸡盟’,哈哈哈哈!”罗汉狂笑。

乔侨、猴子脸都气红了。对他俩来说,此时“三J”的名号犹如图腾!也就是力大如熊的罗汉敢这么说,但凡换成另一个傻B,两人早就上去给一顿暴K了。

“说吧,怎么证明?”祝俊淡淡回道。他不想看见兄弟的窘样,只想早点结束闹剧。

“怎么证明……”罗汉挠挠后脑勺,瞪大牛眼四处张望。对于一个数学从来没有上过60分的人来说,这是一道大题。

“哎,有了!你,过去对她说:你是我的兔宝贝,兔子兔子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罗汉肥手冲对面一指,哈哈大笑。

三人回头一看,靠,原来是她,大意了!

对面楼道头冒出来一个小女生,脚踩大头平跟鞋,手拎粉色Kitty杯,一蹦一跳,吧嗒吧嗒。

猴子的面孔一点点变形扭曲,来的这个小女生正是猴子的同桌许欣,外号——极品恐龙兔!

罗汉太TM邪恶了!

上初中以后,忽然之间,男生女生就不再说话了。男生只找男生玩,女生只和女生磨耳朵,各玩各的游戏,井水不犯河水。不要问为什么,谁问是谁是居心叵测的小流氓!千万不要讨好女生,谁那么做谁就是种族的叛徒,将会遭到全体男生的一致鄙视!相反,冷漠女生、嘲讽女生,甚至整盅恶搞对方,成为男生沾沾自喜的英雄行径。

在这种大背景下,罗汉提议祝俊对小女生“极品恐龙兔”说这么肉麻的话,什么“兔宝贝”、“我爱你”、“老鼠爱大米”,简直就是把祝俊往百世不得超生的十八层地狱踹啊,太变态和邪恶了!

除了得意狂笑的罗汉,三个人全都懵呆了。

吧嗒吧嗒,恐龙兔越走越近,天真无邪,人畜无害。

评心而论,恐龙兔长得一点不象传说中那般恐怖。首先小姑娘身材挺好,个头和猴子一般高,五官也比较耐看,而且属于越看越舒服那种。本来象她这样的清水小可爱,跟恐龙丝毫不沾边,可惜呀可惜,两颗光洁闪亮的小兔牙害了她,不知哪个缺德鬼首先叫出“恐龙兔”的绰号,一举将许欣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班上很是流行了一阵恐龙和兔子的冷笑话。

一次生物课上,猴子举手问:“老师,哪种动物既属爬行类,又是哺乳动物?”生物老师扶着眼镜思考半天,疑惑地问:“有这种动物存在吗?”“当然有!”猴子一指同桌:“恐龙兔!”全班笑得跟过节一样。许欣趴在桌子上嘤嘤哭了,猴子被拎着耳朵丢到门外,从此两人象隔开了一条太平洋。

吧嗒吧嗒,五米、三米……

罗汉得意地抖起大象腿,嗒嗒嗒嗒。

猴子担心祝俊会翻脸,三对一,罗汉怕要倒霉了。

最边上的乔侨让开道,绝望地看着恐龙兔蹦蹦跳跳地通过。

“鸡鸡盟,散了吧!”罗汉开心狂笑。

笑声嘎然而止。

祝俊双手插兜,站到楼道中央,刚好挡住许欣欢快的脚步。

许欣向左面跨一步、往右面移一步,祝俊晃晃肩膀每次都正好挡住她。

许欣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冒出小问号,水星人不惹火星人,搞什么呀?

祝俊低下头,对着许欣瞪大的眼睛,一字一句清晰地说:“你是我的兔宝贝,兔子兔子我爱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黑色瞳仁瞬间扩大,许欣脸上呈现出最最不可思议的表情,象是看见外星人突降校园还冲她友好招手“hello,美女!”手里握着的Kitty杯应声掉到地板上。

祝俊说完,转身袖手而去。

许欣钉子一样钉在原地,寂静三秒钟后,冲着祝俊的背影大声问:“什么意思呀你?”

祝俊朝天挥挥右手,头也不回进了教室。

晕!到底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你今后归我们老大罩了。”猴子笑嘻嘻代答。

乔侨喃喃自语:“没想到,真没想到,老大真的……”

一声震天动地的惨叫,从罗汉嘴里暴出。

猴子同情地拍拍罗汉肩膀:“衰人!赶紧收集KFC优惠券吧。”

几个男生散去。

空空楼道里,只剩下一脸困惑无辜的恐龙兔,和脚下横躺的Kitty杯。

奇怪的是,这件本应成为超级八卦的大事件,却象一粒石子投入深潭,除了五个当事人看见几圈涟漪,之后就风平浪静寂静无声。

罗汉没有对人讲,因为丢了脸。

猴子、乔侨没有对人讲,因为觉得这一仗……赢得太古怪。

祝俊呢,他说:“什么事儿?我早忘了。”

恐龙兔呢?没人知道她想什么,什么体会,反正什么也没有说。

这件事儿,就象海边吹过一粒沙子一样过去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句打赌戏言撩起的层层涟漪,竟在数年之后,在几个当事人心底演变成了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惊涛骇浪。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