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亲你好,我是淘淘网运动用品店的客服蔷薇。我们注意到刚刚您在店铺里留下了一条差评,请问可以追加修改一下吗?”

“你们还好意思让我修改差评?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不知道吗?”

陈泽天气不打一处来,双手十根指头在机械背光键盘上飞快的跳跃着,最后指尖用力的敲下回车键,将消息发送出去。

很快对面的客服便发来了一个无辜卖萌的表情,“人家真的不知道啊。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说呀!差评对我们影响很大的!”

陈泽天冷笑了一声,回复道:“我前几天在你们店里花五百块买了一套运动压缩裤和压缩衣,你还记得吗?”

“记得呀!”客服蔷薇发出了一个捂嘴窃笑的表情。

“可是我今天清洗过后,却发现里面商品与你们店铺宣传描述的完全不符!”

“请问哪里不符合呢?”客服依旧发来无辜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委屈的样子。

在网购界混了两三年的陈泽天,自然知道这只是他们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段,装可怜。

谁知道真正坐在电脑对面的客服,是不是露出满口烟渍牙,满面怒容的对着你,并且嘴里飙着“阿西吧”之类的脏话。

陈泽天脑子里稍微整理了一下语言,随即没好气地回复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进的货以次充好!一般的压缩裤和压缩衣水洗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你家的商品水洗过后,裤子缩短了三到五公分的距离!腿围也变得很紧,简直是勒的我蛋疼!真的是蛋疼!你能体会那种感觉吗?”

说到这,陈泽天已经火气上涌,“还有更过分的,就是你家的这件压缩衣洗后缩短了五公分,我穿在身上露着肚脐!这是什么?变成了女士内衣吗?我在那一刻还真的以为自己变成了女人!今天我才知道,原来穿女士内衣是这种感觉!真TM凉爽!”

陈泽天以奇快的手速打出一段话之后立刻发送,并且在后面附加了一个发怒的卡通表情。

“如果你们的商品自身材质有问题,是冒牌货,就不要用虚假宣传来欺骗消费者!”

看到陈泽天的这番话,对面的客服沉默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才回复道:“亲,你用水洗了?可能是你没有看清,我们在介绍上有写,商品禁止水洗!”

“你糊弄谁呢?卖掉了东西就不承认了吗?压缩衣压缩裤不用水洗怎么洗?”陈泽天简直为对面如此低智商的狡辩感到深深的担忧。

“你们这是在欺诈消费者知道吗!”

“亲,介绍上面真的有说明,是你没有看到,不能怪我们啊!”

说完,对面客服蔷薇便发来了一张关于商品介绍的截图。

上面用十分不起眼的细小字体写着“商品禁止水洗!”

“我去年买了个表!你这简直就是不要脸!就知道你们要来这一手!”

对面的卖家没想到这一举动正中陈泽天的下怀。

只见陈泽天切出淘淘网卖家客服的聊天界面,进入图片发送功能,在桌面上选择了一张早就保存好的截图,对客服发了过去。

“我这人有个习惯,喜欢把多家商品说明保存下来慢慢看,几家对比之后再决定买哪家的!可是我几天前在你家的截图,上面根本没有你说的商品禁止水洗!你们这不要脸耍无赖的手段是不是太儿戏了一点?现场P图的功力也是差劲!玩一锤子买卖吗?”

这张重量级的证据一出,陈泽天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他与卖家客服之间的气氛不对了。

隐约间,恢复平静的电脑屏幕上,似乎充斥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在长达二十秒左右的沉默之后,卖家客服终于再次发来了信息,可是口气却有些不同了。

“所以呢?你是不打算修改差评了?”

对于这种擅长变脸的卖家,陈泽天早就见怪不怪了,神色镇定的在键盘上回复道:“我这人有一个毛病,就是爱管闲事!别人不敢把你们怎么样,我肯定会把你们的这种恶劣行为举报上去!你们这种无良商家如果不整治,明天还会有更多的买家受害!”

接着,陈泽天发了一个网络上十分流行,一个非洲小男孩儿竖起中指的表情图片过去。

或许是这一张图片和他强硬的态度也激怒了对面,很快客服回复的内容便不再配任何的卖萌表情,只有冷冰冰的文字。

“给你脸你不要脸,信不信我能弄死你?你的资料我都有,你给我小心一点!”

看到聊天软件里的对话,陈泽天不屑的笑了笑,“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你们这种店家就应该趁早倒闭!把淘淘网搞的乌烟瘴气!”

“我们就是淘淘网的官方店!你爱咋咋地!我还告诉你!想退换门儿都没有!”

“那我也告诉你,修改差评没商量!我还要让你们上一次电视节目‘都市奇葩说’,让你们火一把!”

“随你的便!我这有你的个人资料,你给我小心一点!当心我弄死你!”

客服在最后恶狠狠甩下了这一句话之后,便隐身下线,头像变成了灰色。

陈泽天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背部向后靠在红色的电竞椅上,抓起手边的水杯将里面的白开水一饮而尽。

随即他将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说道:“就凭你们也敢威胁我。以为我会害怕吗?我看你们能怎样!先去洗个澡去去晦气。”

说罢,陈泽天便起身离开了电脑桌,转身经过天花板上吊着一个沙袋,旁边放置着许多健身器械的房间,进入了卫生间。

不一会儿的功夫,卫生间里便传来了一阵流水的声音。

莲蓬头喷洒的水流,在他肌肉扎实体型健美的身体上淌过。

蒸腾而起的热气很快就布满了整个洗手间,白雾弥漫。

陈泽天伸手搭在面前的镜子上,抹开了上面的一层水雾,看着镜子里留着黑色纹理烫短发的自己。

此时此刻,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贴在头皮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平凡的loser。

他伸手将刘海撂倒头顶,镜子里便照出他那张皮肤紧致,五官如雕刻般棱角锋利的脸。

因为每天练拳的关系,所以陈泽天的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而除了MMA业余综合格斗拳手,兼职外卖快递员的身份也让他整天风吹日晒,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古铜色。

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想要凭借自己的一双拳头站在国际舞台上,可是现在他却跟淘淘网卖家客服在网上撕逼,似乎距离自己的梦想依然十分遥远。

不知不觉,陈泽天孤身一人在春州这个地方已经生活二十一年了,今年他已经21岁,可是却只有初中文化的程度。

陈泽天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所以在六岁的时候就被送进了孤儿院。

可就在他十一岁那一年,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还是突然间觉醒了,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生活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困兽的笼子,让他越来越不舒服,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稚气未退的陈泽天便选择“离家出走”开始自己一个人踏上追寻梦想的旅程,之后便再也没有进过学校。

时光荏苒,一眨眼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一切仿佛还在昨天。

第二天上午,陈泽天跟往常一样去MMA综合格斗俱乐部训练。

当上班族白领们坐在办公室里忙着策划案和PPT的时候,在这个角落里却有一群人,梦想着用自己的一双手来打出一片天地。

数百平米的训练场地上,几十名MMA学员在教练的指导下刻苦训练,整个训练场都充斥着击打沙袋和使用各种器械的声音,以及学员们切磋时的叫喊声。

“哎哎!陈泽天!昨天你举报的淘淘网上电视了!快过来看看!”虎子坐在休息区的液晶电视机前,一边用白毛巾擦着脖子上的汗水,一般招呼着不远处正训练的陈泽天。

陈泽天转头看向了休息区,放下了双臂猛甩的格斗绳,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一来到液晶电视机前,他便看到正有一个四十岁年纪上下,长相颇有些喜感的脱口秀主持人正在念开场白。

虎子从身边的吧台上拿起一瓶运动饮料递给了陈泽天。

陈泽天接过饮料,打开盖子猛灌一口,眼睛却一直盯着电视。

“各位观众大家好!都市奇葩说,每日见奇葩,我是主持人B哥。众所周知,网购已经深入了我们的生活,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购物网站每年的利润和接单量也是相当的惊人。可是热度高,问题也就随之而来了。昨日B哥接到举报,有人在淘淘网买到了实物与宣传不符的假货,实在让人糟心。我们不禁要问,正在高速发展的网购行业,大家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职业人的职业操守,真心的尊重买一个买家呢?不欺骗每一位顾客呢?”

“昨日据春州市的陈先生爆料,他买了一套运动压缩衣和压缩裤,水洗过后发现整整缩短了五公分!再试过缩水的衣裤之后,陈先生表示,上衣已经完全变成了女式的露脐装,如同女士内衣,而裤子也是让他十分蛋疼。是真真切切的勒的蛋疼!不过这一套洗后令人春光外露的假货,倒是让陈先生意外感受到,做女人,似乎挺好……”

正在喝水的虎子一听到主持人最后的那一句“做女人挺好”,当场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大笑着说道:“啊哈哈哈!哎,小天!你什么眼光啊!怎么挑了这么一家店?穿女式衣裤的感觉怎么样?挺舒服哈?”

陈泽天皱着眉头,一脸不爽的回道:“我怎么知道他们宣称跟实物差这么多!所以才要举报!就当我倒霉买了一套女装吧。”

“呦!”虎子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笑看着陈泽天,“行啊,觉悟提高啦!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看得开啦?您大爷不是号称网购小王子,剁手掌门人,火眼金睛的吗?”

“少抬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次我认倒霉!他们不给退货,我在电视上曝光他们也算打平了!”

“哎!陈泽天!你电话响了!”一名学员隔着老远举着他的手机对陈泽天大喊。

陈泽天放下手里的饮料瓶,立刻走过去接过了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喂?哪位?”

“陈泽天,你有必要玩儿的这么绝吗?留个差评还不够,还要搞到电视上去?”

一听到对面的语气和说话内容,陈泽天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身份,“你是那个卖家?”

“陈泽天,这可是你自找的。以后麻烦事上身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