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拢共就一章绝对不冗长的世界设定

4:30 S

本作品的世界设定,参考借鉴了大量中古战锤因素,但绝对不是照抄,这种事情我没那个脸去做。本书的主要故事舞台,乃是是发生在我天朝,上层政治建筑和行政区划,基本照搬我最熟悉的北魏北齐,但在战乱频繁的边疆地区,则会设置由节度使担任军政主官的藩镇,与内地的行台作出区分。接下来,开始介绍最基本的世界设定:

太虚之力,又作元力,始自洪荒,无可名状也。举凡塞北、魍域、苦岭、幽荒,朝廷声威所不及、人心怯懦而不坚,故此力喧腾泛滥,迄今不得为制矣。

——此为基本设定。在这颗太阳东升西落,有着明暗双月的行星上,人类文明给世界带来基本秩序,但在人烟稀少环境恶劣的陆地区域,世界本身并不想被这么夺走熵值,随时想要重归浑噩。即便是在人类聚集的繁华地区,太虚之力也只是暂时被压制,一旦天灾人祸频发,立即便会卷土重来。

这颗行星基本可以看做地球的投影,大陆、海洋的形状与面积,与16世纪中叶的地球差不多完全一致。但这颗行星的气候运行,与现实中的地球相比,会更加容易地受到智慧生命主观意识影响。以我天朝为例,皇帝、行政机构,以及那些有功名做过官的在乡大地主,在太平时节共同维持起了“朝廷声威”,可以归拢人心、带来安定,令的田地增产灾荒远离(单位亩产甚至接近现实中的1990年代),有足够实力抵挡活跃于长城防线之外、肉体神智皆被太虚扭曲的戎狄与生蕃。

然而,统治阶级自身必然腐化,当所有人以为天下将会照常运转,穷泥腿子活该服徭役纳粮,而迁入关内的熟蕃也只是可以随意欺负的宠物时,土地兼并——灾厄频生——农民起义——群雄争霸——改朝换代的循环便会再度开始。

举个地方上的例子。某某郡某某氏某某老爷,卸任后在家乡立塾办学、兴修水利,率族中子弟亲耕田地,与邻近街坊其乐融融,与官府清官相敬如宾……于是人心得聚,太虚远离,粮仓被丰收胀裂,山水肥美仿佛画中桃园,不用孝子卧冰,鲤鱼也会嗖嗖往外跳。然而,在这一家族传了三五代后,某某老爷的不肖子孙开始吃喝嫖赌欺男霸女,全族上下乌烟瘴气,这时倘若再添上个赃官,得,原本被压抑了几年的水旱蝗灾,就等着一口气总爆发吧。待得那时,短短数月间,干旱与蝗群便会带来赤地千里、饿殍盈盈,水灾和瘟疫更会令得城乡一片泽国,腐尸遍地。

一旦朝廷与地方反应迟钝,使得灾情失去控制,寻常的灾害便会蔓延扩散以致成疡,使得太虚之力在那片土地上重新夺回控制。死者将会再起,腐肉将会重聚,双头肥遗等妖邪将会现身凡间坦然行走。干瘪的饿殍在食欲驱动下成群移动,呜呜觅食,蠕动的腐朽巨兽释放出巨蝇与蛆虫,吞噬触手所及的一切。昏黄的天空,暗月仿佛一道深邃的创口,显露出极其不祥的新鲜血色。

任何一位正常的统治者都会想尽办法避免这一切。当然,要想稳定人心,除了“朝廷声威”、“王室/大名/哈里发威信”之外,无奈之时也可以借助释儒道回基的组织力量。然而不幸的是,宗 教 信 仰 一向都是双刃剑,并不是所有教派都甘愿听从世俗官府,更别说,还有那些狂信太虚、破坏一切以献始源洪荒的邪教徒。

这些堕民是文明世界永远的噩梦,他们不仅仅是衣衫褴褛的狂信者,在穷途末路之时还会自愿走向旱魃或者疫疡,甘之若饴地与之合流。绝大部分邪众会死无葬身之地,但剩下那些最坚韧的则会成为殇帅,将散漫无序的破坏之潮重塑,化作指向文明城池下腹的一把把匕首。

人类的敌人,或者说共生者不仅于此。潜伏于荒郊野岭的游魂、山精、厉鬼,时刻诱惑着孤单旅人投宿荒屋,掠走他们的精气,驱使他们空洞的驱壳;被赶至贫瘠山谷捕猎采集耕作,包括河童、律令、獠蛮在内的绿肤畜怪,始终对人类高大的粮仓垂涎三尺……有些时候,甚至还能在乡镇市郊见到好奇的灵狐

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能与地底深处那股蛰伏已久的力量相比,那位不久前刚刚苏醒,令宗周周遭再无生人踏足的祖龙皇帝。巨大的陵寝破土重升,陶石禁卫走出黑暗的地宫长廊,执戟列阵。昔日殉葬的百官妃嫔、将作劳工,更是以骸骨之资重现天日,空洞的双眼闪出幽幽磷光,它们即便是在死后,仍然没有勇气反抗始皇帝的意志。如果祖龙觉得已经观察的足够多,如果祖龙觉得,是时候将化作骸骨的双足,再次迈入生人的领地……

PS:《异乡行》中的影渊设定保留。偶尔会有太虚裂缝在地表或水体中出现,卷走一定范围内物质,随机在别处出现。于是,伽利略在火刑柱上莫名消失然后在天魔王宴会上哗啦钻出来这种事就成了现实。但是几率非常小。

精灵、矮人就不硬塞了。但是需要一个势力给塞北变异戎狄提供钢铁兵器和火药,于是就做了这个补充设定:这个世界偶尔有穿越者出现,例如书里一个担任农民起义领袖的角色,便是从26世纪过来的穿越者。

在这些倒霉家伙中最出色或者说最扭曲的一个,是1944年前往布达佩斯为V1奴隶工厂挑选劳工的纳粹官员。他穿越来后,居然在极北幽荒扎住了根,在阿穆尔河畔驱使奴隶建立了一座达到工业革命初期水平的巨型钢铁工厂。欧洲、美洲、亚洲的虚荒变异者部落全部与之有贸易往来,在巡察飞艇与线膛枪重甲的注视下,用成千上万的奴隶换取黑火药炸弹、钢铁铠甲以及锋利武器。

再PS:河童就设定成律令的一个水栖分支,类似地精与孬不拉的关系,全球都有分布。天朝北方叫水秃子,南方叫人龟,不过他们其实不长龟背,而是把饲养的大旋龟宰杀后拿龟壳当铠甲穿。

接下来,请欣赏首支预告片。堕落邪将,秦宗权的小传: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