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咖啡厅和豆腐脑

子弹击中姬博的前一秒,姬博想了很多。

一分钟零五十七点六八秒之前,姬博刚刚经历了或许是十七或者二十七年人生中最难以承受的创伤之一,这个创伤更甚于他出了车祸,在病床上呆了十年这件事。

他的女朋友,或者说他出车祸之前的女朋友和他分手了。

十年前,高中时候的姬博和女……啊不,前女友姜水是一对完美的情侣,颇受周围的人的羡慕。

两人的家世,相貌都比较出众,文体成绩都很拔尖,分别是实验班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再加上除了一副皮囊以外,姬博内敛而温润,姜水冷静而细腻的性格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

按理说,像是姬博的人生,应该是教科书般平稳的取得很多人一生难以企及的社会地位和财富,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直到那一场车祸发生。

姬博还能清晰的记得,那辆失控的卡车撞向姜水的时候,姬博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姜水的身边,将姜水推开,然后自己就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昏迷之前的疼痛似乎还残存在身体里,却已然是十年后。

四十五分钟之前,姜水告诉了姬博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姬博的身体停止了生长,没有任何科学解释,就这么停止了,当初那辆失控的卡车,其实是姜水家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所为,打死姬博也想不到,这种烂俗小说里的剧情会发生在现实中。

姬博陷入昏迷之后,一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到来,姬家这艘巨轮,终于在经济政治等多方位的影响之下沉没,姬博的父母自杀了,公司也破产了,姜水的父母为了感激当初姬博的所作所为,继续为姬博支付着医药费之类的东西。

姬博如同穿越一般,带着昏迷之前的记忆,昏迷之前的相貌来到了十年后,唯一不同的是,曾经短跑和跳远都有二级运动员水平的身体,现在变得虚弱不堪。

周围的所有人都到了十年后,姬博还停滞在那里,仿佛困在时间的囚笼一般。

所以,一分钟零五十七点六八秒之前,或者说在大于这个数字,小于十年之前,姬博已经和姜水分手了。

两个相爱的人,即使漫步过十年的漫长时光,走过了一个光年,或许还能够相爱,因为时间永远在流动,两个人不管走多远,都能够守望相助,但是,一个人走遍了万水千山,见惯了尘世繁华,最后回首,却看不见当初同行的那个人,那两个人还怎么在一起?

姜水的理由姬博没法拒绝:“你不知道我到底经历了什么,你对我而言依旧重要,除了救命恩人这个身份以外,还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回忆,但是,我没法和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人在一起。”

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姜水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姬博见过很多次那个眼神——不知道这些年姜水经历了什么,但是眼神终究没有变化。

然后就有一个头上带着黑色的帽子,遮住了整张脸的男子,手里握着一把枪,另一只手搭在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孩子的脖子上。

孩子的哭喊,咖啡店里人们的尖叫,还有那个悍匪的叫骂声像是洪流一样涌进了姬博的耳朵。

一瞬间姬博有些耳鸣,昨天的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姬博不知道,姬博意识中的昨天,是放学后在街角抱住了姜水,羞涩的吻了她,两个人都是初吻,姬博记得,那时候的吻,很甜。

那个悍匪站在原地,喘着粗气,手不停的在颤抖,姬博似乎能够感受到,他的大脑里有什么东西在膨胀,那个东西让姬博很不舒服。

很不舒服,不舒服到悍匪叫骂的什么,还有周围的人的哭喊,之后突入起来的寂静,姬博都感受不到了。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人也大多数是逼出来的,情绪激动之下,人总是会无视以后可能出现的后悔,做出来一些并没有打算做的事情,比如朝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开一枪。

那个悍匪抬起了手腕,动作似乎很慢,让姬博有足够的时间去反应。

姬博于昨天苏醒,今天出的医院。

昨天的记忆是这样的,献出了彼此美好初吻的两人,挥手告别,然后就遭遇了那场车祸,姬博脑海中,关于“昨天”的味道,除了初吻的甜蜜,还有医院的消毒水味道。

虽然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个咖啡厅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发生了什么,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姜水对于他而言,到底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区别。

姬博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姜水推开。

没有人的速度能够比得上子弹,但是至少人能够看清人的动作,并且做出来预判。

一张脉络图清晰的呈现在了姬博的眼前,周围的一切情景都变得模糊,只有那个人的手腕,还有手腕连接的那双长满茧子的手,还有手上握住的那把枪,这三样无比的清晰。

一个莫名的声音告诉姬博,这双手在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姜水的脑袋会像一分二十八秒之前,那扇被一脚踢开的玻璃门一样,变成碎片。

姬博成功的将姜水推到了一边儿,桌子也翻了,姬博的身体还在半空中,子弹奔着姬博的眉心飞了过去。

“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昨天的时候,好疼,真的好疼……”

“对不起,阿水……”

子弹仿佛停止了。

姬博的脑海里,重现了十年前(或者说昨天),还有更清晰的四十五分之前,还有一分钟零五十七点六八秒之前,还有一分二十八秒之前,好多个时间点的事情。

为什么想了这么多,自己还没有死呢?

按理说,这颗子弹应该穿过自己的脑干,震荡的力量将自己的颅骨震碎,裂成好几瓣的颅骨分散开,失去了控制的肌肉还有皮肤,被颅骨撑开,那时候会显得自己的脸很胖,眼球应该会蹦出来,上面还连着两根粗粗的神经,吊在自己原本英俊,此时扭曲的脸上。

但是自己还是没死。

意识回归了大脑,姬博的眼睛接受了外界的信息并反馈到脑海中。

身边漂浮着不规则状的水滴,那是飞到空中失重的咖啡,子弹悬在空中,和咖啡一样保持静止。

一动不动的姜水依旧漂亮,如同蜡像一般,就算面对悍匪,随后被姬博一把推开,姜水的脸上依旧是沉静的。

那个悍匪手中的小女孩的鼻涕眼泪混作一团,悍匪手部姿势不怎么自然,怕是不习惯那把枪的后坐力吧。

至于咖啡厅里其他的人。

老板脸上的担忧并不单纯是为了生命和客人,情侣之间有的深情凝望,有的慌乱不知所措,仿佛忘却了彼此的存在,有人孤身一人的,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东西,脸上有一股暖意,但是慌张占据着绝大部分。

正是一副绝好的浮世绘。

时间,停了。

姬博有些……啊不,十分震惊的望着周围的景象。

一觉醒来,自己绝对相信的那个人告诉自己,自己到了十年之后,这已经很难让人接受, 此时时间的骤停,更让姬博怀疑,从一开始,自己就陷入了一个梦境。

拧了自己一把,痛觉似乎有些迟缓,但是十分清晰。

谁知道呢,梦境中所感受到的,就一定是假的么?

姬博尝试触碰了一下那颗子弹,子弹的周围有热气流环绕,虽然那气流已经停止,但是还是仿佛将空间蒙上了一层保鲜膜似的东西。

用手捏住子弹,没有任何的触觉,倒不是姬博的手失去了知觉,而是仿佛这个空间中的一切事物都是通过另一种媒介来传递的。

再也不是简简单单的,通过肉体,或者细化一点说,是通过化合物之间的反应,通过钠离子在神经元中传导,传到之后再经历一系列复杂的物理化学生物之间的变化,为人体提供能动性并反馈触觉。

那种感觉,就好似姬博可以通过自己的意识去操控这片空间一样。

姬博尝试将那颗子弹调头,算了算差不多能够将那个暴徒的脑袋打成豆腐脑,虽然不是咸味也不是甜味的东西,可能不配称作豆腐脑。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