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9 三才遗音绕仙山

出来之后,发现玄真老道还未回来。陈心隐就自个儿来到厨房为自己煮了碗面,敲了两粒鸡蛋,再加一小把自己种的小青菜,随意填饱肚子,就打算就着今晚月色,到院外欣赏山中夜景。

他的前脚刚迈出院门,停下来,思忖片刻,咚咚咚地跑回自己房中,将柜子中收藏着的琴抱了出来,再次咚咚咚地跑了出去,来到了悬崖岸边。

今晚月色敞亮,陈心隐自认也是一位雅人,既是雅人,那又岂能辜负如此良宵,陈心隐盘坐地上,将琴架在自己的双腿上,深深呼吸几口,调匀呼吸,静下心来,开始弹奏自己最为拿手的琴曲:月夜良宵引。

琴音如流水一般淌出,随着山间的晚风,向着四周飘散而去。今夜月色明朗,天上一轮,山上一曲,音中有画,画里有音,相得益彰。

陈心隐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中,思绪随之而走,离开这药园峰巅,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游于天地之间。

这就是抚琴者的世界,即使未曾修有道法,他的世界依旧宽广,世间本就没有什么是一定要会的……

吃饭除外!

一曲终了,整个世界仿佛清静了,蛙鸣虫噪似也远离,陈心隐停下十指,静坐在原地,细细感受这山中的壮美。

此时,不可遏制地,先前在藏书房内看过的三才大圣遗音的曲谱浮现心头,仿佛冥冥之中自有一股推力,将他的双手重又推上了琴弦,循着乐谱,不自觉地动了起来。

他先弹奏的是三才大圣遗音的人部,这是乐曲三部里唯一陈心隐有把握弹奏的一部。

当然,是指排除了灵力运行,只弹指法。

他的手指舞动起来,沿着音符的轨迹,奏出人籁之音。

月华如流水,琴声满人间。

山中没有旁人,乐音清冷,又蕴含着别样温度,沿着陈心隐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钻进了他的体内,他感到他的内心从未有如此宁静,他似已触摸到了道的痕迹,虽然淡,但是这就是道,亘古以来长存世间的道。

在他看不到的身体内部,无边黑暗的深处,一抹毫光亮起,这抹毫光越来越亮,越来越浓,在某一刻化作水流,沿着他身体内的经脉静静流淌起来,这股清泉逐渐壮大,流淌得越来越快,循着他的所有脉络环绕了一周,滋润着这经脉周围早已干枯数年的土地。

陈心隐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变化,他尝试着运起玄慧师叔所授的道家内视之法。

原来可行!他从未对自己有朝一日还能修习道术而抱有一丝期盼,可是在不知不觉中,他曾经的奢望成了如今的现实。

他疑惑地观察着这股清泉水流,按照平日所阅书籍,似乎并不见有任何记载?这并不是灵虚山内众修士们所修的道家灵力,根据记载,灵力当为乳白色的气雾状。

那么,这到底是什么?

不明所以!

陈心隐心内疑惑,手却不停,三才大圣遗音依旧在继续着。

一曲将终,陈心隐的内心却感到有极大的遗憾存在,仿佛是生命的不完整。

生命需要延续!

琴音也需要延续!

在人部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时,琴声并未就此戛然而止,陈心隐双眼一凝,深若星河……他有种渴望,他渴望接着弹奏三才大圣遗音的地部。

道家随心,逍遥无迹,既然渴望,那就从心所欲。

地部第一个音符响起。

才奏响第三个音符,陈心隐就已经感受到了吃力,这种吃力并非源于体力,而是一种道韫的压迫,就仿佛,就仿佛是天道在阻挠。

这是怎么回事?陈心隐越是弹奏,越是难受,这是来自精神上的痛楚,避无可避。

他的内心出现一个声音:停下吧,快点停下吧,停下了,你就不会难受了……

这声音是如此具有蛊惑的力量,直令得陈心隐几乎就要照着这个声音的要求去做。

然而,就在此时,先前出现在他体内经脉中的那股清泉水流再次活跃起来,主动沿着经脉流淌,陈心隐的精神顿时好受了许多。

这股水流流至手边,融入了琴声中去。

山中夜晚是寂静的,现在这种沉寂被陈心隐的琴声打断,整座山也活了过来。药园之中,一株灵果枝头正含苞待放,不在花期,琴声传来,无风无雨,这花苞在枝头扭动了一下,就好像是刚睡醒的小孩儿,花瓣一片片,一层层打开,展现成为一朵娇艳的鲜花,在月色下,暗香浮动,难掩娇颜。

那边水中正呱呱聒噪的群蛙,在琴声之下也安静了下来,一只只瞪着巨大的眼珠子,望着崖边的方向。

琴声向着远方传去,药园峰下,两只硕大的猛虎正由于争夺地盘而相斗,扑、咬、撕、剪……你来我往,方圆百尺之内的所有植物尽皆遭到破坏。琴声传来,两只老虎顿时停止了相斗,似雕像般站立原地,四只耳朵竖立起来,抬头望向了药园峰上,眼中闪闪发亮……

在一座巨大的瀑布底下,深潭岸边的石头背上,一个灵动的少女正百无聊赖地躺在上面,只管盯着天上的月儿发着呆。

咦!这少女不正是昨日与陈心隐偶遇的山鬼吗?

“哎呀,好无聊啊,你们说心隐今天怎么没有下山来找我玩呢?莫不成是昨儿我拒绝和他一起去他家做客,他不高兴了?不,不会,心隐不是个这么小气的人……那是怎么回事呢?”

少女不由得患得患失起来,正在纠结地考虑着要不要主动去找陈心隐道个歉。

内心深处隐隐的忌惮,让她不太愿意离得灵虚山过于接近。

潭水中,一只豹子和一只狸子正在欢快地嬉戏。

突然,还在水中的豹子和狸子同时爬上岸来,一齐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什么。他们这副样子使得山鬼感觉有些奇怪,难道是有人来了?是不是心隐?

山鬼再也不愿意躺着,一跃而起,站在石头上踮起脚尖看着远处,可惜,什么人都没有……

她跳下石头,来到豹子和狸子身边,问道:

“你们俩怎么了?”

“山鬼,你仔细听,有琴声,带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

豹子口出人言。

“还是你们耳力好,我就听不见,这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

“好像是药园峰上……”

“走,一起看看去。”

……

药园峰,悬崖边上。

陈心隐体内的清泉还在不断地涌出,化作琴声传向夜空,同时他也发现,随着他的演奏,他体内的清泉水流正在越变越少,原来筷子粗细的一道水流,现在只剩下了一根草茎般粗细,而且还在不停地消耗。

“糟糕了!”随着清泉水流的消耗殆尽,他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悸,似乎自己体内最本源的精气被抽取出来,要来取代这水流的作用。

他试图停下弹奏,奈何此时已经是身不由己,即便心中不愿,手上却是无法停止。

他竟然被琴曲绑架了!

他叫也叫不出来,他绝望了,没想到只是弹一首琴曲而已,也能发生如此危险,难道这就是天意吗?我还没娶妻啊!他又想起了山鬼,竟不能见她最后一面……

就在他心灰意冷之时,从体内深处再次涌现出大量的清泉,汇入逐渐枯竭的经脉中去,瞬间就恢复了经脉间的充盈之感,久旱逢甘露,地部琴曲终于得以继续弹奏下去,他的身家性命也无大碍。

呼!

……

一个尾音划破长空,琴曲终于在此终了,整个天地显得异常安静,他心有余悸地重重呼出一口气,大有死里逃生之感。

哗啦,陈心隐膝上摆着的琴存存崩裂,完全瓦解,碎成了一地粉末,被风轻轻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回归了这座灵虚山。

“呀,这曲子好厉害,连琴都承受不了?”

陈心隐咂咂舌,赞道。

“心隐,你自己在这儿弹琴玩儿?这么好玩的事儿,也不来喊我一起。”

身后传来山鬼那娇美的声音,她皱皱鼻子,娇声嚷道。

陈心隐听闻山鬼的到来,心中一喜,急忙转过身来,一看,差点让他一下往后跳入身后的万丈深渊里去。

他看到了什么?原来在他的身后,就在他方才弹奏三才大圣遗音的那当儿里,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山间野物,有虎,有豹,有熊,有猴,甚至还有鹰……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6.58 MB

“他们……这些动物,是从哪儿来的?”

受到惊吓的陈心隐指着眼前的一大群野兽,结结巴巴地问道,他虽然与灵虚山间的猛兽相识,不过从未见过这么一大群的聚集,看到此景,他还是一阵心惊肉跳。

“嘻嘻,心隐,你别怕,他们都是被你的琴声吸引过来的,看他们的样子,是不会伤害你的。”

山鬼嘻嘻笑着安慰道,事实上,在她刚到此地时,也被这些聚集而来的野兽吓了一跳,以为它们是来攻击药园峰的,正准备出手,后来才及时发现原来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被我的琴声吸引来的?哦,我知道了。”

陈心隐将信将疑,不过暂时也没有其他更为合理的解释了。

“呵,想不到我也会‘对牛弹琴’了。”

陈心隐将这些疑惑抛到了脑后,讲了个幽默。

“说,心隐,你是不是讨厌和我一起玩儿了?今天都没来找我。”

山鬼仍在耿耿于怀,对陈心隐说的梗也没心情回应,忍不住闷闷不乐地出声问道。

“怎么会呢,今天山上有任务还未完成,我正打算明儿再去找你,没想到你今晚就来了……正好,我带你参观一下我住的地方。”

陈心隐兴冲冲地说道。

“这……不好吧,你这儿是道门,我是鬼,你带我去你家玩,会给你添麻烦的。”

山鬼面色一喜,随即又是一沉,纠结无比。

“不怕,这药园峰上今儿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没人会发现的。”

陈心隐想了一下,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已经猜到山鬼的来历多半有些古怪,不过他相信山鬼是不会害他的。

“那,那好吧,我听你的。”

……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