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8 流水桃花传仙谱

……

如往日一般,天色微明,月色还未完全褪去,整座灵虚山似都醒了过来,鸡厩内的公鸡迫不及待地展示洪亮嗓音。

迟早炖掉!

休息一晚,却依然浑身疼痛无比的陈心隐又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照着盆中的清水,他惊讶地发现自己额头上老大的一个包不见了!老头儿昨晚手重,他还以为铁定得持续个三五天的。

他撸起袖子,后来干脆脱掉上衣,给身上检查了个遍,没有,身上一道伤痕红肿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懵懵懂懂的少年想了半晌,不得头绪,也就暂时按捺住好奇,收拾停当,走出了房门。

不知道山鬼现在在哪里?陈心隐在厨房边生火烧水边走着神。

今天他要去巡视一番药园。

带着驱山雀,他来到了院门外不远处的大片药园里。

这片药园是灵虚山经过历代发展而慢慢建立完善起来的,园中栽着许多外界难觅的珍稀灵药仙株,平日陈心隐闲来无事,就喜欢在其中采摘几颗香甜多汁的果子,躺倒在某个舒适的树荫之下,吹着山风,吃着果子,甚至偶尔山中野生的猴儿来了,他也会慷慨地送上几颗,神仙的生活大抵也是如此吧?

今日他醒来之后,总是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他的每个毛孔都能敏锐地感应到空气中气流的微动,不止如此,走在外头,他一抬头,就能清晰地看到从天上飞过的鸟儿初生的嫩羽……总之古怪极了。

不过陈心隐并不介意,这毕竟不是坏事。

来到地头,陈心隐惊奇地发现自己能够通过药园里轻微的响动而准确地辨别出哪儿存在偷嘴的鸟儿,有几只。

他悄悄地潜到一处有三只山雀的地方,透过枝叶的间隙,果然没错。他轻轻取下腰间的驱山雀,贴近嘴边,趁着这三只山雀精神最放松的时候,猛地大叫数声。

这三只山雀正美美地享用果子,猝不及防之下被陈心隐吓得一大跳,条件反射之下就狠命扑扇着翅膀高高地飞走。

“哼,有是你们三个,说了多少次,你们还敢来,看这次不吓死你们。”

陈心隐得意地放下驱山雀,目送着三只山雀远去。

驱完山雀,陈心隐走到了一边,看到几个似人形状的东西正别别扭扭地向着自己走过来,那是玄真老道早先制作的几个管理药园的机关人,兢兢业业镇守药园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你们几个真没用,都被几只小山雀欺负到眼前来了,要我说什么好?”

待几个机关人聚集齐了,陈心隐就开始喋喋不休地数落起来,也不管它们能不能明白。

本来这几个机关人安置在药园中,就是为了看管药园的,以免一些小兔小鸟进来偷吃,初用之时,效果果然不错,飞鸟走兽一度在药园绝迹。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这山中的有些小动物竟然越挫越强,越战越勇,很快就学会了和机关人斗心眼,就好比那三只山雀,竟然知道利用这些机关人巡逻的间隙,偷吃得不亦乐乎。

“好吧好吧,看你们认错态度这么诚恳,这次就原谅你们了。”

机关人尽皆直着眼睛瞪视着前方,陈心隐鸡同鸭讲,自觉无趣,也就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就势下去了。

吩咐机关人各自回归岗位之后,陈心隐闲着无事,又溜达溜达着回到了小院里。寻了寻,发现玄真老道不知何时出去窜门去了。

少了斗嘴的对象,陈心隐觉得有些无趣,换了身干净衣裳,来到了小院的藏书房里。

灵虚山中收藏了大量的书籍,涉及经史子集,四门八类,各类又有细分,洋洋洒洒,蔚为壮观。

当然,由于灵虚山本是修道宗门,其中的各类道书自然占了其中一大部分。

在灵虚山主峰的清虚殿中,设有一藏书阁,所有算得珍贵的书籍原本尽皆藏于其中。为了方便其他诸峰弟子的阅读,在其他山峰也分别设立了相应的藏书房,只是其中的大部分藏书皆是副本而已。

本来各峰的藏书房都有专人看守,借阅有相应的规矩,可是这药园峰上只有玄真老道和陈心隐二人居住,自然那规矩想怎么定就怎么定,老头儿不在,谁还能管得到他?

于是,陈心隐就给自己沏上一壶清茶,施施然推开了藏书房的大门,在书架上取来上回未曾看完的前代传奇故事,寻一敞亮的桌面,埋头沉浸在一片刀光剑影,恩怨情仇中。

就在他看书的时候,一件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往日他看书时,仅能一目六七行,速度虽然快,也在常人范围之内。而如今,他只是往书页上瞄了一眼,整页的内容就完全印入他的脑中,记忆得清晰无比。就这样,剩下的这厚厚半本传奇故事,他仅仅在一杯清茶的时间之内就尽数看完,记下。

“天呐!我这是怎么了?”

陈心隐不禁开始疑神疑鬼,难道是撞邪了?不可能,灵虚山仙山福地,怎么会有什么妖邪之属敢近?或者我真是个天才,拥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能力,只是平时表现得不明显而已?

嗯,想来也只有这个理由勉强合理……他的想象力在这一刻十足地运转起来。

换一本看来。

他站起身来,拿着看完的那本传奇,放回到了书架边上,随手再次取下五六本,抱着回到座位上,埋头又看了起来。

“哗啦哗啦……”满屋子尽是陈心隐翻书的声音,很快的,这几本书就都被翻过一遍,他呆呆地坐在凳子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当然不是痴痴傻傻那般的空白。

而是由于过分惊讶!

再来,少年叛逆,并不信邪。

望着桌面上堆满的各类书籍,陈心隐终于接受了自己变得怪异这个事实,虽然不明白其中缘由,不过起码多了一个非常有用的技能,下山之后随便找一家茶馆说书,或者寻一个教习工作,也好歹能够混上一口饭吃。

陈心隐忧虑尽去,沾沾自喜,重又变得乐观起来。

是呀,他又想到,下月中旬,灵虚山清虚殿上就要举办一年一度的演法会,这是灵虚山上的一个传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集会,到时除了不问世事的太上长老们和外出无法归来的人员之外,自掌教以下,所有人等若无特殊原因,皆不得缺席此次演法会。

到时非但有山中前辈宿老的公开讲道,还有门内弟子的相互切磋演法,有文有武,端的是精彩无比。

自己刚好得了这么一项技能,是不是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多读些道书经典,到时候听法时也不至于说由于无法听懂而感到无趣,从而打起瞌睡来?

少年越考虑这事越觉得有理,到时候万一被长辈当场提问也好回答一二,即使不正确,也好过无话可说,一问三不知吧?

打定主意,陈心隐走到内部摆放道藏的书架边,开始挑拣起来。

清虚道德真经,南华真经,正一经,太平清华卷,灵宝真经……林林总总,抱了满满一怀抱。

好吧,开始了。

随手抽出一本南华真经,翻开扉页,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大的古篆体:周。

啊!这不就是……陈心隐不禁回想起在石门上看到的那个字,完全一样。

那个梦中老人即是南华真人庄周!

轰!

一切问题尽皆豁然开朗。

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陈心隐接着看了下去,南华真经开篇逍遥游,描述了一个奇诡憰怪,壮丽恢宏的神异世界,令得少年心中向往不已。

南华真经薄薄一册,很快他就通篇翻过一遍。他合上封皮,静静坐着,沉浸在书中,细细地品味着庄周的精神境界。

将南华真经置于一旁,陈心隐又一本接着一本,将取来的所有道书都扫过一遍,然而道书不似传奇小说,不能囫囵吞枣地看过一遍即完,其中深意还有待深入发掘,细细体悟。

眼见窗外天色已晚,陈心隐才发觉自己看书过于专注,竟连午饭也忘了吃,这老头儿惫懒,也不说来喊我!少年在心中嘟嘟哝哝,抱怨道。

他收拾起桌上书籍,就要将他们列回书架中,谁知刚抱起手中一叠道书,一张轻飘飘的纸片从中滑落。

哎呀,有书坏了,该不会被虫蛀了吧?陈心隐赶紧放下手中一叠道书,蹲下身子,从地上小心地捡起那张纸。

拿起一看,这张纸不知什么材质,摸起来手感坚实,厚重,正反两面都印满了字,这些字十分小,密密麻麻,却又清清楚楚地排列在一起,并不似方才看过的任何一本书的字体。

这是从哪掉出来的?

陈心隐仔细地看起了纸上记载的内容,正面记载的是一篇奇怪的文字,标题只有五个字:逍遥鲲鹏引。底下一段文字:

“鲲之游乎北冥之内,鹏乎舞于六合之外。天地虽阔,不能禁其飞也;古今虽长,莫可灭其志也。然而扶摇而上九万里,亦不可脱出道外。人与道合,乃可与物咸齐;心与神交,方为自在逍遥。吾之传之逍遥鲲鹏引一曲,以琴奏之,有大妙,留待与道有缘。”

其后附上一篇曲谱,陈心隐自小就对琴曲有特殊的喜好,曾随着玄慧师叔学琴数月,在琴上的造诣着实不浅,平日闲着无事,总喜欢坐在药园峰的悬崖边上,对着山间清风,空中明月,纵意抚琴,畅快之极。

据他辨识,这篇逍遥鲲鹏引的琴曲极度复杂,并非由世间惯用的减字谱来记,而是一种灵虚山上独有的记谱法,山上有部分曲谱就是用了这种记谱法记录,其中除了指法调数,还有体内灵力的运行之法。

而且所用技法闻所未闻,与其他用同样方法所记的谱有极大的差异。他在脑海中模拟数遍过后,脑仁由于过度运作,而有些生疼,他不禁摇了摇头,显然,这首曲子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之外,先记下来好了。

翻过纸张,背面还是一篇古老的琴曲,曲名:三才大圣遗音。同样的,也是这种奇特的记谱法。

曲分三部,第一部为“人”;第二部为“地”;第三部为“天”。想是取意自南华真经中描述的天籁、地籁和人籁三籁而来。

陈心隐好奇地再次在脑海中模拟了一遍,发现除了人部之外,地部和天部都不是他现在的水平所能够掌握的。

少年神色泱泱,空如宝山,却一无所得,心中难免失望,只好将所有书籍都放回原处,锁好藏书房的木门。

……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