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4 神体道缘两茫茫

他们这边话音刚落,就看到明石带着一个小少年站在大殿门外请示,经过允许后,明石领着小少年走进了大殿,行过礼后,规规矩矩地垂手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多出一口。

“小家伙,你过来,让我看看。”

玄慧看这小孩儿眉眼生得可爱,已生几分喜爱之心,至此她稍敛寒颜,和颜悦色地唤道。

小少年突然见到大殿之内多了这么多人,只有玄真老道一个是他所认识的,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听见玄慧叫唤,踌躇片刻,也就乖乖地道了声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子啊?”

玄慧上下打量着小少年轻声问道。

“回这位前辈,我不记得了。”

小少年老老实实地答道。

玄慧沉吟片刻,就开始检查起小少年的身体,眼睛,后脑,舌头……如此这般笼统地过了一遍之后,她又将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之上,沉下心神,感应起他的脉象来。

突然,玄慧面色一喜,随即又是一变,变得难看至极,这骤然巨大的变化使得边上的玄智感觉有些不妙,刚要出言询问,就被玄真挥手阻止。

良久,已经确定无误的玄慧终于松开了小少年的手腕,她面色沉重,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忍地看着小少年,欲言又止。

“玄慧,结果如何,直说无妨。”

神座之上的云灵子在此时睁开双目,淡淡地说道,修道不知多少岁月,他早已可以看淡一切。

“是,掌教师尊。”

玄慧朝着云灵子恭敬行了一礼,应道。

“这小家伙确实是得了失忆症,玄真师兄看得不错,此病很是古怪,药石难医,痊愈与否全凭机缘,无关于人力……另外我方才在查看他的脉象之时,还发现了两件事情,一好一坏,你们想要先听哪个?”

“好消息吧。”

“这小家伙体质奇特,实乃世所罕见,先天亲近大道,若非意外发生,当可引入我门中,习我灵虚山无上道法,光大我道门正统。”

“啊!可习我门无上道法?”

“先天亲近大道!这……”

“当真?”

“自然当真,关于这点我自信还不至于看错,只是可惜,发生了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

“这正是我要说的坏事,他在先前不知为何错服过一枚腾龙丹,强行提升实力,这样逆天行事,使得他的身体受损,造成了他体内的经脉……”

“腾龙丹!如此霸道的药力,恐怕也只是因为他的特异体质才能承受,否则以他的年纪和实力,早就爆体而亡了……他的经脉到底有什么问题?凭我们灵虚山丹药,凭你的医术,即使是全身经脉寸断也不是不能治好。”

“如果是经脉寸断才好了……的确,他能够保住性命,全凭他的特异体质,而他的经脉问题,也在于此。若是旁人,服用腾龙丹,若是不送了性命,最多也只经脉寸断,而他由于其体质,反应格外剧烈,他并非寸断,而是消融,经脉完全消融!”

石破天惊,此言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现场的几位高深道士,包括神座上的云灵子都面露震惊之色,经脉消融,这即是说他的体内已经不存在经脉,那么他今后将无法修习任何道法,因为他无法修得灵力。

遗憾!云灵子修道不知多少年,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无上道法,难道还将继续蒙尘吗?

明石在一边听到这个消息,一张宽阔的脸顿时耷拉下来,虽然才认识不到半天,他可是很喜欢这位懂礼貌的师弟的。

“既如此,我们不如把他送下山吧,在人间为他选一户善良人家托身,也好安稳地过一生。”

玄智经过一番权衡,建议道。

“我们山上难道还缺那两石米粮吗?就留他在山上又如何?”

玄真吹起胡子,瞪起眼,反对道,他将小孩儿带上山来,现在已经不愿意放他离去了。

“小家伙,你是愿意留在山上,还是下山去享福?”

玄大笑眯眯地凑到小少年面前,问道。

“我愿意留在山上,我喜欢灵虚山。”

小少年神色有些落寞,在来的路上他脑中不止一次地幻想着自己御剑而行,游遍三山五湖,神州大地的画面,只可惜如今全部成了泡影。

虽然如此,他还是喜欢这莽莽群山,这遮天迷雾,不管原因,只是喜欢而已!

“既然这小家伙喜欢留在我们灵虚山,那就留下吧……”

云灵子说完这话,拂尘一甩,白光一闪,身影就在神座之上消失无踪。

“小娃娃,既然你无缘修习道法,我药园刚好缺人,你就跟着我打理药园罢了。”

玄真琢磨半晌,想想也只有这么安排最为妥当。

“好,我一定不会偷懒,会把药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就像这位道士叔叔一样。”

小少年急忙打着包票,两只眼睛还偷瞄着玄大。

“呵,你这小家伙。”

玄大哑然失笑。

……

出了清虚殿,玄真带着小少年往灵虚山主峰往下走去,他们要去的药园和清虚殿并不在同一个山峰上。

就在他们俩慢悠悠地走着道,有一搭没一搭说这话,后方一道剑光飞来,一个漂亮的转折,就停在了他们面前。

“师兄,上来,我带你回药园。”

原来是玄慧驾着剑光,从后方追了上来。

“小子,咱们上去吧,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

玄真大大咧咧地说道,不由分说,一把将小少年推了上去,自己随后也站在了剑光之上。

“嗖”的一声,玄慧操控着剑光疾速飞走,十数个呼吸之后,三人就停在了一座山峰之上,这就是药园所在的山峰,前方是一栋院落。

“好了,下来吧。”

待得三人下地,玄慧一招手,这道剑光就好像游鱼一般灵巧地游到了玄慧头上,轻轻巧巧地插在了发髻之间。

原来剑还可以变成发簪用!小少年叹为观止,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了。

小少年走动几步,有点发软的双腿渐渐恢复了活动能力。

玄真向玄慧道了声谢,对着小少年说道:

“小娃娃,既然你忘了名子,那我不妨给你现取一个。你既来我药园,可知栽培灵药仙葩需要什么?”

玄真负手而立,侃侃而谈,颇见几分高深莫测。

“知道,需要浇水,拔草,施肥,捉虫……”

“停!你说的那是种庄稼,我说的是药园……算了,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玄真气急败坏,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样被破坏了。

玄慧在一边看着两人说话,不由莞尔一笑。

“一个字,心!需要用心,才能管理好药园,所以我给你的第一个字就是心,你权且先收着。”

“是!”

“上山之时,石阶之前的三重石门你看到了吗?”

“弟子当时虽然迷迷糊糊,不过倒是没有漏下,隐约记得。”

小少年恭恭谨谨地答道,他还记得,是“雾隐”,“留仙”,“问道”三个大门。

“你不必自称弟子,我也不是你师父,你我尽可道号姓名相称……不错,三个大门,有六个大字‘雾隐,留仙,问道’,那么,我在从中再拈出一个‘隐’字赠你如何?”

玄真再次找回了先前那种高深莫测的状态。

“一个‘心’,一个‘隐’,合起来就叫‘心隐’,好名子。”

玄慧在一边赞道。

“有了名,却不能无姓,我在赠你陈姓,就叫陈心隐,可还中意?”

玄真摆摆手,云淡风轻地转过身来,背对二人,脸上从高深莫测的光芒尽褪,换上了一副得意洋洋的笑容。这个名子,从决定带他回来就开始构思,想了一路,损伤了无数脑筋才想出来。

“谢谢玄真师叔。”

陈心隐大喜过望,自己终于有名子了,他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至于玄真的称呼,他既然不愿自己叫他师父,那只好学着明石师兄的叫法,称呼他为师叔吧。

“谢谢玄慧师……”

陈心隐转过身,正要也向玄慧道谢,话到嘴边,却拿不定主意该如何称呼为好。

叫师叔?

可是她是女子。

陈心隐张着嘴巴,一时愣住。

“心隐,你也叫我师叔便好。”

玄慧掩嘴轻笑,摸了摸陈心隐的脑袋。

“是,师叔。”

“心隐,既如此,你自己先到里面去收拾一间房子出来住。”

玄真吩咐道。

“是!”

陈心隐干脆地应了声,就咚咚咚地跑了进去,忙活开来。

外边只剩下玄真和玄慧二人,气氛顿时微妙起来,双方一时无话。

“师妹,多谢你从我们回来。”

玄真没办法,主动打破了沉默。

“师兄,你方才已经谢过了。”

玄慧点出了破绽。

“呵,是吗,礼多人不怪。”

“师兄,你还是这么厚脸皮啊,嘻嘻。”

在旁人面前冰冷的玄慧在这儿却显得有些俏皮。

“不厚脸皮点,我早就从药园峰顶跳下去了。”

玄真叹了口气,看着远处的悬崖边。

“师兄,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你放心,师尊一定会找到办法帮你恢复的。”

玄慧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呵,师妹无须担心,我这些年活得也很好,管管药园,闲来摆弄摆弄我那些新工具,日子也着实过得逍遥快活,我早就想通了。”

玄真不愿意旁人为自己操心。

“对了师兄,心隐的病情如此怪异,我想试试能不能治好,你让他今后每隔七天到我那儿去一趟。”

“知道了。”

“对了,他为什么姓陈?可有典故?”

“没有典故,心血来潮而已。”

“哦,那我先回去了。”

“再见。”

……

玄真不知道,他的未来自此已经变得不一样……

陈心隐兴冲冲地跑进了院子中,东跑跑,西逛逛,认真挑选着自己中意的房间,然后就是打扫,擦洗,整理铺位,忙得不亦乐乎。

乐观懵懂的少年不知道,他的未来自此也不一样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