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2 灵虚深山三重门

……

“啊呀!”

老道士重重一拍脑瓜子,还真让他想出了一个勉强行得通的解释出来,他忆起曾听闻山外人间偶有人由于脑袋受挫,患上失忆症,其症状与面前这小孩岂不一致?

是了,必定是如此。老道士兴奋地重重拍了下巴掌,却不料用力过猛,直疼得他眼歪嘴斜,倒吸冷气。

“哈哈,小娃儿,老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得了失忆症,所以才将你的所有前尘往事尽数忘却。”

老道士抚着颔下长须,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啊!失忆症,那可如何是好?求道士爷爷救救小子。”

小少年大惊,这可如何是好,这深山古林,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家,万一有个不开眼的大老虎出没……

他只好将全部希望寄托在眼前这个古古怪怪的道士爷爷身上了。

“放心,小娃儿,我们灵虚山的大名谁不知晓,整个灵虚药园都是爷爷我在掌管,保管你药到病除,别废话,先跟我回山再说。”

古道热心的老道士一说到自己的灵虚山门,当即满面红光,那副洋洋自得的姿态十里可见。

“灵虚山?”

“小娃,不懂了吧?不过你非修道之人,不晓得也很正常,爷爷可得带你去见识见识,你以后出去也好向人吹嘘。俗话说靠山吃山,我灵虚山方圆千里之内,皆是我派祖上所置产业,在外界,那可就是响当当的一个地主呢。”

啊,虽然对于灵虚山还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听着好像是挺厉害的。

小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心中喜悦,道士爷爷果然热心。

翻过山岗,越过溪流,走了好几个时辰,小少年早已累得满头大汗,而这老道士反倒是老当益壮,背着个大背篓,内装各种药材,边走还边寻找着适意的灵藤仙株,虽然气喘吁吁,可也是健步如飞。

“道士爷爷,你们家在哪里?还有几里地才到?”

趁着休息之时,小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走得酸疼的小腿。

“几里地?哼哼,我说你这个小娃娃,身体怎么恁的弱,才走了几步就不行了,你看看我老人家,哪次不是跋山涉水,健步如飞,如履平地,一柱擎天……”

老道士压抑良久,这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抓紧机会就喜欢来教训几句小少年。

“道士爷爷,可能是我自小就疏于锻炼的缘故吧?小子好像在书中读到过,说是修道人都能够御剑飞行,瞬息千里的,不如您也带我这么飞回去吧?”

小少年眨着清亮的大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眼前可靠而敬爱的道士爷爷。

“呃……当然,御剑飞行也是有的……这门粗浅的功夫自然是难不倒我……可是……那个……道法不是用来炫耀的,修道之人,最要紧的是修心。无论有无神通在身,都应该行止如常。俗话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时刻保持平常心才是修道的真谛。这次爷爷我带你走山路,其实就是为了磨练你坚强的意志,给你的未来的修道生涯打下良好的基础。”

老道士开始时还支支吾吾,闪烁其词,说到后面越说越溜,越说越是在理,连他自己都不由得信了几分。

而小少年呢?白纸一张的他早已被老道士的一番高论给唬得一惊一乍,满眼只剩下了对老道士的崇拜和对未来修道的坚定信念。

我也可以修道?哈,我一定要学成御剑之术,到时飞来飞去岂不省了时间?

他的斗志再次昂扬起来……

又走出去五六里地,随着采集药草的增多,老道士背上的背篓也越来越沉,他的额头也开始冒出细密的汗珠。

他道了声停,就在路旁将背篓放下,往下一阵翻滚,从篓子底部的布包里摸出一扎黄纸片,翻翻拣拣,从中抽出了一张。

小少年好奇,凑过来一看,只见这张黄纸片上绘着一些潦草至极的图案,完全不解其意。

他疑惑地看着老道士的动作,老道士只是嘿嘿一笑,卖了个关子,也不答话,在黄纸片上轻轻一抹,随手就将它抛了开去。

“砰!”

突如其来的响声把小少年吓了一跳,响声过后,原地亮光一闪,凭空出现一物。

“啊呀!这是什么东西呀?”

小少年好奇极了,他兴冲冲地奔了过去,正面看完接着绕道后头,然后再次绕回来,就这样绕着不明物体连着转了三圈,并不时地上下其手,凭着双手的触觉来零距离感受这个奇怪的物事。

“这是大蜘蛛吗?”

小少年跑了回来,仰着头看着老道士,那好奇与崇拜的目光让老道士心中得意不止,白胡子差点都要翘上天去。

“咳咳……这是爷爷我制造的机关兽,取名烂山蛛,专门在翻山越岭时作代步之用,可以节省不少力气……你看,这八条向外伸出来的东西是蜘蛛的八只脚……这个是头……这个是身体……身体内部是空的,还可以坐人……嘿嘿。”

老道士捋着颔下的胡须,乐得满脸皱纹都开了花,领着好奇宝宝一般的小少年参观起这只大蜘蛛。

一把年纪,最大的特点就是好为人师,有这么个好机会来提携后进,他自然是乐此不疲了。

“哇!烂山蛛!真的可以坐进去吗?”

小少年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惊而叹之,而后马上又兴奋地问道。

“那是自然!”

老道士负手而立,微风吹过,带起衣袂飘飘,颇显几分仙风道骨模样。

“道士爷爷,够不到,我们怎么上去?”

小少年站在烂山蛛底下,努力向上踮起脚尖,手臂伸得老长,仍是鞭长莫及。

“呃……唔……这个……”

山风顿敛,老道士面上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低下头苦苦思索起来……

正思忖间,他不小心瞥见边上有一块大石头,暗自比划一番,自忖高度足够,松了口气,暗道差点在小孩儿面前丢脸。

他蹲下身来,撸起袖子,吭哧吭哧就做起了推石头的工作。

小少年在一边看得迷惑,道士爷爷怎么突然搬起石头来了?不过纵是疑惑,他又忆起“有事弟子服其劳”的明训……咦?这些话到底是哪里来的?

虽然心有疑虑,他也不敢怠慢,迈开脚步,咚咚咚跑过去使出吃奶的力气帮着一起和石头战斗起来。

好不容易,这块大石头被滚到了烂山蛛底下,老道士用衣袖胡乱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踩在石头背上,手脚并用,终于爬上了烂山蛛的顶部,打开盖子,呲溜一声就钻了进去。

小少年见老道士爬了上去,还来不及高兴,就见他径直钻进蜘蛛腹中,然后烂山蛛的八条腿一齐开动了起来,咔嚓咔嚓地迅速远去……

“道士爷爷,道士爷爷,等等我,我还没上去……”

小少年急得哭了起来,连忙跟在烂山蛛后头连滚带爬地奔跑起来。

……

“呵,爷爷我只是试试烂山蛛的性能,怎么可能会把你给忘了呢?这不可能,这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老道士老脸微红,移开目光,不敢和小少年对视,嘴里义正言辞地这样解释道。

“真是这样吗?”

小少年狐疑地看着他。

“对了,道士爷爷,您方才不是说要磨练我的身心吗?”

“呃,唔,啊……是这样的,磨练身心需要把握好一个度,你知道中庸吗?”

“好像有听说过。”

“那就是了,且听我慢慢道来……”

……

不一会儿,小少年就完全将先前的不快抛却,兴高采烈透过烂山蛛腹壁内安置的水晶窗欣赏起沿途的风景来。

“呀,那边饮水的小鹿?天上飞的是白鹤?林中奔跑的是老虎。啊!那丛花好漂亮……”

烂山蛛腹中充斥着少年的欢声笑语。

老道士擦着汗,暗暗思量着现在的小孩儿怎么会这么难缠的命题。

烂山蛛的八足起落配合行走,遇到木石等障碍,也是一闪而过,丝毫不见停顿,于是攀山速度极快,才一个时辰不到,就行出去了五六十里地。

“如何?坐上爷爷这烂山蛛感觉怎样?告诉你,就算是掌教来了,想坐它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掌握着操纵杆的老道士不忘转过头来问道。

“太好了,真是非一般的感觉!比我自己走路快得多了。”

小少年给予了老道士十足的肯定。

咔!

烂山蛛猛地停了下来,小少年没站稳,身子望前一扑,鼻子磕在了壁上,疼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呵,昨夜忘记充能,能量用光了。”

……

在去往灵虚山的路上,低空中,有一只怪异的白鹤空中笨拙地扇动着翅膀,歪歪斜斜,时沉时浮地飞着,这白鹤的背上,正坐着一老一小两个人。

不消说,这两人正是老道士和小少年。

“道士爷爷,你的手实在是太巧了,竟然可以做出这么多神奇的东西来。”

小少年坐在白鹤背上,东张西望,一双眼睛完全忙不过来。

“没有没有,呵,这只机关鹤名叫云中鹤,它可不一般,云中鹤可是我毕生功力的结晶,哈哈,小娃儿你虽然人小,眼力却是不赖。”

看老道士的样子,应该对小少年很是满意。

“我可以学吗?”

“当然可以。”

“对了,我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乘坐这只云中鹤啊?”

小少年好奇地问道。

“哼哼,所以说你还是小孩儿嘛,我说小子,你恐怕连小女孩儿的手都还没牵过吧?”

“没,没有。”

“呵,还挺面薄,我和你说,好东西得一件一件,循序渐进,这样才能保持一种新鲜感……如何,又受教了吧?我和你说,这家有一老,胜过一宝……”

……

云中鹤在老道士的操控之下继续歪歪斜斜地飞着,飞过了青山,飞过了绿水,从山那头飞到了山这头,再从这头飞到了下一座山……

越往前飞,山势就越是挺拔,景色就愈加秀美,云雾就越发朦胧,瑶草也越发芬芳……呦呦白鹿鸣,食沃野之苹;两个黄鹂曼妙相鸣,一行白鹭腾云而上;群鹤舞空,纵展唯美晚风。

灵气氤氲,好一个天上人间。

穿过一阵朦胧的山雾,迎面而来的是一座巨大的山门,山门似由整块石头雕镂而成,其上花纹古朴大气,又飘渺难觅,初看之下,不禁愣然。

山门上赫然刻着两个大字,字迹苍茫有力,铁画金钩,划起几分道韫:

雾隐!

雾隐,藏身山雾中,云深不知处。

过了此门,再往前飞,不久即来到了第二座山门处,如同前一座雾隐之门,此门由同一材质筑成,只是韵味更加飘逸,目光上移,山门上方横书二字:

留仙!

留仙,我且寄相思,直上九重天。

过得第二重门,再往前行,云中鹤来到了第三重门前,其上字迹再变:

问道!

问道,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