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001 幼学懵懂老学顽

……

得缘窥大道,

惟在心与情。

懵懂学正法,

灵虚小子行。

——《卷首词》

7.01 MB

……

飞驰如电,眼底下的青山绿水疾速向后退去,天空之上,一只巨大无比的鹰展翅高飞,爪子底下还扒拉着一位大呼小叫的小小少年,正朝着远方飞去。

谁不知天上的罡风猛烈?

只看那小小少年直被吹得生疼的面颊,一双通红的眼睛,便可知之……

“兀那鹰妖,还不快放本宫下来!否则小心我父皇取你头颅,灭你九族。”

忍住心虚,小少年稚嫩的声音中强作威严。

“人间帝皇,管不了我九天霸主。”

大鹰淡淡地回应道。

“死老鹰,放我下来,我家师傅们神通广大,惯能降妖伏魔,当心他们摸到你的巢穴处,将你并你的族群一网打尽。”

“看你道法只是稀疏,想必师傅也高妙不到哪里去吧?”

“胡说,我父皇延请天下名师来教我,怎么会差……哎哟,大鹰,慢点飞,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你可以飞低点吗?这里太高我害怕腿软……啊!我的盔甲掉了,这件盔甲可名贵了。”

“财迷!”

“鹰大王,求你放我走吧,我上有老,下有小……”

“你下有小?”

“鹰神,俗话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俗话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呼……呼……呼……鹰王干脆就不再搭理他,回答他的只是风声。

“喂,死老鹰,你究竟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哼,你这熊孩子,竟然敢伤了本王的翎羽,可不是罪该万死吗?本王要将你脑袋炸了吃,左手炒了吃,右手煎了吃……哈哈哈哈,做上一桌全人宴。不过看你这么瘦弱,可能还不够本王一口的……”

小小少年一听这话,一张小脸瞬间吓得煞白,他的脑海中充斥着平日里吃的炒鹅肝,蒸鲈鱼,煎饼……啊,被做成那样,岂不是死定了?到时候没有消化掉的部分不就成了鹰粪?啊……想想就觉得恶心。

“呜,呜,我才十三岁,就要被一只鹰当作食物,我不要变成鹰粪,我不想活了,呜呜呜。”

“不活了最好……不过受了重伤,还能如此多话的小娃儿也甚是少见。”

“你才受伤了,小爷的伤早就好了……啊……你慢点啊……”

空中大鹰早已失了踪迹,而一阵凄厉地惨嚎仍留在远处……

……

一鹰抓着一人快速地飞着,飞过了千山和万水,飞了已经不知有多久,前方逐渐接近了一处宝山,灵秀之气扑面而来。

说是宝山,却是大有依据,只看它半山腰云雾缭绕,山上瑞草芬芳,山间清泉叮咚流淌,佳木成荫,果树漫野,仙鹤翱翔,麋鹿奔走。主峰高绝万仞,直插天际,四面诸峰环绕,如同众星之拱明月。

正是一番仙家胜境,福地洞天。

俊秀胜蓬莱,灵韵比昆仑!

呀,真好福地也!一鹰一人暂且忘却了口战,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只不过这两边心思所念却不相同。

“想我虽贵为当朝太子,空活十三载有余,日日绫罗绸缎,天天走马章台,游遍五湖三山,踏遍九州八方,却无一处比得上此处,如此福地,不归我名下,如何可称神州之主?”

小少年感慨道,一时间倒也忘了自己的“囚徒”身份,胸中风雅与贪婪并存,开始思忖着过后如何独占此间名山,小小心肝中却藏有大大贪心。

“此地仙山,可比不我那老旧巢穴齐整得多,空气清新,也没那股子的骚气,待我记下路线,回去就将同族尽数接来居住,岂不妙哉?”

鹰王想到妙处,不由心花怒放,不自禁地在空中做出了一个得意的翻腾动作,却不料笼住小少年的爪子一下不稳,竟将他远远地甩飞了出去……

“啊……死老鹰,快来接住我,摔扁了就不好吃了……啊,好高啊……我要告官,判你个谋杀大罪……”

小少年一经飞出,只感觉心中一阵凉飕飕,空落落,眼花耳鸣,恶心想吐。

他已知不好,这万丈高空落下,别说是他,就是他家师傅齐出,恐也难保得性命周全。

怎么办?他的心中大怒,怒火上涌,一时间勇气勃发,甚至暂时盖住了心中的不适之意。

这无良的老鹰,蒸煮炸煎也就算了,竟然还要预先摔成个肉饼,这是什么样的古怪习性,哪家厨子会有这样的手法。

三清道祖,如来佛祖,南海观音,四大天王,十八罗汉……无论是谁,快来救救我啊!

小少年临时抱佛脚,在心里胡乱地念叨遍了诸般神圣的名号。

他的目力还算不错,百忙之中还能瞥见猛扇双翅,快速远去的鹰王,原来这诸般妖王本也并未打算与人类正式开战,抓走人类太子,也只是想要吓唬吓唬,好让山中清静些许,哪想到一时失爪,乐极生悲,竟将这小娃儿当真甩了下去,心慌之下,也忘了救援,只想到这次梁子恐怕是结大了,可得赶紧回去报信去,做好可能发生的战争准备,于是便撇下太子,急匆匆飞去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下坠的速度何等迅速,狂风之中,很快地两边都没了影子……

话说这小少年越落越低,万念俱灰,只好闭目等死。

就在距离地面仅有百丈之处,哪想到腰间突然一下收紧,一阵大力传来,身子的下落之势骤减。

他疑惑地低头往腰间看去,不知何时,他的腰间缚上了一根绳索,顺着绳索继续向上望去,在他的头顶上方不远处,不知是谁为他撑开了一把大伞,这伞的下端通过绳索与他本人相连。下降的气流撞击在上凸的伞面上,所产生的巨大阻力大大地降低了他下降的速度。

原来,就在方才,在小少年未曾注意到的地面上,一位身着道装的年老道士正闲坐在一个火堆前方烤着野兔肉,烧热的油脂滋滋的冒着,香气扑鼻,引得他舌底生津,嘴巴也不禁毫无潇洒道人风度地砸吧砸吧作响。

这老道士随意地坐着,摇头晃脑地哼着山中朴素歌谣,不经意间抬起头看着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小孩儿,自语道:

“这年头可真古怪,天气也越来越热,天上不下雨,也不下雹,倒开始下起小孩了?事出反常必有妖,恐怕是这世道要变了……唉!”

别看他年纪似高,动作倒是丝毫不慢,不假思索地从扔在一边的包里翻出一张黄纸片,拿指头在上面一抹,望上一抛,这黄纸片即向上方飞去,黄纸片上黄光一闪,迎风便涨,很快就扩张成为巨大的伞状。

这张大伞底部垂下来一根绳子,绳子好似长了眼睛似的,寻着小少年的腰部就不差一丝地缠绕上去,牢牢地缚紧。

老道士满意地点点头,咧着嘴,呵呵笑着,自得其乐,自言自语道:

“不错,本道长这跳崖伞的设计很是完美,到外边兜售几下,说不得也能换俩酒钱使使。”

就在他摇头晃脑之际,地面似乎传来了两下震动……

“咚……”

“啊……”

一声撞击声,一声惨叫相继从背后传来。

老道士被这凄惨的叫声一惊,手中一抖,就将一串烤了个半熟的野兔腿跌进了火堆中,激扬起火星无数。

他来不及查看即将到嘴,而又无情飞走的烤兔肉,“嗖”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旋腿一个转身,就朝着声音传来的方位急急奔了过去。

那儿,正是他的跳崖伞张开铺地……

老道士手忙脚乱地扯开覆在小少年身上的跳崖伞,胡乱扔在了一边。

“嘶!”

老道士倒吸一口凉气,原来他这跳崖伞扔的时机过迟,并不能将小少年下落的速度充分降下,碰巧他的落地处存在一块大圆石头,小少年后仰落下,一后脑就磕在了这块石头之上……

遭了,这小孩儿可别摔傻了。

那后半生还不得自己来拉扯?

老道士浑身一颤,牙齿一阵酸疼,暗叹着苦也……

这下可好,又玩坏了,回去之后少不得要被掌教埋怨,同门嘲笑,弟子起哄。

要不便把他丢在这儿不理,让他自生自灭?

不可,这儿虎豹豺狼众多,放一会儿就得被野狼叼走……

也罢,也罢,先检查看看这小娃娃还有没有救,于是他掐人中、拉眼皮、摸心脏,号脉搏……使出十八般手艺,最终呼出一口气,抬起袖子擦着脸上黄豆大小的汗珠,确认了一件事:还活着。

活着就好办。

无量天尊,老道士道声道号,得亏了太上道祖爱护。

……

过了好半天,小少年才悠悠醒转,睁开眼,挣扎着坐起身来,看到身边还躺着一位正呼呼大睡的老道士。

他看着四周醉人的山景,也没心思欣赏,心中疑惑,咦,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少年这边一阵响动,倒把睡倒在一旁的老道士给吵醒。

乍被弄醒,起床气十足的老道士一脸不高兴地看着眼前的小娃娃,没好气地问道:

“嘿,你这小娃娃,快给道爷老实道来,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从何处来的?来此作甚……”

一溜的问题回环连珠炮般射来,活像那查户籍的守城门老军士。

听着老道士的诸般审问,小少年毫无反应,只是呆呆愣愣地看着他。

“嘿,怎么?小子你难道还想在道爷面前凭着装傻充楞蒙混过关?哼!也不打听一下道爷是做什么的?哼哼,想当年……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道爷我好汉不提当年勇。”

老道士刚说到兴奋处,突然表情一下就蔫了下来,他无趣地甩甩衣袖,停住了嘴巴。

“唔……好教这位道士爷爷得知,小子真是不知自己姓甚名谁,不知自己家住何处,亦不知自己从何处而来,更是不知自己来此的目的……”

小少年歪着脑袋思忖片刻,无奈脑中空空如也,竟是什么也记不起来,倒是后脑部位隐隐作痛,用手一摸,果然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

不过,他看着眼前老道士,脑中隐约出现一个声音:要尊敬老人。

咦?为什么脑中会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就在他要整理衣衫时,才发现自己只穿着一套的内衫,外衫却已是不翼而飞,鸿飞冥冥。

“哎呀,小子的外衫如何失却?敢问道士爷爷,您可曾见过小子的衣衫?如此相见却甚是失礼。”

小少年的龙纹盔甲早在空中就已失去,现在如何还寻找得回来?

“咦?你这小孩倒是知礼,果然孺子可教,不过我可没见着你的衣衫,别想着来这里碰瓷。只是我说小娃娃,你可别欺负爷爷老实就拿言语来诳我,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谁呢?”

老道士见小少年恭谨有礼,模样也还清秀,脸色就柔和了几分,以至于如今虽然不信他的答话,却也还算是和颜悦色,温言细语。

“不敢欺瞒道士爷爷,小子真是不知,只记得方才醒来就看到道士爷爷您了。至于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一件也想不起来。”

不管小少年如何冥思苦想,无奈还是没能记起任何有意义的资料,脑袋里只是模模糊糊地闪过几个画面,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一只大鹰,其他的皆已杳然无踪。

但是这些片段,却不能给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见小少年表情甚是真诚,不似作伪,老道士反倒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怀疑来,他站起身来,绕着小少年来回转着圈儿,一边也在苦苦思索着。

……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