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一.工作日不上班,时间都是偷来的

初秋,鼓楼。

全国最好的儿童医院之一离鼓楼的中轴大街不过几百米。鼓楼和医院中间,是一片因为拆迁遗留下来的民房区,随意的搭建,和被涂了红漆的砖墙和两旁林立的整齐高楼,对比鲜明。

故事的开始,是从医院后门儿不远处的一个幽暗胡同里的一个民房里发生的。

初秋的北京,不安分的人总是不想把时间交给规矩的格子间。

胡六,即是哪个不安分的人。

九月,叶子刚刚开始变黄,沿湖路上,三三两两中年人,密密麻麻的围着湖边,仅有的可以走路的空间,被各种渔具占了。

“别拽”

胡六边溜达边看着这些中年男人,严肃且紧张的神情。

哇塞,好大的白鲢,胡六心里感叹:还是你们日子过得滋润啊……

嘴上却说着:“我没拽”。顺势放下了摸着绳子的手,嘿嘿笑的走开了。

沿着湖边继续溜达,失去了兴趣,他开始关注两边的民房。到底是帝都,走门都走南门。

房子确实不咋地,但是这风水,确实“讲究”。

胡六一边心里嘀咕,一边溜达着。不时再揪两把路边的野草。总归是脚闲住了,手肯定没闲着,嘴闲了,眼睛肯定在四处看。

不上班的日子,感觉时间都是偷来的,一刻也不想浪费。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