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卷一第一章南山乱坟岗

“喂,我说你能不能快点啊,再磨蹭一会天都亮了。”朋友杨晨对我不耐烦的说道。

我耸了耸肩表示他对我根本没有什么办法,然后拍了拍杨晨,“我说杨晨,你怎么这么着急,不会是想着去乱坟岗跟谁家的小姑娘约会去吧,找了个借口让我陪你。你小子够损啊。”

杨晨听见我的嘲讽也没生气,毕竟从小玩到大的玩伴,都知道我有一张破嘴,平时说话就挺损的,更何况这大半夜要去乱坟岗那么渗人的地方。

杨晨盯着我看了至少五秒钟,把我看的心里直发毛。这才开口说话“李仙玄,你是不是害怕了,想赖账啊,看你名字又仙又玄的,怎么你胆子这么小啊。”

我一听顿时急了,说道:“谁胆小啊,我这不是看天还没黑透嘛,行了行了,拿着手电咱俩走吧。”

我跟杨晨一人拿着一个手电走出了他家的院门。杨晨家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家,父母都在外打工。我就跟父母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来到他家跟他汇合。

此时正是七月酷暑,我放了暑假,从省城回到远在长山市的老家。每天除了跟杨晨他们胡扯,也没什么事做。

今天早上,我跟杨晨因为谁胆小分不出高下。杨晨便提议半夜去南山乱坟岗溜达一圈,谁先说“回去”这两个字谁就给另一个人一百块钱。

我原本胆子不大,但是为了面子跟到手的一百块钱拼了,因为知道杨晨的胆子比我还小,平时看见个虫子都绕着走。所以我对于这一百块钱志在必得。

我们绕着杨晨家围墙走到了院子后面上山的小路上。这是一条能快速通往乱坟岗的捷径。南山北坡有一片不小的树林。杨晨他爸在早些年特意修了这条小路,以便进山伐木。

这几年政府不让乱砍伐树木了,所以杨晨父母才外出打工供儿子上大学。

此时正是零点左右,天不是一般的黑,由于是进山小路,周围更是没有一丁点亮光。只有我跟杨晨的手电筒发出的那一点点光。

小路两旁荒草丛生,杨晨在前面带路,边走边把杂草向两边推。我跟在杨晨后面心里多少有几分害怕,祈祷着杨晨快一点说回家。

走了大约十五分钟左右,周围杂草都长到了半人来高。看来离林子不远了,我心里想到。果不其然,这时杨晨拿手电筒向前照了一下。我顺着手电筒的光束向前看了看,黑油油的林子就在我眼前。

这时候我跟杨晨都没有说话,生怕开口说的第一句就是咱们赶紧回去吧。

又往前走了几步,这时候我看见杨晨的手电筒一点点的失去了光亮。杨晨右手拿着手电筒使劲的往左手上砸了砸,说道:“我昨天明明冲了一天电啊,生怕晚上这电量不够,怎么还没电了呢?”

我用手电向杨晨手里照去,对着杨晨说道:“我就跟你说这老式的手电筒不靠谱,你非不信。把手机掏出来,咋说那也有点亮。”

杨晨回头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没办法,只有这样了,你手电光向我前面一点照着,这样咱们都能看见。”

我手电筒按照杨晨的要求向前一点照了过去。由于只剩一个手电筒的关系所以走了小一会才到了林子边上。

这时杨晨突然拍了我一下,声音颤抖的说道:“玄子,你看没看见?”

“什么就看没看见啊,都到这时候你还想吓我回去。”我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你要是害怕,就认怂。”

杨晨一看我也没被吓到,便不理会我。转头向前方继续走去。我拿着手电筒调整了一下方向,利索的跟在他的后面。

又往前走了没几步,杨晨停下了对我说道:“你拿手电往我指的方向照一照。”说着用手往前指了指。

我紧张的把手电向着他手指的方向照了过去。“什么也没有啊。”我声音有点颤抖,说真的,当时杨晨这个状态我真有点害怕了。我用力给了杨晨一拳,有点声嘶底里的说道:“杨晨,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能不能正常点。怎么我感觉你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就没有正常过啊。”

杨晨好像没有听见我说话,自言自语的说着:“你看不见那条蛇嘛?”我又努力向前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见。用手拽了拽杨晨说道:“老铁,你最近是不是缺钱啊,缺多少你跟我说。你也没必要这么吓我,回去吧,不去什么乱坟岗了。”

我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话。我不知道杨晨是真的没听见,还是假的没听见,自顾自的往前走。我看杨晨没有回去的意思也就识趣的跟在他后面。

跟着杨晨走进了林子里。瞬间感觉天一下更黑了。原本朦胧的月光,完全照不进林子里。手电筒根本照不了多远。

按照童年的记忆,顺着林子边缘走一会就能到我俩今天的目的地。

也不是说我记忆力好。只是小时候吓着了(东北土话,就是小孩感冒发烧怎么打针吃药都不好。东北就是丢了魂了,要招魂。)父母找来十里八村都很有名气的于瞎子于大仙来给我看病。

于瞎子也不是真的瞎,听说他年轻时候在长白山老林子里让熊瞎子摸去了一只眼睛。所以大叫都这么叫他。

于大仙看见我得第一眼就对我父母说,这孩子吓着了,上身的也不是什么好饼(不是什么好东西)具体是什么我还得点香问一问。因为当时年纪小具体是什么父母也没跟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东北传统萨满文化。于大仙问完香让我父母准备三两七钱纸钱不能多一分不能少一分。说晚上六点他准时过来领我去南山教教(就是招魂)。

当时我正在发烧,天天浑浑噩噩的。下午就是在睡梦中度过的。等父母叫我的时候看见于大仙手机拿着一个黑色的纸人。

等后来长大一些才知道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叫做“替身”。后来他就领着我穿过了这篇林子去乱坟岗治好了我得病。

言归正传。

跟着杨晨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也没出去林子。我有点怀疑杨晨领错了路。说道:“老铁,你是不是领错路了。”说完这句话我就感觉杨晨有点不自然的停了下来,连头都没回,声音冷冷的说道“玄子,怎么你还信不过我?”

他说的这句话竟然让我无言以对。按照老话说我跟杨晨那是光腚娃娃,从小穿一条裤子。我就是不信党我也不能不信他啊。

我也没有再说话一直在后面跟着他走,说真的现在想起来还有一丝丝凉气。林子里阴冷阴冷的,四面没有一丁点光亮。就靠着我的手电筒跟他的手机,那种感觉多年后我再一次遇到也是手心冒汗。

黑暗容易让人忘记时间。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反正我走的腿都酸了。也没见能出了这个林子。我实在是不管信不信他这个操蛋的借口了。伸手推了推杨晨,大声说道:“喂,杨晨。你特么的到底想干什么呢,领我在林子里瞎晃悠啥呢。”

周围林子里异常安静,仿佛时间都静止了。杨晨慢慢回了头,我用手电不怀好意的照向了他的脸,那是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脸。

手电筒照的杨晨脸色发白,但是恐怖的是他七窍流血却浑然不知,血水顺着眼角一直流到了脖子上。

我竟然害怕的忘了喊叫。杨晨仔细的看了我一眼。像是没有见过我那般,慢慢的开口说道:“玄子,你怎么脸色这么白啊。看见什么了?”

我可以百分百确定我当时一定是满脸惊慌。杨晨的声音仿佛拉长了无数倍在我耳边回荡。

“玄子,你怎么往后退呢,我是杨晨啊。你的朋友啊。”杨晨顶着那满脸鲜血的脸一步步像我走来。

我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我不明白一路上还好好的杨晨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这样。看着杨晨一点点向我靠近,我不得不手脚并用拼命的向后挪着。

杨晨好像并不满意我的动作。脸也一下子变得更加憎目。这会他说的话更慢了:“玄子。我是杨晨啊。你为什么不过来,你为什么向后退啊。”后面一句话他是大吼着说出来的。

听见他这一声大吼,我拼命的站了起来。疯了似的转身跑了出去。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杨晨,这不是杨晨。我一定是睡着了。这是梦”

跑了小一会,我听见后面没有声响。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刚才跑的匆忙以致手电筒落在了后面。停了下来才这林子真不是一般的黑。

我慌忙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选项,向后面照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杨晨那张憎目的血脸。杨晨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仿佛嘲笑我怎么能跑出他的手掌一样。

我:“啊”。的一声大叫,转身就跑。

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这是我最后一丝光亮。它我可不能再丢了,我心里想着。

这时我看见前方有光亮。那是什么?我心里想着。拼了命的往光亮处奔跑。来到光亮旁边。我得心跳的更快了。

那赫然是刚才我丢了的手电筒。“它怎么会在这,它怎么能在这。”我心里大喊。

因为我一直是向后跑的。我确定我跑的是一条直线。于情于理它都不该出现在这里。“除非”我心里害怕的想到“我一直在原地跑!”

我不信邪的越过手电筒向前跑去,没过一会我又看见了那个该死的,我丢下的手电筒。

我知道我今天可能跑不出去了,心里一横。东北爷们的虎气窜了上来。我蹲下身子捡起手电筒站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往后面砸了过去。

我知道杨晨一定就在我后面。果不其然。手电筒砸在了杨晨的脑袋上。杨晨的脑袋并没因为手电筒而移动分毫。

杨晨的血脸有张口说话了,语速慢吞吞的道:“玄子,你躲着我,还打我。”语气像一个小孩子一般。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人一旦被吓破了胆那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二话没说照着杨晨脑袋又是一下子。

我得第二下彻底的激怒了他。杨晨一只手瞬间掐住了我得脖子。我说瞬间是真的很快,快的我没反应过来就被制服了。

我手里拿着手电筒朝着杨晨脑袋慌乱的砸了无数下。突然一个黑影从我身边闪过。杨晨掐着我脖子的手松开了。

而我因为长时间缺氧突然肺部进去大量氧气昏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下午了。躺在老家的房子里。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周围站了不少人。

我父母。邻居,于大仙还有,,,杨晨。

“ 这是怎么回事,杨晨你怎么在这?”我恍惚的问道。

杨晨关心的看着我说道:“我不过是去了趟城里,你怎么自己半夜去乱坟岗了。”

“你什么时候去的城里?”我不解的问道。

杨晨想也没想的说道:“大前天下午啊,你忘了是你送的我。”

我仔细想了一下,还真有那么回事。那前天那个杨晨是怎么回事。我心里咯噔一下。是“鬼”。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