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嗜血草人

唐国西陲,牛背山,残阳如血。

卷了一地的霜草覆盖在平缓的山坡上,在残阳的映照下,看起来犹如一片燃烧的火海。

而这个时候,却有三名身穿轻甲的唐军正在山坡上疾行。

他们奔跑的速度很快,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他们,以致于身后的霜草都破开了一线,仿佛一条条深红色的尾巴。

诡异的是,三人的右手掌心都有一道伤口,伤口处鲜血直流,但他们并没有设法止血,好像是故意为之一般。

下一息钟,三人身后的霜草便如海浪般涌动起来,然后便是无数猩红的光点亮起,那是一群枯草形成的人形妖物!

这些妖物双眼赤红,嘴巴就是一道漆黑的裂口,看起来格外瘆人。

这就是唐国边境最常见的妖物——嗜血草人。

西唐元宝初年,唐国无外患,修行者更是如过江之卿,唐国国力因此到达了最繁盛的时候。

可是元宝二十三年,西方天开裂口,无数妖魔现世。西荒千山云墓一带更是聚集了十方魔王,不断骚扰唐国边境,唐军疲于应付,给一向安稳繁荣的大唐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种嗜血草人,便是诸多妖魔中最常见的一种。

嗜血草人以稻草为身,冤魂为灵,极度嗜血,有不少唐国边境的行商就是死于它们口中。

现在这三名年轻唐军所做的,就是要以身体为饵,将这批嗜血草人引入山坡西边松林里的埋伏圈内。

为首的少年姓顾名尘,今年不过十七岁,但却是唐军中少有的悍兵,常常干一些不要命的勾当。

边境每次凶险的任务都有他的身影,因为他一直在存钱,而完成这样的任务得到的军饷要多一些。

这个时候,顾尘喘着粗气,胸口剧烈起伏着,颇为清秀的脸庞已经有些煞白。

看着一直被妖物紧追不舍的三名伙伴,埋伏在松林树干上的几百名唐军都很紧张,握住连弩的手都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

眼看后方奔袭而来的草人越来越近,顾尘便吼道:“快!快!快!”

随着他的喊声有韵律的响起,三人奔跑的速度便开始增加,手掌伤口处的鲜血更是飞洒而出,宛若一片片飞舞的桃花。

闻到了鲜血的味道后,这些紧随其后的怪物变得更加疯狂,发出了沉重的嘶吼声。

可就在这时,前方一直平静如常的荒草地却突然涌动了起来。

顾尘脸色大变,吼道:“埋伏!”

他的话音刚落,就感到脚下有什么东西破草而出,将正在飞驰的他绊飞了出去。

然后便是恐怖的嘶吼声响起,前方的霜草直接破开了一线,然后涌出来了一排嗜血草人。

剩下的两位唐军没有想到,前面居然也有草人堵截!

剩下的两名唐军反应速度极快,转瞬一个急促的折身,就分别向山上与山下冲去。

这个时候,顾尘已经重重摔在了地上,卷起了一道土浪。

嗜血草人并非没有灵智,而且有时候还极其奸诈,只有面对人类鲜血的诱惑时才会发狂失去理智。

顾尘他们没有料到,他们以身为饵,想引诱对方中埋伏,自己反而中了这些怪物的圈套。

此刻顾尘只觉得眼冒金星,鼻腔内都溢出血来,但他却没有做丝毫停留,而是直接犹如脱兔般窜了出去。

这个时候,片刻停留就是死!

可是他刚刚冲出两丈,就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昏厥了过去。

而此刻,身后的草人已经犹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后,不少埋伏的唐军已经惊呼出声来。即使他们此刻想去救援,却也来不及了。

一切仿佛已经成了死局,如果顾尘不马上醒过来的话,就只能成为这些草人的腹中餐了。

迷迷糊糊中,顾尘发现自己正置身一处熟悉的村落里。村落内溪水潺潺,绿柳成荫,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看起来很是美丽。

然后他看见了自己的家人,一群小孩子围着他打转,他们手中拿着红色的灯笼,开心得手舞足蹈。

“这是梦吗?”顾尘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这场景太过熟悉,但偏偏不应该存在了。

然后下一息钟,整个村落就变成了血海。

那些红色的灯笼掉在地上,白墙上就映照出了一个墨色的剪影。

那个剪影手持一根金色长棍,头戴凤翅紫金冠,足踏云鞋,看起来威风凛凛。

在那个世界,这个身影是顾尘孩童时期最崇拜的存在;而在这个世界,他却想要杀死对方,狠狠地杀死!

就在这时,顾尘仿佛明白了什么,内心咆哮道:“我不能死在这里!绝对不能!”

这咆哮声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直接将昏迷的他从幻梦中唤醒。

顾尘睁开眼来,只觉得肩膀一阵刺痛。

在他昏迷的这数息钟时间内,已经有两只嗜血草人扑到了他身上,其中一只还咬住了他的肩膀!

顾尘忍住剧痛,用左手抽出了腰畔的短刀。

只见他一声大喝,径直抓住了身后正在撕咬他右肩的草人,将其摔了出去。

鲜血连着碎肉飞洒而出,那个草人也被摔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道闪亮的刀光亮起。

嗜血草人头颅上转瞬多出了一柄短刀,嘶吼着化作了片片灰烬。

右肩的压力消失,顾尘顺势一滚,甩脱背上那只草人的同时,还一脚将其踢飞了出去,再次起身狂奔起来。

密林中的部分唐军看到了这一幕,都激动得全身颤抖。

顾尘的这一系列动作完成得犹如行云流水,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但这种赏心悦目,都是他无数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换来的。

此刻他的右肩被扯掉了一块肉,伤口处鲜血直流,而伤口处飞洒而出的鲜血,激得身后所有嗜血草人都发了疯。

一时间,荒草坡上的嘶吼声不绝于耳,草屑飞溅,近百只嗜血草人同时往前狂涌,看起来就像一片暗黑色的潮水。

“吼!”顾尘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用尽全力地疾驰着,离那片松林也越来越近。

他只觉得自己肺都要炸了,双腿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却依然靠着惯性在疾行。

这个时候,松林中传出了密集的弩箭上弦声响。

十息钟后,顾尘的身体化作了一道灰影,没入了松林内。

而他的身后,嗜血草人更是犹如鱼群般涌来,撞得林中松树不停晃动,惊飞了几只黑色的大鸟。

没入松林后,顾尘一眼就看见了埋伏地所在。

那是一处在这片密林中稍显空旷的荒地,荒草下隐藏着一张将这些草人一网打尽的铁网。

此时的顾尘已经是强弩之末,能否活下来,就只有靠这最后一股气。伸出的树枝划破了他的肌肤,带出了条条鲜艳的血线,他都没有感觉。

因为他已经能很清晰地听到身后不断逼近,如蝗虫过境般的声音。

那个世界体育课老师教的短跑技能口诀在这时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步子必须要大,频率一定要快!

二十步,十步,五步,三步......

终于,顾尘冲过了那片荒草地,然后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