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乌龙迎接

金州市中心,净高四十八层摩天大楼,金灿灿的大门简直闪瞎眼——这就是鼎鼎大名的沐氏大厦了。

“沐伯伯的生意真是越做越大了,公司都这么大了!”陆子奇看着望不到顶的大楼,感慨了一句,便抬腿往里走。

结果刚走到门口,两个穿着光鲜的门卫堵了上来,面无表情地拦住他:“慢着,你的工作证呢?”

陆子奇一愣:“什么工作证?”

“你连工作证都不知道,是乡下来的吧?”其中的年轻的门卫鄙夷地看着陆子奇,恶声恶气地嚷道:“你瞎啊,没看到他们进进出出的,胸前戴着工作证吗!”

“抱歉,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出示你的工作证!” 稍微年长的门卫相对客气,但目光里也透着不屑。

例行公事?那你们一脸的狗眼看人低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看他穿得穷酸吗!

什么时候,两个看门的气焰也这么嚣张了?

等下见到沐建章,得好好治治他这些“好”员工!

陆子奇强压下心中的火气,答道:“工作证我没有,但我是来找人的。”

年轻的门卫脸一沉:“我管你找人不找人,没有工作证你也想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们沐氏大厦是你这种小瘪三能随便进的吗!”

另一个年长的门卫也是一脸地怀疑,凑到年轻门卫耳旁小声道:“不会又是来蹭吃蹭喝的骗子吧?”

这是把他陆子奇当要饭的了?

陆子奇眼睛眯了眯:“你知道我要找的人是谁吗?”

“就凭你这身行头,最多也就能找我们集团里面的清洁工了!”年轻的门卫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讥笑道。

陆子奇还是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但眼睛已经冒出寒光:“哦?我要是说,我是来找沐建章的,你们也不信了?”

“沐建章?我们老董事长?哈哈别笑死人了,你是老董事长客人,那我还是他女婿呢!吹牛也不怕吹破天!”年轻的门卫一脸“你TM逗我”的表情。

要知道每个月来他们沐氏集团冒认高层亲戚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但像陆子奇这样,一身破烂就敢直接说是老董事长客人的,还真是破天荒头一回!

陆子奇冷冷地瞟了年轻门卫一眼:“我是不是吹牛,你通报一下不就知道了?”

年轻门卫挥舞了两下手中的警棍,目露凶光:“通报什么?根本不用通报!你也不看看人家老董事长是什么人物?也是你这种人能找的?你这样的我见的多了,有多远滚多远。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时,年长的门卫捅了捅年轻同伴的胳膊,出于谨慎,犹豫道:“要不还是通报一下?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年轻的门卫眼一瞪:“真个屁啊!就为了这点小事打扰到老董事长,到时候怪罪下来,咱俩吃不了兜着走!你看他这鸟样,像是攀得上老董事长的样子吗!不用通报,直接赶走就行了!”

很好,你们得罪到本大爷了!

陆子奇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真要赶我走是吗……赶走了我,你们想把我请回来可就难了。”

“请你回来?别笑死人了,你算老几啊我们请你回来?快滚!”年轻门卫尖利地大笑起来,满是不屑。

正在这时,嗡——陆子奇的手机响了。

陆子奇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正是沐建章!

好戏上演了!

…………

几分钟前。

沐氏大厦的另一边,一个相貌儒雅的老者,带着一大帮子高层领导,正在正门的门口干巴巴地等着。

老者,正是沐氏集团的老董事长沐建章。

“这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您先去里面坐一下,我们替您等就行了!”秘书张峰看着年近六十的沐建章站得满头大汗,很是心疼。他心里纳闷起来,得是什么养的大人物才能让老爷子心甘情愿地在这干等这么久呢!

沐建章摆摆手:“那可不行,我得亲自等他才显得我有诚意。放心吧,我这把老骨头再站两个小时都没问题。不过……”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皱起了眉头,“看这个时间,即使路上堵车,子奇也应该到了才对。我打个电话问问。”

“喂,沐伯伯。”陆子奇接通电话。

两个门卫听到那句沐爷爷,脸色大变。

这小子,该不会是跟老董事长打电话吧?

“子奇啊,你到了吗?人在哪呢?”沐建章有些焦急的声音。

陆子奇答道:“我早就到了,就在你们大门外。”

到了?

沐建章四处张望一番,根本没看到陆子奇的身影,顿时有些疑惑了:“我也在大门口这等你呀,怎么没看到你?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不可能啊。”陆子奇十分无语。

走错?头顶上那几个“沐氏集团”烫金大字可是晃得他眼睛疼呢,“我真的就在你们大门外,对了,你们这里的门卫气焰嚣张地很呢,非说我是小瘪三,拦着不让我进……”

陆子奇说着,凉凉地瞥了两个门卫一眼。

“啊?你说的是真的?你把手机给门卫,看我来教训他!”沐建章一听有人敢拦陆子奇,大怒。

陆子奇把手机递给年轻的门卫:“接着吧,你们董事长的电话。”

年轻门卫脸色唰地惨白,颤颤巍巍地接过手机:

“老,老董事长,真真的是您……”

此时年轻的门卫已经吓得几乎拿不住手机,哪还有刚才那副嚣张样!

“不是我是谁!”沐建章劈头盖脸就是咆哮出声,透出浓浓的怒火:“你是保安科哪个分组的门卫,竟然敢拦我的客人!”

年轻门卫吓得双腿抖成了筛子:“老董事长,我是侧门的门卫小陈,我不知道他是……”

完了完了,这下,把大人物得罪了!

他心中真是说不出的后悔!

旁边年长的门卫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该死的他当时为什么也狗眼看人低,不通报一下呢!这就是报应啊!

“侧门?”

难怪他在正门等了半天都没接到人,搞了半天,原来陆子奇去的是侧门!

沐建章恍然大悟,急道:“你的账待会儿再算,赶紧把手机还”

门卫恭恭敬敬地把手机还给陆子奇,沐建章立刻对陆子奇解释道:“子奇呀,原来闹了个乌龙。我们这栋大楼有四个大门,侧门和正门长得很像。你那个门,是侧门,不是正门。没事,我现在就赶过去,你等我啊!”

“噢,是这样啊,我一下出租,司机就告诉我是正门,我也没注意看。”陆子奇叹了口气,故意当着两个门卫的面说道:“沐伯伯,你们的员工素质都这么差吗,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我怕我待不下去啊!”

沐建章一听,急了:“别呀,你千万别走,一会儿那两个门卫我一定严肃处理!我这就赶过去,等着我啊!”

而一挂电话,两个门卫就扑通一声,双双跪了下来,抱住陆子奇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道:“大哥,我们错了!你在老董事长面前替我们说句好话吧!千万不要让他开除我们啊……”

陆子奇冷笑一声:“你们这是活该!”

现在求他,晚了!

而那边,沐建章急匆匆挂了电话,就往侧门跑去。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