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玄霆大陆的唐国都城内,街头巷尾正高奏凯歌,激昂的音乐充斥在皇城内外。一声又一声的“恭迎太子!”响彻云霄!

太子唐风,镇守边关三年,十几次打退邻邦“青国”与“幽国”的进攻,无数宗派望风臣服,就连唐国最大的宗门“云心门”都放出话来:唐风在世一日,云心门便臣服一日!

浩浩荡荡的边关军进了城门,当先一人骑着高头大马,手提七尺长枪,炼体七重的霸气显露无疑,眉宇间有掩盖不住的傲气,此人正是太子唐风。

“哎呀,太子一去三年,想不到已经精进到了这种境界!”路边一人赞叹道,“当年他离开的时候,据说只有养气五重而已。”

“是啊,这次太子回来,想必是要继承大统喽!”又一个人感慨着。

玄霆大陆之人,修炼共分三大境界:养气、炼体、修心。每个境界又分九重,养气境界的人,在大陆上比比皆是,但一旦步入炼体境界,便可以称得上高手了。

唐风此时乃是炼体七重,除了一些专心修炼的宗门长老之外,已经足以傲视群雄。

很快,军队便来到了宫廷大门口,唐风挥手让士兵们停下,自己则翻身下马,走进宫廷,心中思绪万千,他的父皇,他的弟弟,以及文武百官,都在前方的朝堂之上等着他!

“儿臣唐风,叩见父皇!”唐风进入朝堂,一手持枪,一手抚胸,单膝跪地,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唐王老泪纵横的从龙椅上走下,扶起唐风,有些哽咽的说:“苦了你了!”

唐风顺势站起,正要说话,忽听声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父皇,这等大喜日子,怎么还哭了?我看还是先让大哥去沐浴更衣吧”

说话之人乃是二皇子唐雷,也就是唐风的弟弟。

“雷儿说的是,来人!带太子去沐浴更衣。”唐王说完,欣慰的拍了拍唐风的肩膀,“去吧,晚些时候我在书房等你,咱们父子好好聊聊!”

唐风点了点头,跟着内侍离开了朝堂。

“太子殿下,请您卸甲!”

內侍将唐风领到清羽殿,恭敬地说:“此处是皇族沐浴之处,灵气浓郁,殿下杀气太重,对此地灵脉不利。”

唐风心知內侍所言不虚,便将甲胄卸下,连手里的长枪,一并交给了他,临走时还叮嘱:“好好打磨一下我的战魔枪,它杀人太多,有些钝了!”

內侍答应了一声,随后带着甲胄和长枪离去。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身穿常服的唐风清爽的站在御书房门口,理了理象征着唐国皇族身份的褐色长发,轻轻地扣了扣门,口中道:“父皇,儿臣唐风求见!”

无人应答,唐风再次扣门。依旧无声……

“怎么回事?”唐风皱了皱眉,用手一推,房门应手而开。

就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一声女人的尖锐叫喊从书房内传来:“有刺客!来人救驾!”

“父皇有难!”唐风根本来不及细想,大步冲进书房,之间书房内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坐在地上,旁边赫然是唐王的尸体,尸体上插着一杆长枪。

那个女人唐风认识,她是父亲最宠爱的、也是最年轻的贵妃,不过唐风不喜欢她,因为这个女人多次暗示过自己,想要自荐枕席,而就在自己前往边关之前,父皇还赐她为“俪妃”。

至于那杆枪,唐风看到它的时候,浑身的血都凉了,头皮阵阵的发麻,嘴唇不住的颤抖!那分明是他去边关后,亲手打造的神兵:战魔枪……

唐国天牢内,上身赤裸,周身浴血的唐风又一次被冷水泼醒了,他听不清对面的酷吏在问什么问题,他的脑海中回荡的都是俪妃的证词。

“太子觊觎我的美色,想要逼迫我,却被皇上撞见……”

审讯时,俪妃梨花带雨的哭诉着。

“皇上与太子撕打,太子落入下风,便用战魔枪捅死了皇上……”

呸!唐风狠狠地将口中的血水吐在地上,这点伤不算什么,比这再重的伤自己都受过,但是他的恨意难平,心里的怨愤像怒涛一样翻滚着,这分明是有人想致自己于死地!

会是谁?唐风盘算着,二弟唐雷?很有可能,他想要皇位!

“太子殿下!”酷吏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路,“你就招了吧,还能留个全尸!”

唐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唐雷的人手,如果自己坚持不招,对方不知道会用什么手段来折磨自己。

“不说是吧?好,接着用刑!”酷吏狞笑一声。旁边的差人立刻举起了棍棒,那棍子乃是封灵石制成,专门用来压制修炼者的修为,一棍下去,任你是炼体也好,修心也罢,都要皮开肉绽!

就在众人又要行刑的时候,一个黑袍人不知何时来到审讯处,看了看被打的体无完肤的唐风,大喝了一声:“住手!”

那酷吏被吓了一跳,待看清黑袍人的真面目,慌忙跪倒在地:“叩见二皇子!”

“你们下去吧……”唐雷说了声,接着坐在椅子上。

“哥,父皇不是你杀的吧?”唐雷斜眼看着唐风,“我可不觉得你是个贪图美色,以至于杀君弑父的人!”

“这不就是你的目的么?”唐风冷笑一声,看向唐雷。

唐雷摇了摇头,走到唐风身边,从黑袍内掏出一把钥匙,迅速的打开了封灵石所制的镣铐。

“这……”唐风不解的看着弟弟。

“国之将亡,必生妖孽。”唐雷说道,“哥,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快走!”

“不是你算计我?”唐风瞪着唐雷,二人四目相对,唐雷摇了摇头。

“想办法查出来,皇城这边我先帮你应付着!”唐雷说道。

“好!”唐风重重的一点头,运气灵力,风也似的向天牢外冲去。

随后,一阵吵闹之声,所有天牢内差人倾巢而出,纷纷动手缉拿唐风。可是这些差人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疏于修炼,哪里是唐风的对手?

唐风势如破竹地冲到天牢门口,运转皇家秘术苍龙诀,人身化成龙形,怒吼一声飞出,冲破天牢铁门。

“乱臣贼子,妄想远遁,也太不将老夫放在眼里了!”

威严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唐风只觉得一股大力压在自己的背脊上,不得不变回人形,落至地面。

“嘣!”

一个赤衣老者从空中落下,在地上砸出一个硕大的坑洞,卷起沙尘无数,唐风被这股沙尘迎面卷起,倒飞出两丈远,随后稳定身形,凝视着这位恶客。

“沙羯罗!”

“哈哈哈……”赤衣老者仰天大笑,“唐风,当年你在唐王面前诋毁老夫,说我‘为人阴险,不可封臣’之时。可料到有今日了么?”

“哼,你沙羯罗修为虽高,但人品实在不堪。便是今日有人再问我一次,我还是一样的回答。”唐风微微弓着身子,试图缓解刚才冲击的疼痛感,口上却依旧强硬。

沙羯罗怒极反笑,手中狂沙诀已然凝聚,单手挥出,漫天的狂沙直扑向唐风,意图一击毙命。这狂沙诀凝成的沙暴,每一粒沙土都如同利刃一般,锋利非常,乃是沙羯罗的成名功法!

瞬间,天牢门前狂沙呼啸,漫天的沙尘之中,一道碧蓝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待沙尘散尽,沙羯罗定睛寻找唐风的尸体,却发现眼前空无一人。

唐国太子、边关大将、杀君弑父的唐风,不知去向……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