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一章:穿越之后最想做什么?

当萧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白花花的的物体带着劲风狠狠砸了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接,却是个馒头。

还有人用馒头当武器?混惯了枪林弹雨的萧眉觉得有点晕,然后她才发现不对……

是谁他喵的把她关在笼子里的?!

萧眉怒了!

冷眸向外看去,眼前却又是一花,又一个馒头砸了过来,萧眉伸手拨开,才发现笼子外离她不远的地方正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锦衣古装女孩儿,她一边丢一边不断咒骂着。

“疯子,白痴!叫你出去乱跑,害我被打伤,参加不了族比。”

“都是你的错!”

“混蛋!你怎么不去死?!”

萧眉只觉得心情异常烦躁,这他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海中混乱一片,不断的有零散的记忆融入她的脑海。

她叫萧湄,是萧家九小姐,出生那日红霞漫天,天生聚灵之体,一出生天地灵气就向她汇聚过来,不但自己的身体自动修炼,连带着萧家附近的灵气都比其他地方浓郁了几倍。

满月的时候,她被赐婚给了三皇子夜非离。

但是萧家很快发现,这位天赋异禀的九小姐是个傻子,只有生物的本能,好几岁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成了萧家的耻辱,但因为聚灵之体,过得还算衣食无忧。

直到她武魂觉醒的时候。

萧家的武魂是拥有神兽凤凰血脉的紫焰天凰,她的武魂却只是一颗小石子,这对本就痴傻的她来说并不算什么,可她还在武魂觉醒时发了狂。

一个赤手空拳的七品武者重创了数位武师,传出去只怕没人会信,但却切切实实的发生在了她身上。

更恐怖的是,她当时只有六岁。

强悍的战斗力让萧家又看到了希望,但自那之后,每逢月圆之夜,她都会发狂伤人,萧家只好把她关进了笼子里,把她当成了聚敛灵气的法宝。

她还是萧家的耻辱,八年来,除了给她送饭的下人,再没有人来看过她,如果不是去年她打破笼子出去大闹了一场,她只怕早已被遗忘。

而前两天,她又出去大闹了一场,伤了许多人,然后又被关回了这里,直到现在。

短暂的迷茫过后,萧眉明白过来,她应该是死后穿越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世界,这个身体特别亲切,就仿佛她本就属于这个世界,本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

而这只会让她对自己的遭遇更加愤怒。

那厢,萧萍丢完了馒头,依然余怒未消,又捡起地上的时刻向她丢去,尖锐的石块带着凌厉的劲风对着她的眼睛呼啸而去,若是砸上,她的眼睛肯定保不住了。

“快躲开!”萧萍惊慌的叫声在她耳边响起。

但是萧眉会躲吗?在知道自己被当野兽关了八年之后,她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极点,前世出道之前,她答应了老头不会杀人,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混黑道的人不能杀人,但她还是听了,因为她的一切都是老头给的。

可就是因为她从不杀人,引来了道上人的普遍质疑,连最信任的属下也把她出卖给了c市的黑帮,堂堂血玫瑰,就那么死在了宵小手里。

她怎么甘心?

苍天有眼,让她又重活了一次,这个世界上没有老头,也没有了任何限制,她可以做任何她想做的事,而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

杀人!

这一世,谁都别再想管她,她要做真正的血玫瑰!

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杀气,她全身灵力仿佛沸腾了一般,疯狂地向体外涌出,双眸之中更是迸出两道晶灰色的光芒,那破空而来的碎石与之甫一接触,便爆成碎粉。

萧萍被她的气势震得直接向后踉跄了好几步,脸色惨白,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你…别过来……”

萧眉看都没看她,一掌轰在铁笼上,打算把这破东西毁个干净,却发现铁笼纹丝未动,掌上甚至染上一层乌青,冰寒彻骨,顿时眯起了眸子。

“那笼子刚刚被玄冰铁母加固过,你出不来的!”萧萍如遭大赦般尖叫着。

“是吗?”萧眉勾唇一笑,瞥了一眼笼子上的锁,和笼身是一样的材质,只凭蛮力是破不开的。

不过,一把锁而已,难得住她吗?

咔嚓!

清脆的开锁声音在黄昏的山岗上显得格外清晰,笼门打开,浓烈的杀气四散开去,萧萍直接软倒在地,双眸之中尽是骇然。

萧眉缓缓向她走去,脑海中过电影般闪过过去的一切,她见过那样多的尸体,同伴的,敌人的,无辜的人的,可是因为老头给她的限制,没有一个人是死在她手中。

她看着眼前的女孩,她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杀了她。

杀人,是那样简单而畅快,她的血液在燃烧,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

杀意,前所未有的强盛。

强盛到她自己都觉得不对劲。

她到底怎么了?

她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被吓惨了的女孩儿,她甚至能从她身上感觉到相似的血脉波动,这让她压下心中的杀意,“你刚刚说族比,怎么回事?”

萧萍抬起头,愣愣地看着她,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

萧眉觉得她这个堂姐脑子不大好使,只好玩起心理战术。

“前天我是被人放出去,故意引到你那里的,”她俯下身子,认真的看着她,语调轻缓,声音中却逐渐加重,“有人不想让你参加族比。”

听到自己最看重的族比居然被人设了局,萧萍几乎是立刻有了反应,“是谁做的?”

“不认识,不过她跟你长得很像,眼角有颗美人痣。”萧眉淡淡道,漆黑的眸子里却是射出寒光。

“萧泠?”萧萍咬牙切齿,“果然是她!”

“她是族比第一?”

“不是,她以前就喜欢算计人,”萧萍咬了咬牙,然后顿了顿,“而且,族比还没有结束。”

还没结束吗?

萧眉笑了起来,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向山下走去,“那走吧,我们去讨回公道。”

当!当!当!

寂静的夏夜里,三声钟声蓦然响起,一道道人影疾速从各自的房间里窜出,脸色凝重地赶赴宗祠。

警魂钟响,说明萧家出大事了!

肃穆的钟声在夜空中回响,整个萧家都被笼罩在一股沉闷的气氛中,而当众人看到警魂钟前那娇小身影时,却都怒了起来。

“萧萍,你在干什么?!”

“六妹妹,警魂钟可不是随便就可以敲的。”萧泠俏脸上带着焦急,似乎真的是在担心萧萍。

萧萍却是冷冷一笑,“我为什么要敲警魂钟,你不知道吗?”

萧泠脸色一白,笑容依旧亲切柔和,“妹妹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萧萍冷哼一声,不再出声。

晚到的萧眉看着眼前这密密麻麻的人影,无力地叹了口气。之前,她特意嘱咐萧萍直接去找家主,别把事情闹大。结果她就洗个澡换身衣服的功夫,萧萍就敲响了警魂钟,把整个萧家的嫡系和高层都惊动了出来。

猪队友她以前也遇到过,但笨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而当她走到萧萍能看到的地方时,萧萍依旧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在萧萍眼里,萧泠害自己连族比的初试都没能过,一定要在所有人面前揭穿她,让她再也抬不起头来,而萧眉不让她闹大的举动简直笨到无可救药!

就在这对临时同盟彼此嫌弃对方的智商的时候,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是何人敲响了警魂钟?”

话音未落,警魂钟前便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袍老人,面容清癯,精神矍铄,速度快的连萧眉都没有半点感觉,此人正是萧眉的便宜爷爷,萧家当代家主萧震天。

见萧震天终于出现,萧萍急忙上前两步,“爷爷,是我敲的。萧泠故意放萧眉出来,重伤族中兄弟姐妹,扰乱族比秩序,求爷爷为我们做主!”

“什么?”众人齐刷刷得看着萧泠,两天前萧家的那场大乱他们还记忆犹新,那一次,萧眉重创了六位武宗和二十多位武师,武者更是不计其数,最后还是已经五品武尊的萧震天亲自出手,才把她制住,重新关了回去,处理的虽快,家族依然遭受了不小的损失。

但是他们从没想过,萧眉会是被人故意放出来的。

这可能吗?

“六妹妹,事关重大,你可不能乱说。”众目睽睽之下,萧泠难得保持着冷静,她的手却在微微颤抖,她用一种近乎于痛心疾首的语气说着,“姐姐知道你因为受伤没有通过初试很难过,可打伤你的是那个疯子,我哪里做的不好,你要这样污蔑我?”

“明明是你放她出来……”

“六妹妹,姐姐哪里得罪了你,姐姐一定改,你何苦要把族比和长辈们也牵涉进来,还敲响了警魂钟。”

“你……”萧萍气得连话都快不会说了,但众人看向她的目光依然充满了质疑,毫无疑问,萧泠的镇定比萧萍的语无伦次要有说服力的多。

“是啊,前天明明是你放我出来散心,如今见面却又不认识,可真让人寒心。”

清冷的声音在极具爆破性的火属性灵力的加持下在众人的耳边炸响,慵懒而戏谑的语调,却让人觉得心底发寒。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她的样子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披头散发,瘦小枯干,配上一件不合体的黑衣,就像刚进收容所的难民一般。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却给众人一种耀眼的感觉,耀眼到连她的外貌和年纪都忽略了,只留一腔敬畏。

而当她主动释放自己的气息的时候,周围的人瞬间如潮水般退开,目光中尽是恐惧和戒备。

萧泠更是失声惊呼,“你……你是萧眉?!”

“姐姐记起我来了?”萧眉灿然一笑,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同时,也把所有人的情绪收入眼中。

萧泠将不断发抖的手藏进袖子里。

萧萍松了口气,但眸子里还带着不甘与嫉妒。

萧震天在发愣,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几位长老生怕她暴起伤人,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其余人几乎都是恐惧而愤怒看着她,毕竟,前两天他们中很多人以及他们的亲人都伤在了她手中。

而她要做的,就是把仇恨值全部转移到萧泠身上。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