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 天大的代价

“你还是要走,对吗?”女孩儿蜷缩着身子,半依偎在肖玉涛的怀里。

“昨晚你往我床上爬的时候,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倚在床头,肖玉涛猛的深吸一口香烟,有些玩味的笑道:“趁着还有时间,要不要再来一发?”

“我不后悔。”女孩儿丝毫不在意肖玉涛这般不正经的态度,反倒是稍稍抬起头,痴迷的看着肖云涛。

“啧!行了,起床穿衣服吧,我的客人快要到了。”面对女孩儿这样的表现,肖云涛有些无可奈何,眼神复杂的撇过头。

待女孩儿穿上衣服,站起来时,才让人惊为天人。

柳眉杏眼樱桃嘴,妖娆身段水蛇腰,美的有些不切实际,像是画卷中走出来的可人。

咚咚咚……

还不待肖玉涛给出更多细节上的评价,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不合时宜的敲响,惹得肖玉涛心中唏嘘不已。得!讨厌的家伙来了。

刚刚整理好衣物的女孩儿目光有些诧异的瞄了一眼依旧躺着抽烟的肖玉涛,这方才意识到般的快步上前开门,不过看她行步的姿势总感觉稍有些别扭。

“首……首长好!”眼见着门口来人,女孩儿当即瞪大双眸,有些不知所措的僵直了身子。她万万没想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忙人,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肖玉涛的宿舍。

“嗯,梦晨也在呢。”身着一袭军装的中年男子和蔼的笑笑,不等许梦晨邀请便跻身进房间里,眼神不善的瞪着还躺在床上的肖玉涛,佯装怒道:“几点了,你臭小子还不起床!”

“啧!小爷已经退役了,你管我?”肖玉涛满脸不在乎的撇了撇嘴,不屑道。

“梦晨啊,麻烦你去准备点吃的,匆匆过来肚子还空着呢。”中年人轻轻笑笑,并不在乎肖玉涛稍显恶劣的态度。

“是。”许梦晨俏脸通红,逃也似的离开了肖玉涛的宿舍。

“臭小子,你可以啊?把咱们队花都骗到床上来了。”随着许梦晨走远,那位中年人随意的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笑吟吟的道:“连她都留不下你?”

“头儿,您知道的,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加上咱们龙组条条框框太多。说白了,不习惯!”肖玉涛坐起身子,一边穿衣服一边回应道。

“成,既然如此,那就去吧。”中年人深深叹息一声,缓缓开口。

“那我走了,您要多保重。”中年人这般态度,叫肖玉涛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在他印象中,头儿可是坚决不肯放他走的。

“呵,臭小子。”中年人扬起嘴角,从怀里掏出一个档案袋丢在肖玉涛面前,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这是给你争取的福利,龙组荣誉少将,还有小红本。”

“您知道的,我不太待见这个……”肖玉涛刚想说些什么,却被中年人打断。

“拿着吧,外面不比这里,威慑力在很多时候都能轻易的解决麻烦。”中年人摆手,语气缓和,像是在教育自己的儿子。

偏偏,肖玉涛最招架不住的,就是中年人这样的态度。

一老一少沉默许久,肖玉涛方才拓展开新的话题,笑嘻嘻道:“唉!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最后就落得一个荣誉少将?您说您坐办公室里啥都不干,大将!上哪说理儿去啊。”

“你如果愿意留下,我会向上面申请……”中年人也眯着眼睛,笑了。

“打住,头儿,咱就不能不提这个嘛。”肖玉涛有些苦恼的叹息。

“哈哈,你这臭小子。”中年人笑着,随即站起身子来,道:“敬礼!”

“敬礼!”肖玉涛见状一愣,随即站定在床上,对着中年人行礼。片刻后,肖玉涛长长呼出一口气,又道:“头儿,帮我照顾好梦晨,我不想梦晨走上她姐姐那条路。”

“放心。”中年人点了点头,随即语气有些玩味道:“小子,我跟你打个赌,你还会回来的。这里才是真正适合你的!”

“别介,咱好歹战友一场,您别总咒我呀。”肖玉涛满脸苦恼的望着中年人,两手一摆道:“最好是 再也不见。”

“臭小子,没良心!”中年人闻言,无奈的笑了笑。

东海市,华夏最繁华也最与国际接轨的大都市,肖玉涛把自己的落脚点,选在了这座大厦林立却陌生的城市。他想要重新开始能有不一样的生活轨迹,所以最好一切都是新的。

“佳丽有限公司,这老小子到底靠不靠谱啊!”历经周折,肖玉涛好不容易找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地,但却站在大厦的入口有些迟疑,因为这家公司的全称叫佳丽内衣有限公司!

这是刘卫国给自己的落脚点,说是到了这里找个叫曲慧宁的女人,到时候她自然会安排妥当自己的一切。问题是,刘卫国也没告诉自己,这家公司是卖内衣的呀!

众所周知,内衣公司内部员工女性占据多部分,唯独一个保全部门才能看见雄性的身影。自己就这么闯进这座女儿国?

厚着脸皮,肖云涛走进这家内衣公司,一进大厅,就有个前台小姐过来询问。

让前台小姐给曲慧宁打了电话,结果一直没有人接,姿色一般的前台小姐一脸怀疑的看着肖云涛。

“抱歉,这位先生,还是请您预约之后再过来吧。”前台小姐挂断电话,语气稍稍僵硬。

她觉得,自己被眼前这个长得不是很帅的男人耍了!

“那什么,这位美丽的小姐姐,您看我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的……”肖玉涛尴尬的笑着。

“喂,李队,前台有人闹事,麻烦过来处理一下。”前台小姐一眼便看穿了肖玉涛的感情牌,也不跟肖玉涛废话,板着一张死人脸喊来保安。

不过片刻,肖玉涛重新站回在佳丽内衣有限公司的大门口,尴尬的笑着。

身无分文,连那张小卡片都给那个前台小姐给扣下了,这到哪儿说理儿去!那可是自己所有的希望,也怪自己太相信刘卫国那老小子,真就这么坦荡荡的跑到东海来了!

得!你不给小爷进是不是?你以为就凭这点手段能拦得住小爷!

肖玉涛抬起头望向大厦楼顶,大概有十二层高,四周包裹着光滑的玻璃,没有工具想要徒手爬上去可能性微乎其微。正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忽的,肖玉涛裂开嘴笑了。

地上小爷进不去,那小爷就从天上进去!

匆匆跑到大厦一角,肖玉涛摸索摸索自己的口袋,掏出自己仅剩的那半盒香烟。

“师傅,忙活着呢?”肖玉涛一边派烟,一边笑眯眯的招呼道。

他的目标不是旁人,就是在为佳丽内衣有限公司清理玻璃的清洗工,自己有没有攀爬的工具,但不代表自己不可以借用人家的升降机啊。

“一百,少了免谈。”那清洗工倒也硬气,听闻肖玉涛的意图,满脸笑意的开口明码标价,脸上还一副我懂的表情,看来这孙子平日里也没少揽私活啊?

一百?肖玉涛不是没有,不过这代价对于肖玉涛而言,着实太大了。

他身上总共还有一百现大洋,这交代出去若是找不见刘卫国口中的那个女人,那自个儿今晚保准饿肚子。但若是找不到那个女人,今晚是不必饿肚子了,往后免不了要饿肚子。

最终,肖玉涛一咬牙一跺脚一闭眼,道:“成交。”

“爽快!上来吧,咱们这就出发了。别愁眉苦脸的,兄弟我告诉你,你这一百块钱花的绝对超值。”那清洗工一拍肖玉涛的肩膀,笑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