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你夺走了属于我的

黑沉沉的深夜,宽阔的马上上只有零星的几点路灯,在这之下,是一个身着一条礼服薄纱裙的女人。

新晋影后,娱乐圈当红小花旦,宁嫣瑾。

这个任由谁看到,都会令人感觉惊艳的女人,此刻却穿着暴露的衣服,行走在深夜的街头。

宁嫣瑾抱紧自己裸露的双臂,眼神空洞,在这条无人的街道上向前走着。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眼前不断闪现出下午的那一幕。

昏暗的房间,凌乱的床铺,床单上交缠的肉体,以及空气中那潮湿黏腻的气息。

以及站在门口,脸色苍白的自己。

“一开始,我还不好意思说,觉得愧对于你。但当你站在那个领奖台上,拿着本属于我的奖杯,我就认为,我们之间两不相欠了!”

“嫣瑾,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们就分手吧。”

陶洛,自打自己进入娱乐圈后就一直视为好友的人。庄贤,和自己走过两年爱情,预计今年年底结婚的人!

她恨!她痛恨这个两个曾近是这个世界上,她交付过真心的人,竟然一同背叛她!而且听他们的语气,两人的关系,也绝非一两天。

“既然这样,那么祝你们幸福。”

宁嫣瑾还记得自己是如何,从好似破碎的心中,挤出这句话的。

陶洛一改往日温柔,眼神怨毒,紧紧盯着她:“宁嫣瑾,这都是你欠我的!本来应该站在那个地方的,是我!”

“你别每天装的自己多纯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能做到今天的这个位置,谁知道陪多少人睡过!”

陶洛的话一句接着一句,字字珠心,更令宁嫣瑾伤心的,是庄贤嫌弃中带着冷淡的脸色。显然,他也相信陶洛的话。

可宁嫣瑾,只是想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留到两人的新婚之夜!

两年前她不过是个四线小演员,陶洛虽已栖身二线,但从未嫌弃过她,两人除去在外拍戏,便是腻在一起。

但一切,从被天娱的刘导意外发现她后,就变了。

这一年多来宁嫣瑾迅速蹿红,又连着拍摄了两部电影,直至这个月,摘下了影后桂冠,成为国内最年轻的影后。

而陶洛,还是不温不火做着自己的二线。

事后,宁嫣瑾才知道,当年自己一炮而红的那个角色,就是天娱打算给陶洛的。可这两年来这个好闺蜜对自己依旧,让她逐渐放下愧疚。

她甚至以为,以两人的关系,她会替自己高兴。

念及此处,宁嫣瑾深深吸了一口气,憋了一夜的眼泪,终于滑落。

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两盏雪亮的灯光,不过几秒,一辆小型越野车呼啸而过。那车稳稳停在宁嫣瑾身边,车门开了。

车上下来的,是两个粗壮的男人。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等宁嫣瑾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强横的扯入车子,卡在两个男人中间。

“你们是谁?要多少钱。”

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宁嫣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年来她在娱乐圈能站稳脚跟,什么手段没有见过?绑架,无非是,求财。

但坐在自己左边的光头却桀桀一笑,仿佛在嘲讽这个女人的单纯:“好我的美人儿!你感觉你大半夜穿成这个样子,身上有钱?骗谁呢!”

说罢,车厢内的男人都哄笑起来,光头男更加放肆,一双粗大的手直接袭上宁嫣瑾裸露的胳膊,啧啧赞叹着她光滑的肌肤。

“你们要多少钱!放开我,我现找人来接我!”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俗,显然,这些人不相信她有钱,那么这些人劫持的原因就是……求色!

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难道自己苦苦守护了二十多年的东西,今天就要被这几个粗俗的陌生男人,夺去了?如果这样还不如早一点答应庄贤,那样的话,说不定事情也不回搞成这个样子……

思绪纷飞,宁嫣瑾只顾着挣扎,却没有注意到前排男人嘴角咧开的笑容。

他低头快速编辑短信“人我们已经弄到了,她也已经相信我们不是圈里人。”

不过两秒钟,对方回复“不要让她觉察出来,送到之前说好的地方,明天早晨给你打卡。”

男人耸耸肩,他实则上垂涎的不是对方说的钱财,如果求财,相比宁嫣瑾,更有钱。

回头看看身后不停挣扎的宁嫣瑾,即便是头发散乱衣衫不整,也依旧是个让男人无法控制的女人,能和这种女人睡一觉,花多少钱,也值。

柔软的床铺上,庄贤从背后拥住拿着手机的陶洛,语气犹豫:“我们真的要这么做?我感觉那些人,不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把她送过去吧。”

赤裸的女人咯咯一笑,钻入庄贤怀中,掩藏住自己嫉恨的眼神:“你想什么呢!一帮男人和一个孤身女人大半夜会发生什么?不过既然她已经和那么多人都……而且把她送到孙导那边,给我们换一个前程,这买卖,才不亏!”

庄贤点点头,想到宁嫣瑾那让他多次想的发狂却得不到的身子,心中涌起一股欲望,一个翻身,将陶洛压在身下。

“急什么啊,我给孙导发个短信。”

纤长的手指在屏幕跳跃“孙导,我听说嫣瑾被几个男人带走了,在松江路的那个小仓库,不然您过去看看?”

等了半夜的男人,抓起钥匙,朝房外走去。

车上的宁嫣瑾不停挣扎,她虽瘦,但身上的力道却不小。光头男仿佛也失了耐心,从自己丢在地上的包里,掏出一只针管。

“你要做什么!”

右边的男人会心一笑,将宁嫣瑾按在自己腿上。那冰冷的针管刺破宁嫣瑾白嫩的肉皮,里面液体一点点的注入了她的体内。

“嘿嘿,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冰冷的液体注入体内,一阵阵灼热的眩晕涌上,宁嫣瑾内心闪过一丝恐惧,她隐约明白了这是什么了!

“放我下去!你们不能这样!”

两边的男人冷笑着放开钳制着她的手,玩味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女人不停挣扎。这药是花大价钱买的,其功效,自然不言而喻。

现在必须下车,否则后面发生的事,宁嫣瑾不敢想象!

右边车道上,迎面驶来一辆车,宁嫣瑾咬咬牙,恐怕只能用那个办法了!

越野车的后座高于前面,她深呼吸一口,朝驾驶员的位置猛然扑过去!她只是刚学会开车,只知道如何扳方向盘会让车子偏离车道,但这足够了!

两辆车都是高速驾驶,越野车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整辆车几乎都要压到对面那辆车子上去!

驾驶车子的男人发出一声尖利的咒骂,一把将宁嫣瑾推开,重新操控。

但已然是来不及了,沉重的车身擦着对面车子的车头呼啸而过,随后猛然装在栏杆上,车身倾斜侧翻,落在地上。

伴随着阵阵殷勤轰鸣,车身翻转。

“怎么回事?”

宾利中的穆奕斐眉头紧皱,对面的车子,是疯了么?

司机确认穆奕斐没事后松了口气,要是自家少爷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越野车车厢内,一片混乱,在刚才的混乱中,将宁嫣瑾夹在中间的两个男人倒是替她承受了很大一部分,冲击力,一个昏迷,一个被变形的车门卡主了腿,整疼的呲牙咧嘴。

药效越来越厉害,宁嫣瑾头昏脑涨,最后的神智支撑着她,朝开着的天窗处伸出一只胳膊,随后,将整个身体都挤出去。

“过去看看。”

对面车子中钻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穆奕斐感觉有些意思,吩咐司机后,自己也走下车。

脚踩在地面的感觉犹如行走在云端,凭借本能,跌跌撞撞朝前跑去,她要逃离这辆车子!

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隐约看到一个笔挺的身影,宁嫣瑾上前两步,整个人跌到了穆奕斐怀中。

怀里女人两颊酡红,但一双眼睛却明亮如星辰,穆奕斐心中微微一动,真是个美丽的女人。

被一股清晰冷冽的男性气息包裹着,在加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臂膀,让宁嫣瑾忍不住朝他怀里使劲缩去,竟然忘记了此时自己的处境。

可今日所经历的一切,却还在眼前一幕幕浮现。

“你说,你们这些男人,是不是都是没有女人就活不下去?”

穆奕斐以眼神阻止了一旁待要上前的保镖,继续听着怀里女人的絮絮叨叨:“禽兽,都是禽兽,你是不是也是啊?”

真是有趣穆奕斐自然看得出,她被人下了药。以他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但这个女人,在这个深夜,着实勾起了他的欲望。

宁嫣瑾猛然被人打横抱起,彻底陷入了男人宽厚的胸膛,她沉醉于这份舒适,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躺在越野车车中的男人,眼睁睁看着那辆宾利呼啸而去。

奢华的房间中,穆奕斐坐在椅子上细细打量在床上不停扭动的宁嫣瑾。他已经到得知了她的身份。

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这个新晋影后,容貌,的确无可挑剔。

既然投怀送抱,恰好他穆奕斐也有兴趣,至于别的,他还不需要顾及。

暧昧的灯光中,穆奕斐啃咬着宁嫣瑾的唇畔,脸颊。离的越近,他越发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的身体无法抗拒!

那件已经被蹂躏到破碎的礼服纱裙早已经破碎不堪,它在穆奕斐手中,更是摧枯拉朽一般变成两半。

宁嫣瑾体内的那团火焰仿佛要将自己烧到融化,本能告诉她,只有眼前这个男人可以救她!细长的胳膊紧紧勾住男人脖颈,将他扯下。

她的主动,更是将穆奕斐心中那团火点到极致!他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顺着她身体柔美的曲线,寸寸下移。

挂掉电话的陶洛脸色惨白。

孙导在夜风中苦苦等了两个小时,都没有等到宁嫣瑾,就在刚才她接到电话,才得知,宁嫣瑾在遭遇车祸后,被一个神秘男人带走。

而根据光头的说法,那个男人,好像就是穆奕斐!

可这个绝对不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和穆家庭恩陈上关系?她有什么资格!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