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第1章男女授受不亲

高墙,电网之内。

“张姐,你是不是肚子疼,月经也没有按时没来?”

走廊尽头的医务室里,一个面目清秀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把三根细长的手指搭放在女人的手腕上,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对面坐着一个穿着囚服女人。

女人三十岁左右,名字叫张丽,虽然眼角有了点细纹,穿着也是非常普通蓝白条纹的囚服,没有化妆,但是眉眼间总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媚劲,脸蛋和身段也很出众。

“方医生,你怎么知道的,真是神了!光是摸摸手就能看出来?”张丽惊讶的看着方逸说,移了移凳子靠近了一点方逸,没想到这个年轻的新来的中医还真有点本事。

方逸笑了笑:“不是我神,这叫把脉,是科学。你这是月经不调引起的痛经,我给你开点中药,吃上一个星期就好了。”

说着方逸就要取药,但是张丽拉住了方逸,愁眉苦脸的说:“别弄中药了,吃着苦,我不是听说你还会针灸吗?”

自己祖传的银针术,居然被说成了针灸,方逸无奈点了点头说是。

张丽妩媚的笑了笑,说:“要不然方医生你用针灸帮我治治吧,我听说你的针灸术可灵了,那天我们监舍里那个王寡妇,腰疼了好久,你给她扎了一针就治好了,现在每天出去劳动也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不,你也用银针帮帮我吧。”

方逸听她这么说,苦笑说:“张姐,不是我不给你扎针,是你的病不好用银针治……”

“为什么不能治?”张丽有点不高兴:“怎么王寡妇能治,给我就不能治?方医生,你是不是知道因为我进来之前是做小姐的,就觉得我身子脏,就瞧不起我不愿意给我治病?”

张丽说完,美目圆瞪看着方逸。

方逸一听这是引起误会了,连忙苦笑着摆手:“张姐,我绝对没这个意思啊,你这种病的病根是在小腹,要用银针刺穴,就得露出小腹上的穴位来,我是男医生……这古话说得好,男女授受不亲…… ”

“停,打住。”

张丽也不管身边的女狱警,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方医生,你还是处男吧?还没见过女人的身子?这有什么不敢的,你好歹也是个医生,在你眼里不管男人女人都不是病人吗?再说了,让你看一点就看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丽翻了个白眼,径直往方逸身后拉着白色窗帘的针灸室走去。

方逸苦笑,看了看身边的女狱警,女狱警有点脸红,冲着张丽的背影说了一句“不要脸”。方逸苦笑,无奈只好拿着银针盒跟着张丽进了针灸室。

张丽也没什么犹豫,简单收拾了一下衣服,露出里面白色的贴身小裤,平躺在床上,拍了拍身边:“方医生,快点给我治吧,我这病病根时间长了,每个月都难受,你是不知道我有多难熬……”

张丽说着还把上衣往上撩了撩,方逸红着脸走过去,拿着银针不知道怎么下手,打死他他也想不到,他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到女人的身体居然是在监狱里,而且这个女人是监狱里的女犯人。

起伏的山丘,平坦的小腹,下面是……,只要方逸微微侧脸,估计就能看到里面的风景。

方家是医学世家,家里的人世世代代都是从医,就算不是医生,也是做跟医学相关的工作。方逸从小就被当成名医培养,为了练就这一手方家祖传的鬼门十三针,从六岁的时候开始,十几年如一日,他这双细长的手在练针的时候,被烈火撩,被寒冰敷,甚至悬挂重物,都是为了练就一双不管周围是什么环境,都稳若泰山的双手,但是此刻方逸却觉得自己的手有点微微发抖。

张丽躺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眼含春水一直看着方逸。这个女人勾人的功夫有点厉害。

方逸被她看的有点发毛,索性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用手在张丽的小肚子处一触碰,张丽的穴位,就像是浮现在他脑海里一样。方逸调整了一下心态,感觉到他的手立刻就稳定下来,他闭着眼睛,手打开银针盒,快速的在张丽的小腹几处穴位上扎了下去。

张丽见方逸闭着眼睛给她施针,吓了一跳,那么长的银针,要是扎到肚子里去怎么办?

张丽吓得花容失色,就想尖叫,但是短短一秒钟,三根银针扎在她小腹处,还有一根在靠近她下面的地方,都和方逸之前触碰得地方不差分毫!而且三根银针刺进皮肤的深度都是一模一样,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原本小腹肿胀难受也随着银针的扎入,立刻缓解了几分。

张丽觉得特别舒服,本来想叫喊的这一声,也咽进了肚子里,随着方逸放在她小肚子上的手开始动,仿佛有一股暖流在她小肚子里涌动,张丽觉得很舒服,也忍不住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低吟起来。

外面在医务室监看犯人张丽的女狱警叫祝晓露,本来方逸进监狱的时候,她就坚决不同意,因为监狱里从管理到犯人全部都是女的,突然来了个男医生算怎么回事?一个男人在一堆女人里面怎么可能不出事?

祝晓露听见里面传出来奇怪的声音,心里一咯噔,心里琢磨还真让她猜中了,心里升起了一股怒火,这个看起来斯文的方逸没想到就是个禽兽,还有那个女犯人,他们俩都不是什么好人!哼!一对狗男女!

祝晓露怒火中烧,风风火火一撩门帘,就冲了进去,准备抓方逸和张丽一个现行。

但等祝晓露看清了,却傻眼了。

因为没有她想象中那种男女媾和的火爆画面,方逸穿的好好的,他正站在床的一边,闭着眼睛,把双手放在张丽的小肚子上,手法纯熟,来来回回……好像是,正在按摩?

“好舒服!方医生你还会气功吗?……”张丽感觉方逸手指上好像有温度一样,点在她小腹的几处穴位上,开始有热流在她小肚子里回旋,别提有多舒服了。

方逸闭着眼睛笑了笑说:“不是气功,是银针和我的古法按摩起了作用,刺激你的经脉和血液,所以会有这种暖流的感觉。”

随着方逸的按摩,不知道张丽是不是故意的,舒服的直哼哼,声音还挺大,弄的来监管张丽的祝晓露脸都红了。

继续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