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都市生活
我在监狱的那些年
雨猪

九三年的时候,我因为聚众斗殴打伤人,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 在那个年代,依旧有很多人靠着种地为生的村里,蹲号子是一件极为令人不齿的事,哪一家要是有人进去了,一些远方的亲戚都会变着法和你断绝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