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顶部

“我轻轻的拿起手中的小刀,像一个熟练的猎人,侧举着的刀尖,轻轻的刺入她的喉骨下方,然后小心翼翼的划下。” “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因为我要保证皮肤的完整,或许她会是我家新的摆设,又或许成为我床边的脚垫。” 穿着警服的王永常低头看着手中那份笔录,一丝不苟的读了出来之后,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 “简直是放肆!”他在心里怒吼。